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10个香港人的20年”之九:行走两地的水墨画家

2017-06-30 00:17 来源: 侨报 作者:吴雅乐 字号:【

 编者按:“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的歌中之问依然如新。香港人这二十年是如何走过的?如何打拼,如何蹉跎,有何快乐?有何烦恼?“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之际,侨报记者专门走访香港年轻世代、中年司机、店铺老板、大陆新住民、回流精英、北嫁港女等人士,从草根们的日常与甜苦故事中,窥视香港在大时代中的坚守与演变,她是否还“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侨报网于6月26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垂注。

【侨报记者吴雅乐报道】爽朗、幽默,是画家林天行给人的第一印象。平易近人的他在海内外早已享负盛名,其画风挥洒出对生命的各种感悟令人过目难忘。林天行1984 年到香港,当年20 岁出头岁的他说,“我以为自己会来到天堂”,但第一眼映入眼中的稍嫌无趣的笔直天际线,这让他顿感失落,所幸抬头望去的多彩天空并没有让他失望。那些年不断突破自我的决心有了满满的回报,而他的努力更让香港文艺界的热情也随之燃烧了起来。

XW063001

林天行,摄于画室。(侨报记者吴雅乐摄)

林天行原名林仚,他对自然的感受似乎与生俱来。他透露,自己十二三岁时突然喜欢上画画,偶尔临摹一些画作,他的父亲就带他去拜师,从素描开始有系统地学习,先后师从不同先生,从西洋画学到到中国画。这些其中有两位老师对他产生巨大影响,一次是15 岁的时候,先生带他到黄山等地写生,一次是16 岁的时候,另一位先生带他行走11 个省份,他笑说,那年头的人会称这是“游手好闲”而非现代人说的“旅游”,但无论如何,这眼界一下就打开了。

他记忆中,当时人们的穿着都是黑黑的,到处也比较脏比较乱,但内地各省份的景色各异,各自精彩。但有人告诉林天行,繁华的香港才是天堂,他到香港发展他的艺术生涯。

林天行刚从福州到香港时,住在“唐楼”(广州市骑楼,旧式楼房)的分租房间内,一张床、一张吃饭桌、一张写字桌就是他的所有, “七八个锅子在一个厨房中,各户轮流煮饭也是惯常景象”。没想到柴米油盐竟成了最大的烦恼,不过, 林天行说,打一些无关紧要的散工还好,最煎熬的是思乡之苦。

为了努力让自己融入香港环境,林天行曾独自从九龙深水埗走路到尖沙咀弥敦道、又从香港岛的西环走到筲箕湾。他说,走到书店就去看看书,当时大陆根本没有那么大的书店,物资贫乏的内地,书店只卖一两种书,那饱览世界各地画册、摄影集的那种兴奋,足以冲淡思念的哀愁。

上世纪70 年代,香港兴起“商品油画”,他也着手尝试。虽然艺术意境和商品画作始终有差异,但他努力一年半载,还是找到生活的平衡,半个月画商品画、半个月创作,不必再到工厂打工。

虽然当时香港艺术品买气不能算旺盛,他还仍尝试经营自己创作的水墨画。他甚至能清楚想起,第一幅画作的买主是一位恒生银行的经理,“在电话中,他通知展场的人员说,就卖2000 港元”,对比工厂里50 港元日薪,他笑称,对作品的定价其实也没有多想,“是随便说一下的”;那幅画正是他当年颇擅长的传统山水笔法,主题是“长江三峡”。

知名度逐渐打开后,他却开始构思前途,林天行欲赴北京中央美院读书。“当时候比较狂,觉得香港已经没什么可以教我的”,香港知名画家都只专注传统水墨画,若他们一样,以后能有什么突破?林天行说,这是他对艺术的觉醒。

顺利到中央美院学习,这对他影响很大。内地在上世纪80 年代出现“八五思潮”,中国画家的作品开始尝试不同手法、思想观念正开始改变,艺术语言逐渐多元,林天行坦言,“我很崇拜他们”,并不想错过机会。颠覆自己,是首都北京拥有的独特艺术氛围,他开始融合中西画风并走出自我。

1990 年底,时任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让林天行在“中国国家画院”办了一次个展。“在北京成功, 就等于在全中国成功”,林天行说, 那次展览的规格相当高,当时北京最有名的美术家都来了,也相当受到传媒注目,顶尖画家的名声就此传开,中国国家级的活动也开始陆续找上他,包括受邀完成画作随“神六”、“神七”宇宙飞船上太空, 他在2005 年与2008 年都被选中作为香港画家代表。

林天行1991 年返回香港,将新作摊在众人面前,却遭质疑“你怎么越画越差”,画作本来涨到3000 港元一张,却在一次私人画廊的展览中一张也没卖出去。他笔下苦涩的陕北黄土高原没有得到赏识,林天行思考,不是作品出了问题,而是香港艺术圈恐怕原地踏步。

“这已不是过去的他”,林天行决定借点钱自己印了画册,并再办一次画展,并又添入一些新的创作,香港的画界也开始接纳了“全新的林天行”。同时,为了担起家庭责任,1998 年以前,林天行一直在“大一艺术设计学院”当兼职老师,他说,“那个学校曾经很牛, 当年内地来的画家十个有八个在那里教过”。

他的画风一转再转,从他的画作不难看出人生际遇和转折,他近年最为人所知的“荷花”系列作品, 在1994 年已经开始探索,那些当年从3000 港元涨到上万港元的画作,现在已经翻了很多倍了。他对钱并不那么看重,人生的执着都在创造自我艺术个性,“我就是不要大家都喜欢”,要求不断突破。

人在港岛,心却一直在内地吗?林天行说,他不是没考虑过画香港,他想起当年看到“满眼看过去都是直线的香港”,大笑一声说, “怎么画呢”?林天行那时还是用传统水墨笔法作画,下笔要“一波三折的”,怎么套也套不上去啊! 改变画风后,他1995 年曾在香港各处写生,想用自己的画风融入既传统又现代的元素,但别人又取笑: 怎么画得如此粗犷,好潦草。如果再画香港,他说,一定要用不同的方式。

今天也许艺术聚光灯不仅只打在北京身上了,香港凭着开放的创作空间,1997 年后与内地交流越多, 艺术家人数增加了,整个文艺圈都比从前繁荣。从前光是教书就得到处兼差,回归至今,不少香港年轻创作者都在内地开了工作室,林天行说,年轻艺术家年龄层降低,表现形式也追随全球脚步显得更为多样,这绝对是好事。

已经办过无数海内外个展的林天行,如今是“香港国际艺术交流协会”主席,其画室品味透露主人性格的潇洒与情调,这和他长期琢磨中西艺术融合息息相关。“深爱自己的民族文化很重要,离开了这些,就没有自己的文化了”,采访最后,他带着一点顽童又优雅的语调说着这么一句话。

林天行说,九七回归他还是感到兴奋的,因为香港人开始意识到自己文化的重要性,文化上也开始回归了。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