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国新闻 > 正文

被穆勒调查通俄门 特朗普 : 迫害!

2017-06-17 00:44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Lc-d

图为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上月前往国会出席解雇前联调局长科米遭解雇的听证会资料图。

侨报网综合讯】特朗普总统15 日至16 日首次连发8 条推文全力回击特别检察官对自己的“通俄门”调查,并将矛头直指对调查有最终决定权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媒体爆罗森斯坦或将同司法部长塞申斯一样,提出回避。如此一来,司法部的权责将落到排名第三的女副部长布兰德身上。

根据一项最新调查,多数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总统没有尊重美国的民主传统,将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特朗普不太尊重或完全不尊重美国民主体制和传统;仅三分之一美国人认为他尊重或给予适当的尊重。这是美联社与NORC 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最新调查,是在共和党众议院党鞭斯卡利斯等人周三在弗州遭枪击受伤前进行的。

首认受调查特朗普怒责司法部副部长

周五(16 日),特朗普首次公开承认自己正在接受有关俄罗斯是否曾左右大选的扩大调查,并且他似乎还对领导该起调查的司法部的正直性进行了攻击。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一早发布了一条推特,称自己因解雇联邦调查局前局长詹姆斯·B·科米而受到调查。并且,他似乎还在文末指责了司法部副部长罗德·J·罗森斯坦,称其正在领导一场“政治迫害”。

这是自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对特朗普解雇科米是否是在阻碍“通俄案”调查这一问题进行审查以来,特朗普第一次公开承认受到调查。

特朗普的推特明显是在说罗森斯坦,因为后者刚刚从杰夫·塞申斯那里接过审查权,并且总统这条推特发布的时间,就在罗森斯坦对案件泄密表示抱怨的几小时之后。

在声明中,罗森斯坦抱怨说“美国民众应该对匿名指控持怀疑态度。司法部早就制定了既不确认也不否认这种指控的政策。”

在这之前,《华盛顿邮报》曾发表了2 篇文章,文章声称引用了匿名官员的话。一名匿名官员表示, 穆勒的调查范围已扩大到特朗普是否对司法部施加了阻碍,另一名说,调查已扩大到审查涉及“第一女婿” 贾里德·库什纳的金融交易记录。

这个不同寻常的声明让人对特朗普或其他白宫官员是否曾要求这名司法部副部长公开推翻这些言论心生怀疑。

不过,还有一些证据表明,罗森斯坦这样做的动机可能是其沮丧情绪堆积的结果,因为他不愿看到执法部门的调查细节每天都出现在新闻当中。

来自司法部的一名官员匿名表示,没有人让罗森斯坦发表这个声明,那是他自发的。

不过,无论是罗森斯坦的抱怨声明,还是接踵而至的总统推文, 都显示出这位司法部副部长所承受的重重压力。

特朗普发8 条推文称遭史上最大迫害

“你们正在见证美国政治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 针对媒体称他因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而遭调查,总统特朗普15 日至16 日连发8 条推特全力回击“通俄”调查,为自己“正名”。

特朗普15 日在推特上说,这场政治迫害的主导调查者是一些糟糕和心口不一的人,“他们捏造了与俄罗斯勾结的不实报道,却没有任何证据,所以现在他们依据不实报道,从妨碍司法下手。真是高招”。特朗普还抱怨对他的调查不公平:“为什么不调查希拉里及那些与俄罗斯有交易的民主党人,而是调查我们这些与俄罗斯没什么(关系) 的人?”

16 日一早,特朗普又接着说, “告诉我炒掉前FBI 局长的人现在调查我开除FBI 局长,政治迫害!” 特朗普说,经历了7 个月的“通俄” 调查和国会听证,没有人找到任何证据,可悲! 特朗普还称,“传播假新闻的媒体讨厌我使用强大的社交网络”。

特朗普在推特上连续回击“通俄”调查前,《华盛顿邮报》14 日刚刚爆料了负责调查“通俄门”的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就特朗普妨碍司法的可能性进行调查的消息。据称该项调查旨在查实特朗普对科米的言行是否违反联邦法律。

尽管“通俄”调查并未找到特朗普本人与俄罗斯方面有任何不当关系,但随着调查不断推进、媒体频繁曝光,民众对特朗普团队“通俄”的可能性感到担忧。美联社16 日称,美国公共事务研究中心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68% 的美国人表示担心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不正当关系,大多数人认为特朗普企图干预“通俄门”调查,只有1/5 的受访者支持特朗普解除科米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职务。

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自认或需要回避通俄门调查

主管任命特别检察官等多项关键任务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私下承认他可能需要回避对俄干涉2016 年总统大选的调查,而那是司法部长塞申斯回避之后他才接手的。

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 罗森斯坦对同事的私下谈话中那种说法显示联邦调查性质变化: 在总统被指控试图影响调查并开除FBI 局长科米之后,调查已扩大到包括对特朗普是否企图阻挠司法。

消息来源说,曾经起草建议开除科米备忘录的罗森斯坦是在会晤司法部新上台、排名第三的副部长布兰德(Rachel Brand)之后, 提出自己回避的可能性。

尽管罗森斯坦已任命特别检察官穆勒领导涉俄问题的联邦调查,他仍然在资源、人事和必要时是否起诉等问题上有最终决定权。

最近会晤布兰德时,罗森斯坦告诉她说,如果自己回避,她应当接手这些责任。布兰德一个多月之前才宣布就职。

罗森斯坦认识到自己可能成为调查中的潜在证人。

罗森斯坦本周在参议院作证时说,“我理解严重的指控已提出。……我承认这些问题的重要性,我认为穆勒应当审议并决定他认为那是否属于他的调查范围。”

罗森斯坦在回答夏威夷的民主党参议员沙兹的提问时说,“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们会正确做事, 我们要保护那一调查的完整性。”

一名消息来源说,罗森斯坦还没有就自己是否应当回避问题正式征求司法部职业律师的意见。

如果罗森斯坦宣布回避,就为不可预测的戏剧性调查再次增加新曲折。

罗森斯坦在塞申斯宣布回避涉俄调查之后,于4 月接管司法部的职责。随后在特朗普的敦促下,罗森斯坦写信建议总统应当开除科米。

之后,科米协调一系列重磅报道出台,涉及他同特朗普的一对一谈话,包括特朗普要他放过白宫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那些报道出台之后,罗森斯坦任命FBI 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

罗森斯坦上个月在宣布那一任命时说,公共利益要求我将这一调查交给一个能对正常领导链保持独立性的人。

罗森斯坦上周告诉国会议员说,他随后没有同穆勒谈过话。但最近几天在他自己办公室,罗森斯坦正在考虑如何处理扩大调查问题,而新闻经常出现相关调查内容。

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在调查特朗普总统的女婿库什纳

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在调查特朗普女婿和顾问库什纳的财务及交易,将它作为对俄罗斯干涉2106 年总统大选的一部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FBI 探员和联邦检察官也在调查特朗普的其他助理的财务交易,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前外交政策顾问佩奇(Carter Page)。

邮报此前提到,调查人员正在查看库什纳去年12 月同俄国人的会晤,包括俄罗斯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和国有的俄罗斯开发银行主管戈里科夫(Sergey Gorkov)。但在上次报道时,该报还不知道库什纳的生意受到FBI 调查。

提供调查焦点为库什纳财务交易的消息来源要求匿名,因为他没有获得公开谈话的授权。

得到基斯利亚克相关说法的情报官员说,在去年12 月同基斯利亚克会晤时,库什纳建议利用俄罗斯的设施为特朗普官员同克里姆林宫建立秘密联系渠道。

白宫曾说,库什纳同俄罗斯那名银行家的会晤是就职前的外交活动,同生意无关。但遭到美国制裁的俄罗斯开发银行说,那次会晤涉及到库什纳的家族地产生意。

那次会晤出现在库什纳家族公司为曼哈顿五大道一座办公大楼寻求资金的时候,因此带来库什纳的个人利益是否同其公职相冲突的问题。

穆勒的调查仍然处于早期,还不清楚结果会否导致刑事指控。

库什纳的律师戈里克(Jamie Gorelick)说,“我们不知道这一报告指的是什么。……那可能是特别检察官的标准做法,了解财务纪录,查找同俄罗斯的任何联系。库什纳此前自愿到国会分享他所了解的俄罗斯问题。他在涉及其它任何查询时也将同样做。”

库什纳很少谈论他在白宫的作用,但他在政府的一系列政策上——包括涉及加拿大、中国、墨西哥和中东等政策上——发挥关键作用。

特朗普、彭斯皆聘雇了私人律师 以应对通俄门的调查

媒体格外关注副总统彭斯聘请私人律师,代表他应对特别检察官对俄干涉美国大选调查的消息。据报道彭斯聘请的律师库伦曾处理过包括伊朗军售丑闻案、水门事件等多起诉讼。《华盛顿邮报》称,不到一个月前,特朗普本人也请了私人律师。

据sfgate 消息,继副总统彭斯宣布雇佣律师应对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调查之后,周五,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 也宣布雇佣了一名律师。

周五,科恩向《华盛顿邮报》确认,他已经雇佣McDermott, Will & Emery 律师事务所的律师Stephen M. Ryan,应对“通俄门” 调查。Ryan 曾担任检察官助理, 有十分丰富的处理刑事案件的经验。

特别检察官穆勒加大对“通俄门”调查力度,可能将更加关注特朗普的助手,无论白宫内外。雇佣律师是科恩做出的最新反应。

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高级公关顾问Michael Caputo 目前也雇佣了律师Dennis C. Vacco,以应对“ 通俄门” 调查。Dennis C. Vacco 是Lippes Mathias WexlerFriedman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他还曾是纽约州前任检察长。

周四,副总统彭斯已聘用自己的律师,代表他应对特别检察官的对俄罗斯干涉总统大选调查。

据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报道, 他的律师库伦(Richard Cullen)是维吉尼亚州前总检察长,也曾任维吉尼亚东区联邦检察官。

总统特朗普已组建自己的外部律师团队,代表他应对司法部特别检察官对俄罗斯干涉2016 年总统大选的调查。

彭斯的通讯主任阿根(Jarrod Agen)发表声明说,“我可以证实副总统已让库伦协助他应对特别检察官的询问。副总统将焦点完全放在自己的责任和促进总统的议程上,期望这一事件很快结束。”

尽管彭斯不是特朗普竞选官员涉俄问题的核心,但他却也难以完全撇清。

总统特朗普开除FBI 局长科米之后,彭斯一再重复白宫最初的解释——因为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的建议,科米被开除。但特朗普随后说,不管别人建议如何,他都要开除科米。

(编辑:勉筝)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