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中美关系 > 正文

在美国,中国最忙虚假广告代言人有戏唱吗

2017-06-21 04:51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网综合讯】各位身在海外的小伙伴们,你们还记得童年时代在家守着电视等正剧开播时被强行推广的广告吗?小侨印象里最频繁而且最烦人的就是医药广告。小侨只觉得,那些药物太神奇,真是“包治百病”。

日前,中国最忙的虚假医药广告代言人被网友揪了出来,小侨乍一看,还真有些脸熟。

有网友这样描述她,面相和蔼略显富态,侃侃而谈书香十足,一看就有专家范。既然有范儿,那肯定档期一定不少。

上海观察者网注意到,在西藏卫视,她叫刘洪滨,是“苗医鲜药穴位吃药拔痰定喘绝技传承人”;

1

刘医生行走江湖几十年,“只治咳喘一种病”;在这里,她卖的是“苗仙咳喘方”,“穴位吃药,拔痰定喘”,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2

类似的药也出现在了甘肃卫视,叫“穴位吃药定喘方”。

在这里,她的身份更厉害了一些,除了“苗医穴位吃药定喘绝技传承人”,还是“中华中医医学会咳喘分会副会长”……

同样在甘肃卫视,刘医生摇身一变,成了刘专家:

3

以中医养生保健专家的身份,她对天山雪莲一顿海吹:天山雪莲包治百病!

刘专家很喜欢甘肃卫视,她在这里还有一重身份:“中华中医医学会风湿分会委员”。

4

这次她卖的药厉害了:宫廷里传出的“药王风痛方”,风湿痛的人,抹上药,马上就不疼了……

除了上述两个卫视,刘专家还出现在青海卫视、河南有线电视频道、吉林卫视、东南卫视、黑龙江电视台等电视台,频繁出镜,刘专家的身份也在不停的转换。微信公号“老沈说事”统计,在苗医解药中,她是苗医传承人;在名医养生中,她是中医养生专家;在药王养生汇中,她为御医世家传人;在苗医健康汇,她还是苗医传人;在药王宝典中,她忘记身份去推销苗家活骨方;在老院长活骨方中,她是老院长;在蒙芍心脑方中,她为蒙医传人;在祝眠晚餐中,她为著名老中医;作为优秀的演员,她还身兼数职:中华中医医学会镇咳副会长、东方咳嗽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中医医学会风湿分会委员、某医院退休老院长……

不过,虽然身份众多,但没有一个是真的,刘老太是真真的演技派(真实名字不知道,姑且这样称呼)。专业人士都知道,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中华中医医学会……至于是哪个医院退休院长,更没有提过名字。

而她所代言的那些药品,媒体报道显示,都无法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系统中查询,部分还被通报为违法广告。

就是这样的一位江湖骗子,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全国各大电视台。她被揪出后,中国网友已经出离愤怒了。网友质疑为何这种广告被允许播出?为何刘专家依然活跃在荧屏而没有被采取相关措施?同时,网友呼吁应对医药广告加强监管。

网友呼吁加强监管

网友呼吁加强监管

网友质疑为何这种广告允许播出

网友质疑为何这种广告允许播出

中国对于医药广告的监管,一直在推进,但效果不尽人意,一些虚假医药广告还是屡禁不止。中国判决第一例虚假广告案件出现2007年,被称为“杭州华夏医院广告案”。

2005年7月到8月间,杭州华夏医院发布了一则医疗广告,称该院“首家引进香港国际类风湿病研究院独创的‘免疫平衡调节微创手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手术安全可靠,无痛苦,术后无须长期服药……”“……经临床验证,一般术后24小时疼痛减轻,肿胀消失……”“只需一次手术,还您终身健康……”

广告发布后,前往就医的患者络绎不绝,但术后患者非但没有痊愈,还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声音嘶哑、咳嗽、恶心等症状。由此,该事件引发公众关注,并进入法律程序,最终,涉嫌发布虚假医疗广告的4名被告被认定构成虚假广告罪,分别被判处一至二年有期徒刑不等,并分别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二万元。

1999年,桑得公司推出减肥药“Cellasene”,同时在报纸、杂志、电视台和因特网上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公司在所有的宣传材料中声称,这种药物可以治疗肥胖妇女中常发作的蜂窝组织炎,并用了“根治蜂窝组织炎”、“真正有效”、“令人印象深刻”等等夸张的词语。它每个疗程为8周,消费者需要购买200美元左右的药物。 

2000年7月,联邦贸易委员会下属的的消费者保护办公室在5名委员一致同意下,对这家公司提起控告。上诉书称桑得公司引用了虚假的临床结果欺骗消费者,“成千上万的消费者被这家公司的夸大宣传所误导”。此后公司停止了这种药品的销售,但当时它的销售额已接近5000万美元。

2003年,桑得公司日前同意退赔1200万美元给购买公司减肥药的消费者,并以此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庭外和解。

2012年,美国强力止痛药奥施康定(Oxycontin)制造公司因为止痛药奥施康定的虚假宣传,被处以6.345亿美元罚金(约合人民币48.8亿元)。这也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制药公司因类似案件支付的“第三高”罚金。

此外,帮助制造商宣传销售的珀杜药业公司也在责难逃,他们在宣传奥施康定时,声称它比其他止痛药更不易上瘾和误用,因而被指控“错误引导”公众。该公司总裁迈克尔·弗里德曼、公司最高律师霍华德·尤德尔和前任药物部门主管保罗·戈登海姆3人也因为同一罪名遭到指控。他们同意支付总罚金3450万美元,此前,珀杜药业公司还同意向美国2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支付1950万美元,以平息他们对该公司鼓励医师过量开出奥施康定处方的控诉。

奥施康定是一种强力长效止痛药,吞服或嚼服,药效可长达12小时。珀杜药业公司1996年开始在市场销售这一药物。在宣传中,珀杜药业公司说,与传统短效止痛药相比,奥施康定的上瘾风险更小,被误用的可能性也不大。这一说法使得奥施康定投入市场仅仅数年,其年度销售额就达到了10亿美元。

然而,据《纽约时报》报道,根据使用这一药物的人们反馈,嚼服奥施康定,或碾成粉末后用鼻子吸入,抑或用针注射,会使人产生像服食海洛因一样的强烈麻醉感。到2000年,美国部分地区,尤其是乡村,与服用奥施康定有关的上瘾症状和犯罪行为数量开始暴涨。

从这几起案例的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对于虚假医疗广告的处罚力度明显比中国的要大。具体到电视广告,美国对医药用品电视广告的规定尤其严格,播放中不得使用“安全可靠”、“无副作用”等夸大医疗效用的词句;同时必须详细说明该药物的副作用。医药广告中如有痛苦呻吟的表情、动作及声音也会被禁止。

监管缺失、处罚力度不足,或许是现今中国虚假医疗广告泛滥,以至于催生了像刘老太这样的演技派的原因。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