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10个香港人的20年”之三:西方对香港人的深度渗透

2017-06-24 20:07 来源: 侨报网 作者:吴雅乐 字号:【

编者按:“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的歌中之问依然如新。香港人这二十年是如何走过的?如何打拼,如何蹉跎,有何快乐?有何烦恼?“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之际,侨报记者专门走访香港年轻世代、中年司机、店铺老板、大陆新住民、回流精英、北嫁港女等人士,从草根们的日常与甜苦故事中,窥视香港在大时代中的坚守与演变,她是否还“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侨报网于6月26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垂注。

【侨报记者吴雅乐报道】香港大学曾是英国在东亚成立的唯一一间大学。该校培养了香港社会各界的著名人士,其排名曾持续位于亚洲三甲之列。香港大学的一个特点是,创校以来一直采用英文教学。

“Goodbye Kai Tak, and Thank you”, 启德机场1998年熄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TK说,回忆过去二十年,“如果你要问我”,那这大概来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一句蕴含西方情感表达式的告别,触动的是在港英政府时期生活过的殖民思绪,TK自嘲是“殖民余孽”(姑且称作a remnant of British colonial rule),毕竟整个受教育期间都在97以前,他受到西方文化影响之深,自己都能感受得到,彷彿体内在48年前已埋下一颗先入为主的文化种子,仍在生长、尚未枯萎。

新机场一夜之间从启德搬迁到赤腊角,无缝接轨地启用,TK说,很为香港人效率感到“proud”(骄傲),但的确也让人感伤。那个从小到大都在九龙市中心一次次起降的飞机景象,如今从空中永远消失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跑道熄了灯、一片漆黑,儿时记忆似乎被慢慢抹去。这件事情虽然不发生在97当年,但却是不会遗忘的一个事件,那是生活、那是日常。

3

1998年TK不到三十岁

4

TK在办公大楼接受访问

九七回归当天的细节记不清楚了,他强调自己的“殖民遗绪”绝不能代表全部港人,但他知道身边多数朋友对“肥彭(末代港督彭定康)和三个女儿哭得好惨”记忆鲜明,这段当天晚上电视新闻内容,也还能在他记忆中唤起一些画面。这以后的香港的确谁也料不到,他说谁也不会想太多,这是个很平和的交接过程,而他当年也选择定居香港,“总是有人是留下来的”。

一九八零年代移民潮相当火热,“当年我地唔係倾呢件事,系去做”(当年我们不是互相讨论,而是直接去做),TK说,身边的人都是直接行动,包括加拿大投资移民更是比较容易的选项。他的父亲就选择了这条路,哥哥也早在当时就去读中学,随后升学、就业、结婚生子,再也没有回过香港生活,两个姪女“都係识得讲广东话的鬼妹”,只同在港亲戚讲粤语,基本上是完全融入西方生活的加拿大人。

他当年的确做过重大决定,如今也没有回头思考“平行宇宙”的另一种可能性。这些决定都是出自自我,他说,自己替自己人生做决定,父母也没有干预。当年手中已握有加拿大入学许可,完全可以循兄长的路到加拿大发展,但他喜欢香港,也更喜欢Hong Kong U(香港大学),兴趣上也和学广告的哥哥不同,他主修工程,毕业后也一路顺遂在同一个公司工作并升迁至今。

他有把握的说,“我可以在这里做到退休”,但对下属说要有更多的思考,或许能有更多不同的路,他坦言现在的年轻人升迁管道不如他当年那么多。TK未及二十岁的那年代,进得了港大的绝对是“菁英中的菁英”,符合高级人才的职缺比例不如今日悬殊。1992年以前,香港只有香港大学与香港中文大学两所大学,八零年代能从这个间学校的大学毕业生各占1 %左右。现在香港高校林立,拥有高学历的人多了,高薪职位却没有相应扩增,争取升职的管道也就遭到稀释。

虽然读书用英文  TK对用普通话交流也很适应

这些年来最容易感受到的不外乎是政策造成的生活矛盾,这是所料未及。尤其这五六年来,TK觉得“香港人变得好harsh(过分要求)”。他回忆九七过后几年都还不错,“由细到大亦感觉香港人是好宽容的,什么人可以相处得很nice”,但“当然有样嘢好衰,就是会少少歧视大陆人”(有样东西香港人不好,就是有点歧视大陆人),毕竟那个年代大陆还太落后,和已然现代化的香港景况不同。然而,他感慨现在内地新移民和港人关系似乎演变了,香港人心态会“觉得佢地抢左我地D野”(觉得他们抢我们东西),“学校派位,家长争不到位,排公屋都耐左”(教育和住宅竞争问题),双非婴(父母皆非香港居民但在港出生的子女,合法拥有永久居民权利与福利)等造成资源分配严重不足,这些冲突处处可见。

但这些矛盾没有影响他太多生活,膝下无子无女的TK,夫妻俩算是丁客族。对他们来说,平常不去游客太多的区域,若偶尔在铜锣湾吃个饭,也不停留购物。至于那些人潮汹涌的化妆品店,前往购买的意愿的确降低了不少,尤其那些出名的店铺,例如:尖沙咀龙城大药房,太太和其他女士朋友现在都尽量转移阵地去shopping。旺角充斥着金铺也让人却步,他认为金店铺、化妆品铺、药铺增加,导致单一市场压抑生活用品供给,是街道样貌转变最大的一环。

顶着白发却看起来精神爽朗的TK从事工程顾问行业超过二十年,语速飞快、思维活跃的他,近年在这家外商公司工作领域更跨足“China Market”,上大陆内地出差是家常便饭,他觉得自己比一般香港人更了解、也更能接受内地文化的差异性。尽管教育和思考方式多年浸淫在西方模式裡,坦言更喜欢直来直往做生意,但他说,自己就是个中国人,这件事情是没有抗拒的,香港人不太会否认中国。

对两地融合未必抗拒,但极力想保留香港优势和特色可能是大多数人心声;许多专业依然采英制系统,顶尖人才仍有其独特性,走跳国际市场不是问题。TK出身名校,从小就读英文学校,他不讳言,传统名校还是那些、没有变过,中文中学在九七后确实变多了,但现在父母还是会首选英文中学,不开玩笑地说,他那年代读中文中学会被取笑的!

他对普通话的适应能力很好,但也明白,那些这辈子没离开过香港的本地人,对于身边充斥只讲普通话的人士的现象会很难理解,TK觉得,如果人际间因此有难以融合的地方,直觉划分你我与敌对,也就可想而见。

这些冲突情绪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只不过“我无法接受同人无距离”,TK分析,他明白肢体接触贴近在内地是相当平常的事,而西方教育薰陶下,这件事情却是难以适应的,是一种生活习惯差异。“身体贴着你有什么不可?”这和很西方式的养成教育存在不小的区别。简单一个例子,几乎点出那条模煳的心理界线。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