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10个香港人的20年”之一:店铺老板快节奏从未停歇

2017-06-24 20:07 来源: 侨报网 作者:吴雅乐 字号:【

编者按:“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的歌中之问依然如新。香港人这二十年是如何走过的?如何打拼,如何蹉跎,有何快乐?有何烦恼?“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之际,侨报记者专门走访香港年轻世代、中年司机、店铺老板、大陆新住民、回流精英、北嫁港女等人士,从草根们的日常与甜苦故事中,窥视香港在大时代中的坚守与演变,她是否还“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侨报网于6月26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垂注。

【侨报记者吴雅乐报道】狮子山精神是一种刻苦拚搏,或者说是香港人所说“捱得”的精神。多少老一代的香港人身无分文,白手起家,历尽千辛万苦,创造了香港的辉煌业绩。如今的香港人身上,狮子山精神还随处可见。

8

徐步青(右)、曾秀娟(左)在油漆行柜台合影

喧闹狭窄的马路边上一家开店超过二十年的油漆行,门口放着一台推车,上面的一罐罐油漆正等着装修师傅来取货,如今装潢都必须避开周末,尤其靠近半山富人区,食环署盯得更紧。一头利落短发、身材仍轻盈俐落的像个少女般的老板娘曾秀娟说,周六晚上他们夫妻通常会北上深圳“揼吓骨、食吓嘢”(按摩、吃东西),一个月至少一两次,“光是川菜就好多种选择”,玩乐比较多元,亦可舒缓工作疲劳。

踏入油漆行是个意外,曾秀娟说,“这间舖头係初头接手时,什么都唔识,亦无想过咁麻烦”,但她作为专职的“姑娘”(护士)对油漆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刚好店主出国找儿女、要移民,他们才顶下店铺来做。先生徐步青一做二十多年,这几年曾秀娟较常过来走动、帮忙,顺便监督血压高的先生。香港外食口味多重咸、少蔬果,生活压力也大,高血压族群不在少数,曾秀娟外型比起先生来说,完成称得上秾纤合度,但也有胆固醇过高的问题。

中五毕业跨入社会的头几年,曾秀娟经常周末和三五好友搓麻将,配合着“姑娘”生活的节奏,还在寻找职业生涯方向,更打趣的说考虑过“去做差人(警察)”。身穿深蓝色立邦漆牌T-shirt、贴身牛仔裤,脚踩白色凉鞋还搽着澹紫色指甲油,完全看不出已年过半百,她说自己曾当过办公室文员,只是觉得无聊,也担心一辈子被定型,考到医院工作后还曾和先生开店卖潮牌衣裤,店铺开在“无雷公咁远的”(非常偏远)元朗大马路上,但衣裤款式又型又威,颇受当年那区的地主住户眼中很受欢迎,农历年“换新衣”的销货量更是惊人,“都系食左条水”(赚上那笔钱),辛苦工作都算有回报。

9

油漆行老板娘曾秀娟示范器材

二十几年前接手油漆行前,非文职背景出身的徐步青认为要将配色、出单一併电脑化,开始找人写程式(program),可说是这行的前卫手法。不过,极有个性的他,被太太形容脾气很“蛮牛”。油漆行的主顾客是“装修佬”(油漆师傅),每天来店里开单拿货随即开工,通常七点多起床饮完早茶就站在门口等开门,徐步青一开始常遭师傅们抱怨“咁夜仲未开门啊”(这么晚还不开门啊),或偶而碰上不讲理的客人时,他会生气地说“走啦走啦,不赚你的钱”,把钱丢还客人。

经过多年努力摸索、在几乎没有休假的状况下,油漆行渐渐步上轨道。七、八年前,店铺还开在皇后大道西,因为地铁站挖到旧址附近,就搬到了现在位置。新店铺两层楼,里外上下堆满油漆、不同牌子的调色机器、油漆工具,休息喝水的地方仅两人座位大,顶多再放个饭锅煮饭,曾秀娟说“这里好污糟”(脏乱),儿子也不喜欢到舖里来。

两个儿子都刚送出国念书,大儿子在97那年出生、刚好20岁,小儿子今年还未满18岁。尽管丈夫希望儿子接手店铺,但徐步青认为,儿子想出去就尽量出去,未来的世界他们自己作主,多一条路发展也不错。

“九七那年他好有信心啊”,曾秀娟说,曾经问过先生移不移民海外,却得到“都是中国人,都是自己人,移什么民,更不用走”的回应,之后也就没再多想。回归头几年她的确不错,没有什么问题,但近几年让人“心里觉得不舒服”。採访这周,刚好碰上雨伞运动领袖黄之锋等人将承认藐视法庭罪,她感叹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僵,社会不必如此,有话可以好好说的,“好似变得好无奈”。

回归那一天,“雨下得像狗屎”,徐步青说,下雨天收工回家看电视转播,说不上有特别感受,对交接典礼唯一的印象,倒是“(末代港督)彭定康女儿哭得很惨”。谈到刚回归那几年,曾秀娟说,稍早移民又回来的人反而是多的,不过,这几年离开香港或想离开的人又有增长的趋势了。

“楼价系癫架”(飞涨的楼价真是疯癫),提到香港生活的处境,她感叹大学生起薪和法定最低工资差没多少,甚至只付雇员几千块学徒式月薪,“随街都是大学生”,工作种类太少是大问题,买房更不用说。曾秀娟认为,尽管旅游业带起零售,药房也开了很多,但整体经济却难以维持,“好多嘢依家都可以在大陆买到啦”(好多东西都可以在大陆买到),不需要下来香港购物,大陆人现在较少下来旅游,香港人替亲戚友人带物品回去的机率反倒变高。

同时在医院工作超过二十载的曾秀娟,谈到来港生子的内地孕妇的确不少,尽管香港医疗或福利依然优异,但也由于使用医疗资源的人变多,医院吵吵闹闹,这种经常可见的日常景象,是回归前从未有过的。整体经济与老龄化问题,领取综援(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的人变多,对香港医疗资源负荷无疑是雪上加霜。

谈完了她的观察,还大致介绍了店里设备。就在採访结束前,店里来了三位同行的客人,其中两位华人脸孔分别使用粤语和普通话,另一位是中年白人说着英文。他们拿出几片粉红色图片找油漆,徐步青取下老花眼镜,仔细比对色号,随即走到后面小房间并在机器上按了几下,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将颜色调和完成。他向客人解释油漆和水的比例,以及刷子使用方法,三位客人大约没什么粉刷经验,想多问几句,没想到徐步青一脸没耐性地回道“求其就得,不用太执着”(大概就好,不要对比例斤斤计较),还挥挥手让客人别再多问。赶在采访结束前,徐步青接受拍了张照片后就马上急着说要送货了,“你问完了吧?”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