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10个香港人的20年”之七:返港创业的暨大校友

2017-06-29 02:40 来源: 侨报 字号:【

编者按:“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的歌中之问依然如新。香港人这二十年是如何走过的?如何打拼,如何蹉跎,有何快乐?有何烦恼?“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之际,侨报记者专门走访香港年轻世代、中年司机、店铺老板、大陆新住民、回流精英、北嫁港女等人士,从草根们的日常与甜苦故事中,窥视香港在大时代中的坚守与演变,她是否还“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侨报网于6月26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垂注。

【侨报记者吴雅乐报道】到大陆求学的香港学生人数众多。仅仅在广州暨南大学,目前已经有接近六万毕业生,这届香港区议会中更有14 位校友当选。

XW062902

曾仕昭,摄于暨南大学香港校友会。(侨报记者吴雅乐摄)

二十几年前,曾仕昭受聘于一间香港上市公司,并驻内地任管理层超过18 年,任职该公司期间,他往返内地获得学士与硕士学位, 随后又返港创业至今。他的人生经历极为丰富,笑称随年岁的增长, 似乎缓和了冲动性的情绪起伏,对九七回归,只能说“难免有点感触”, 而那也不过是因为保留了些片段回忆罢了!

曾仕昭是现任暨南大学香港校友会会长,推广校友会凝聚情感不遗余力,这所大学的香港校友众多,目前已经接近6 万毕业生,他说, 这届香港区议会中更有14 位校友当选,且返港工作的人数也很多。这次的采访是在校友会所在地进行,暨南大学香港校友会也是少数拥有物业的大学校友会。

赴陆工作的机缘,让他摸熟内地政策、法律等,而多年来也培养出对公共关系的实战经验,他很有信心的说,从南到北替工厂征战,他都是做为开路先锋,率领整个团队与当地政府接触。曾仕昭1994 年应征进入这间公司,1996 年到大陆分公司上班,奔波于两地之间, 他感觉不到1997 年是一条什么明显的分界线。

有趣的是,他想起香港交接还给大陆那天,他和亲友在打麻将, 电视在旁边开着,一边搓麻将一边看着一辆辆黑头车驶入现场,大家一边打牌一边兴奋地哇哇叫,但心情并没有太多起伏。如果要说感触,曾仕昭说,那是有一点点,因为看着末代港督彭定康上船,而他女儿又哭,加上大雨连下好几天,彷彿有点唏嘘感慨。他强调,感慨不是负面情绪的意思。

“公务员帽子上的皇冠”也是会令他有少少感受的事,曾仕昭说, 他很年轻的时候当过公务员,“当年无咩好捡”(选择不多),小学毕业就出来做事,那是上世纪70 年代的事了。再举个例子来说,就是启德机场的熄灯,他不带情绪地说,毕竟是‘物是人非’,条件不同会令过去的事物改变。”“伸手就能摸到飞机”的日子虽然消失, 但也庆幸70 年来没有发生过任何航空意外。

港英政府时代,考公务员的人多,而且好考。曾仕昭当年在惩教处工作,每天“7 小时陪人坐监”, 十几二十岁的他觉得受不了,那个监狱位在芝麻湾,光是来回也得花上3 小时,一周至少搭船5 次,头班尾班船轮流搭,疲劳轰炸。后来调到赤柱监狱,每天听着“千金闸” 开开关关,仿佛自己也在坐牢,两三个人来回巡逻一百间牢房,铁锁每晚进行“double lock”,“当时觉得心都凉埋”,人生灰灰暗暗。要不是这样,“我系钟意做公务员架”(喜欢做公务员),曾仕昭回忆道,偶尔为了填满无聊时光,还拍醒狱友聊天,结果还被骂,这种杂七杂八的趣事当然也不少。

外表壮硕、腰杆挺直的曾仕昭, 现在是戴着眼镜、手拿文件的学者形象。也许他还具备当年纪律部队的体格,但那段岁月已然远去,曾仕昭想起1977 年和一名越南难民有一眼之缘,一转眼也有四十年了, 就像随生活出现的新闻事件一样, 他认为岁月无声,心理痕迹也只剩记忆中那点残留画面了。

他在纪律部队待到24岁左右, 1981 年选择放弃公务员身份。而在他进入上市公司前的13 年间,也换过无数工作,直到赴大陆工作后, 对人生铺陈产生更多想法,他于是选择提早退休,并返港创业。

自认年轻时代反叛的他,迄今从事过的行业可能超过40 个,包括酒楼、五金、塑胶、派报、油漆厂、买卖二手车、地产、保险等, 他经常能拿出自己的故事激发年轻人。曾仕昭说,小学毕业后从没想过未来还能怎么样,但断断续续回去中学读夜校,后来拿到学士、硕士学位,更成为学者与律师,他认为所有事情都有适当的安排。

被问到近20 年来的深刻事, 他直言,就个人理念来说,只有更好与更差,但不会有最好与最差, 连香港在内地的公司都开始请内地人担任高管,香港人至上的文化已慢慢改变,不过就是互相融合与适应的过程。

如果要说人与人关系,他则经历过高峰与低潮期,但与大环境无关。当自称朋友的人“两肋插刀, 却插在我身上的时候“,那是最血淋淋的一面,但他现在已全然转念, 不再抱怨。

经历过几番人生波折,曾仕昭带着正能量不断再出发,他目前主力发展亲子教育事业,目的是透过对家长的教育,改善亲子关系,并担任义工定期关心长者。

“女儿现在也读心理学”、“仲好黐我”(很亲我),回归心灵平静与亲子关系反倒是他到内地工作、读书的这20年间最大的转变。他在访问中重复表达,政治意义上的九七回归对他的生活其实影响真的不大。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