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10个香港人的20年”之八:北漂的策展人

2017-06-29 02:40 来源: 侨报 作者:王伶羽 字号:【

编者按:“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的歌中之问依然如新。香港人这二十年是如何走过的?如何打拼,如何蹉跎,有何快乐?有何烦恼?“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之际,侨报记者专门走访香港年轻世代、中年司机、店铺老板、大陆新住民、回流精英、北嫁港女等人士,从草根们的日常与甜苦故事中,窥视香港在大时代中的坚守与演变,她是否还“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侨报网于6月26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垂注。

【侨报记者王伶羽报道】假如说,20 年前,到香港谋生是许多大陆人的梦想, 而如今,北上就业已成为越来越多香港人的选择。在“北漂”群体中,也出现了香港人的身影。

XW062901

莫伟康。(侨报记者王伶羽摄)

17 年前,香港人莫伟康第赴北京求学。如今,40 岁的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策展人,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身边几乎都是大陆的朋友。他笑着告诉《侨报》记者: “来北京,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决定。”

经过幽暗的隧道,猛然抬头的瞬间,看见一片天空,“在香港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建筑物”,莫伟康说。这是他对北京的第一印象, 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为他日后生活、事业格局的转折埋下伏笔,他意识到,“这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17 年过去了,今年40 岁的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策展人,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身边几乎都是大陆的朋友。他笑着告诉《侨报》记者,“来北京,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决定。”

北上就业已成为越来越多香港人的选择。在先行者莫伟康看来,“香港人”已不再是一个特殊的身份标签,尽管国家给了很多福利政策,但随着大陆例如北京这样的城市极为快速的发展、以及不断高涨的物价,早已变为一种不安全感,和“北漂”群体并无差别。

语言是最大的阻碍 学到的重要一课是关系

2000 年,香港回归中国已三年, 当时港生赴大陆读书仍是一个十分新鲜且属于极少数人的选择。以北京大学为例,当年招收的香港学生只有9 人。

从苏格兰的一所高中毕业,已在香港工作了一段时间的莫伟康,选择北上的原因很简单,他要为了他最爱的绘画事业来北京求学,“一是离家远,二是艺术氛围更浓”。同时他也意识到香港经济已开始走下坡路,而大陆的发展机会会更多。

当时已是一般人大学毕业年龄的他,每个清晨,都挤在大陆学生的人群中去每间学校报名、赶考。因不适应考试方式的差异性,一考便是三年,2003 年,终于被中央美院油画系录取。优惠政策之一是, “不用学政治”。

在此之前,莫伟康曾跟随旅游团到过北京,虽然只是走马观花,却认为可以留在这里。他对大陆的了解更多都来源于历史书和一些新闻报道。据他介绍,对于那个年代的香港人而言,除非是经商的家庭, 一般人对于大陆以及大陆人的了解都很浅薄。

像个老外一样,穿着功夫鞋的他在胡同中溜达,试着以这样的方式融入这里的生活。“北京人很有意思,不像香港人那么一板一眼, 城市也很有包容力,适应这里的生活并不困难。”莫伟康说,“我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不会说普通话。”

他想到的办法是不断与大陆人进行交流。在对话的过程中,他逐渐开始意识到香港、大陆文化两者之间巨大的区别。他学到的很重要的一课是——关系。

“当时宿舍里的一个室友家庭很有背景,每次听他说话都觉得这个人说话很有底气,毕业之后自然也有了很好的去处,在此之前我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关系’的重要性。” 莫伟康对《侨报》记者说,“也正是因为这些不同的观点,让我看东西的眼光更加全面。”

经济并不宽裕的他,为了赚取生活费,每年要有半年时间回香港工作,再来北京呆半年。双城生活,让两地文化、环境的差异性表现的更为明显。

“香港艺术圈活跃的人少,圈子很小,没有什么活力。”尤其是在金融风暴之后,香港的画廊生存处境十分艰难。

2004 年后,中国的艺术市场迎来暖春。还在读书的莫伟康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他用了一个例子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我跟画廊老板吃了一顿午饭,吃完午饭,我挣了30 多万元人民币。我突然意识到, 钱是这么好赚的吗?因为我之前上班,一个月从最早的七八千港元到后面的接近2 万港元,而且都是晚上10 时下班的。”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在北京定居,在一家画廊里做起了独立策展人和艺术顾问。

北京的发展速度太快 遗憾错过了买房良机

莫伟康的画廊外,是一片巨大的人工湖,在寸土寸金的香港,这是一种极为奢侈罕见的存在。夕阳西下,低角度的阳光,也是建筑物高度集中的香港看不见的风景。

在没有工作的闲暇时光,可以去胡同里喝杯咖啡,和不同的艺术圈的人打交道,交朋友。也可以去一场电影分享会,安静看完一部默片。“北京有生活。”莫伟康说, “但我依然是‘北漂’。”

大学毕业后,他曾和一帮艺术家一起居住在一个村子里,在那里他有了个人工作室。周围的朋友都很羡慕他拥有这样能追求个人理想的“小天地”,但只有他自己知道, 工作期间需要抽出时间干很多家务,为了确保卫生,他买了三个净水器、20 多个滤芯,用来净化自来水,再用净化后的水洗菜。如今他出门前也会看空气质量,雾霾时戴口罩,但已麻木很多。

因为交通堵塞等原因,他的活动范围几乎固定于朝阳区内。最想去的地方是后海,“一直说冬天要去那里滑冰来着”。

在一个名叫“北上港心”的公众号里,记录着很多香港人在北京生活的感受。环境污染和生活没有安全感,是最能引起共鸣的话题。

来往于香港和北京之间,莫伟康会感慨,“北京的发展速度太快”。东直门的一家麦当劳曾是他经常去的地方,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胡同里的咖啡馆的一杯咖啡价格已飙升到30 元至40 元人民币,而在香港, 他最爱去的一家茶餐厅,依然出售着10 港元一杯的奶茶。

在接受《侨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莫伟康多次提及“买房”的话题。至今没有买房的他,有些遗憾自己错过了良机。2007 年,家住北京望京附近的他曾看好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当时房东开出了3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如果当时买了, 现在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这样的担忧是普遍的。但好消息是,两地薪酬差距渐缩小。

“在北京我的工资差不多是1 万元至2 万元人民币,实际在香港做策展人、艺术顾问的话,差不多也是这些钱。”莫伟康说,“如果在香港供房子的话,会比在北京辛苦很多,但我始终觉得北京的生活有点每天参加高考的感觉,离地太远。”

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莫伟康每年会回香港五六次,他表示这是很多香港人在大陆定居或者发展的状态。但他自己不排除未来会回到香港生活的可能性。

在北京的时间久了,每次回到香港,莫伟康反而有一种“异乡人” 的感觉,“比起北京来说,香港发展慢了许多,年轻人都忙着买房,从大学一毕业就省吃俭用,终生奋斗只为买房,目光很短浅”。

他希望鼓励更多的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到大陆要学习、工作,但每次收到的反馈都不一样。“很多香港人依然不了解大陆吧,甚至有的人以没有‘回乡证’为荣,认为自己永远不会与大陆打交道。”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