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10个香港人的20年”之十:只身北嫁的港女

2017-06-30 00:17 来源: 侨报 作者:王伶羽 字号:【

编者按:“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的歌中之问依然如新。香港人这二十年是如何走过的?如何打拼,如何蹉跎,有何快乐?有何烦恼?“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在香港回归二十周年之际,侨报记者专门走访香港年轻世代、中年司机、店铺老板、大陆新住民、回流精英、北嫁港女等人士,从草根们的日常与甜苦故事中,窥视香港在大时代中的坚守与演变,她是否还“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侨报网于6月26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垂注。

【侨报记者王伶羽报道】香港政府统计处统计的数据显示,香港女性与内地男性结婚的数目,由1991 年的1390 宗(占所有两地跨境婚姻的6.1%)大幅上升至2013 年的7444 宗,占所有两地跨境婚姻的28%,增长近5 倍。

XW063002

陈莎的婚礼现场。受访者供图

“不要叫我港女。”坐在《侨报》记者对面的陈莎笑着说,“‘港女’在香港指的是贪慕虚荣的女孩子,但我不是,或者说我们这一代都不是,和大陆男士结婚,第一要考虑的爱情,而不是经济问题。”

5 年前,26 岁的她去广州旅游时,认识了一位北京男孩。半年后陈莎走入婚姻殿堂,生活重心也从香港转移到了北京。

在他们的父母、一些老一辈的香港人看来,他们的婚姻“充满了赌注”,甚至一些人依然认为陆港婚姻附有一个明确而狭隘的动机——“港女嫁内地男,图的是钱; 内地女嫁港男,图的是身份”。尤其是前者,更为少见。

这样的刻板印象,随着大陆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两地交流的增多,得到了质的扭转。

联姻

尽管父母当初并不太支持,陈莎依然决定要从香港嫁到北京。在香港时,陈莎是一位普通的公司文员,结婚移居北京之后,她决定辞去工作在家当主妇。在快节奏,压力大的香港这是件不太可能的事。

陈莎有些介意别人总是会把“香港人”这个标签带入到她的婚姻生活中去。“这些年,内地和香港的差别越来越小。”陈莎说, 与丈夫初次相遇时,她发现两个人有如此多的相同之处,“甚至连最爱听的粤语歌都一样,他也从来不认为‘香港女孩’就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或者是要特意迁就我什么,我们两个人完全平等。”

但文化差异小,并不意味着在生活中没有碰撞。陈莎的丈夫第一次去陈莎家时,惊讶于一家四口人挤在40 平方米的廉住房里。“这在内地应该是‘穷困’的表现吧, 实际我们的收入相差不大,但我丈夫家的房子面积是我家的两倍多。”

在与丈母娘吃饭的时候,陈莎的丈夫无意间提到了养孩子的话题,引发起了一场纷争。

“我妈妈第一句话就是,‘香港不像大陆,我以后不会帮你们带孩子的’。”陈莎说,“我丈夫最初是有点害怕和我家人一起吃饭的。”二人世界之外,他们曾为奶粉限购令、反水客、占中、中港足球队交战等事件,产生过争执。

但每次争论之后,一家人依然能够一起坐在餐桌前吃饭,这在陈莎看来,是她婚姻中最宝贵的一点, “我们彼此尊重,即使双方有时观点不同。”

逆转

1992 年内地歌手艾敬发表了歌曲《我的1997》,这是一首有关跨境恋情的歌,歌里唱到“1997 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香港,和他去看午夜场”。在当时的人看来,陆港婚姻是遥不可及的事情。

陈莎的一个阿姨在上世纪80 年代末费了许多功夫,把自己从广东嫁到了香港,“倒贴”给了比自己大10 岁的男人,但到了香港后才发现,对方也只是普通的工薪阶级,尽管都说粤语,但是文化差异巨大,那位阿姨大部分时间都是守在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看着窗外发呆。

“当时内地普遍很穷,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元人民币,而港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是100 比130。”陈莎说,“那位阿姨以为穿着西装打领带的都是富豪。”

现如今内地发展好了,陈莎的阿姨开始一遍遍嘱咐自己的女儿和陈莎本人,“一定要嫁到大陆去”。

从事深港婚介20 年的金凤凰婚恋集团创始人刘金对此感受很深,上世纪90 年代初,她牵“红线” 的夫妻中,“香港男”最具优势, 哪怕年龄很大、有过婚姻,依旧是大陆婚恋市场上的“抢手货”,“老夫少妻”的组合极为常见。 为了拿到香港身份,有的人甚至不惜以“骗婚”、“假结婚”的方式。

趋势

“港女北嫁”正成为内地与香港跨境通婚群体中一块迅速扩大的版图。打开金凤凰婚恋公司的网站, 在“香港专区”一栏,可以看到寻求伴侣的香港女性占了一大半,其中不少还是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的“三高”女性。

此外,“北娶”港男已从中老年草根工人扩展到青年专才,北上定居家庭也逐年增多。 在这些跨境婚姻中,双方学历、经济能力日趋匹配,“门当户对”的组合逐渐成为趋势。

香港特区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助理主任黄敏告诉《侨报》记者, 2016 年中期本港人口为734 万,当中男性人口有337 万人,女性则有364 万人,即每千名女性比925 名港男,较十年前的961 名港男进一步减少,男女失衡情况加剧。

“同时,陆港婚姻给人们的印象发生了极大的改观,”黄敏说。随着越来越多的香港女孩到大陆来工作学习,她们对大陆男青年的了解增多,观感转好。

此外,香港高昂的生活成本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2017 年全球房价最贵地区排名中,香港位居第一, 连续7 年蝉联全球最难负担房子的城市,其最高房价可达74 万元人民币每平方米。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