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于欢案改判:司法与正义共振

2017-06-24 00:22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综合讯】23日,山东青年于欢杀死辱母者一案尘埃落定。山东省高级法院认定,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不构成自首,一审判决认定的故意伤害罪正确,但量刑过重,改判有期徒刑5年。从一审的无期徒刑到二审的5年有期徒刑,于欢的命运经历了蹦极式的改变。而在这改变的背后,是中国司法审判与民众朴素正义观的平衡与共振。

XW062401

北京时间23日上午,山东省高级法院对上诉人于欢故意伤害一案二审公开宣判。中新社

认定防卫性质 无期改判5年

山东省高级法院23日对上诉人于欢故意伤害一案二审公开宣判,以故意伤害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维持原判附带民事部分。

中新社报道,山东高院二审审理认为,上诉人于欢持刀捅刺杜志浩等四人,属于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其防卫行为造成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鉴于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于欢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罪行,且被害方有侮辱于欢母亲的严重过错等情节,对于欢依法应当减轻处罚。

原判认定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事实不全面,部分刑事判项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故依法作出上述改判。

山东省高级法院二审查明: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上诉人于欢的父母于西明、苏银霞两次向吴学占、赵荣荣借款共计135万元(人民币,下同),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苏银霞先后偿还184.8万元。其间,因于、苏未如约还款,吴学占、赵荣荣指使他人采取在苏银霞公司院内支锅做饭、强行入住于家住房等方式催债。2016年4月14日,赵荣荣先后纠集郭彦刚、杜志浩等十余人到苏银霞公司讨债,杜志浩等人以辱骂、弹烟头、裸露下体等方式侮辱苏银霞,并以拍打面颊、揪抓头发、按压肩部等肢体动作侵犯于欢人身权利,阻拦欲随民警离开接待室的于欢、苏银霞,并采取卡于欢项部等方式,将于欢推拉至接待室东南角。于欢持刃长15.3厘米的单刃尖刀捅刺杜志浩腹部、程学贺胸部、严建军腹部、郭彦刚背部各一刀,致杜志浩死亡,郭彦刚、严建军重伤,程学贺轻伤。

2017年2月17日,聊城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等和被告人于欢不服,分别提出上诉。2017年3月24日,山东省高级法院受理此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5月20日召开庭前会议,5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微博直播15小时 庭审过程透明

因为于欢案高度的社会关注度,公开的释理说法、及时的文书公开、全面的庭审直播,让于欢案的二审以透明的方式走入民众的视线之内。

微信公众号“侠客岛”23日刊文称,5月27日,于欢案二审开庭后,山东高院邀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特约监督员、专家学者、律师代表、基层群众代表、当事人家属以及媒体在内的100余人旁听庭审,并运用微博全程向公众直播庭审过程。

据统计,长达15个小时的直播过程中,山东高院在其官方微博共发出了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在内的133条微博,对案件全程直播,一字不差,包括于欢本人及其母亲苏银霞对于受辱情节的描述。

这些之前在媒体报道中最刺激读者神经的“辱母”情节,在直播中也得到了澄清。相关证人证言指出,“杜志浩等十余人在长达一小时时间里用裸露下体等手段凌辱苏银霞”“杜志浩等脱鞋塞进苏银霞嘴里、将烟灰弹在苏银霞胸口”等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于欢、苏银霞均未证实听到或者看到“讨债人员在源大公司播放黄色录像”。

二审判决发布后,山东高院还主动发布《山东高院负责人就于欢故意伤害案答记者问》一文,对舆论焦点做进一步说明澄清。

此外,在于欢案中,处警警察是否不作为一度引发舆论热议。大陆央视23日播出警方执法记录仪拍摄的原始视频,还原了现场执法过程。

北京《人民日报》评论,欢案二审全程微博直播是近年来一系列热点案件司法公开的延续。在司法领域,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也是最好的稳压器。通过最大限度的司法公开,可以消弭各种误解和猜忌。于欢案的公开二审再次说明了这一点。通过全程公开,打消了公众对“暗箱操作”的忧虑,使一些偏离正轨的公众舆论回归理性。

大陆媒体聚焦 称此案成司法与民意良性互动标本

必须承认,没有舆论的介入,于欢案很难受到全社会的关注。

“侠客岛”评论,在媒体技术日趋发达的今天,及时的信息传播催生了强烈的共情效应。群情激昂的背后,透露的不止是对于欢个人生死的挂怀,也是大众情绪的一种焦虑和不安。因为没有公权力的保护,每个人都可能遭遇于欢一样的屈辱。

面对舆论的哗然,今年3月,山东高院、最高检、山东省公安厅三家公检法机构密集发声和表态。

虽然在舆论的倒逼下,最先尴尬的是司法,但因为坦陈,舆论的关注反倒成了推动公正的积极力量。不过,舆论与司法的界限依然是明晰的,审判过程的独立,不应迎合任何势力,包括舆论。

山东省检察院在二审意见书中就指出,司法与舆论的目的是一致的:既要让无辜者不致蒙冤,也要让有罪者承担责任,司法与舆论都是推动法治进步的重要力量。但是,“司法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案件事实需要经过法定程序,用确实、充分的证据加以证实”。

一千个人的心中,有一千种正义。二审的判决,肯定不会让所有人满意。不过,平静的舆论,至少证明大多数人能接受这样的改判。

评论称,个案虽小,但司法裁判作为一种激励机制和标志导向,无疑会影响到当下的社会心态,也会影响今后的行为选择。特别是在处理于欢案、许霆案、彭宇案等影响性诉讼时,因为事件比普通个案更具社会关注度,法官不仅要考虑案件本身,还应考虑案件对法治建设和公序良俗的影响,否则,衡平不在,正义也将难以实现。

北京《新京报》评论,所谓司法审判,终究也离不开“人”的操作,很难在任何时候都杜绝人为错误的可能。而民众就是最好的监督者、最好的纠偏器。司法裁判不仅要让民众听得懂,更要契合民众的公平正义观,真正说服他们。如此,司法才有威信,法律才有尊严,法治才能进步。这次于欢案改判,让我们看到了这种进步。

正义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于欢案的改判,成了司法与民意良性互动的标本。期待这类互动能嵌入更多争议性案件中,预防某些可能的错判上演。

北京《法制日报》则针对于欢案发表题为《法律事实是改判之“定海神针”》的评论称,如何既能保证公平公正,又能妥善回应社会关切;如何平衡情理与法律、道德与法律、民意与法律的关系,这是摆在二审法院面前的现实问题。但无论怎样,在司法的天平上只有公正、只有事实、只有法律,不会因舆论的风潮而摇摆。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