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冈仁波齐》:文艺片票房超6000万 中国观众被低估了吗?

2017-07-04 20:45 来源: 侨报 作者:钟颖 字号:【

侨报记者钟颖北京报道】一部电影的美,并不仅仅取决于戏剧冲突,还有人们感受到的一种别于日常的纯粹。通过中国第六代导演张扬的“上帝视角”,《冈仁波齐》用伪纪录片的手法,描述了藏族人匍匐朝圣的艰难过程。影片不在宗教问题本身上来纠缠,而用琐碎的细节增加了符号意义,构成了一部以信仰为卖点的土鸡汤国产电影。

352

《冈仁波齐》剧照

毋庸置疑,《冈仁波齐》是独特的,电影也跟普通人是有距离的,但也是为喧嚣都市人量身定做的它,即使有观众认为很烂,也不好意思骂它,因为它太关乎人的心灵了。在这部小成本文艺片中,导演和观众其实不谋而合:一个给信仰,一个为寻找片刻的宁静——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和谐的消费者与生产者了。

“苦行僧”公路片

票房超过6000万人民币的《冈仁波齐》,是7月中国国产电影保护月的开门之喜。对《冈仁波齐》最初的想象,观众或抱着对藏族文化的窥探欲而去的,但在电影院中,高潮反转、人性剖析、矛盾冲突等传统桥段迟迟却未能来临。

是的,这部电影有些太过简单了:藏族人尼玛扎堆在父亲去世后决定完成父亲的遗愿,带着叔叔去拉萨和神山冈仁波齐朝圣。这年恰逢藏历马年,是释迦牟尼降生和成道的年份,也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传说诸神会聚集冈仁波齐,在藏传佛教中,转山一圈,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

村庄里很多人都希望加入尼玛扎堆的朝圣队伍,队伍最终凑出了11人,这些人陷在日常带来的原罪困惑中,都有自己不可打开的结,想去神山冈仁波齐赎罪:有即将生孩子的孕妇,有每天喝的酩酊大醉的屠夫,有身体有缺陷的残疾少年,有家里遭受飞来横祸失去亲人的中年夫妇,还有他们才刚刚9岁的女儿。

去冈仁波齐的路,长达2000多里,耗时一年的朝拜,为电影建立了叙事脉络。朝圣路上,他们找来一辆拖拉机用来运送食品和物资,也没有举办任何仪式。电影中,镜头切换,男女老少匍匐在地,磕起长头,朝圣之路就这样开始了。

这群人日出而走,日落而歇,等暮色来临,便找一片空旷地带搭起帐篷,去附近的河里取水,酥油茶就着一小块腊肉当晚餐,睡前在老人的带领下念经文,大家一起睡在大通铺中,在这一年的朝圣途中,无畏严寒酷暑,无畏生死,只是不断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一路上并没有发生平常电影中预测到的互相猜疑和争吵,也没有刻意的渲染悲壮的情绪。他们怀着同样的信仰,低着头一步一步的继续他们的朝圣之路。没有钱了,大家去打工,赚得旅费继续上路;遇到风雪,顶着风雪磕头,遇到水坑,在水坑中匍匐。如果说唯一的争议,就是途中的一个老者,批评年轻人磕头不够标准,小女孩走路的步子太大了。

生完孩子的产妇,休息了几天后就继续朝圣,孩子哭了,她就爬上拖拉机里面的货箱给孩子喂奶。让人感动的是,9岁的小女孩给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跟每个人的对话如出一辙,翻来覆去都是“你想我吗?我想你了。”

携带物资的拖拉机被一架赶着送人到医院的车不小心撞坏了,大家很快就原谅了肇事者,肇事者扬长而去。但拖拉机坏掉了,男人们就去掉车轮,几个人用力拉着车走,而拉到几百米外,再走回原点,重新磕头到几百米外,朝圣的路,一步都不马虎。

在路上,朝圣的老人在某一天早晨再没有睁开眼睛,大家请来喇嘛,把他葬在神山的怀抱,没有痛哭,只有祝福。 直到影片末尾,画面停滞在大雪纷飞中,那些跪着的朝圣者,他们刚在神山冈仁波齐安葬完老人,然后继续跪拜着磕头上路,那动作重复了上万次,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没有哭泣,没有感伤,因为他们明白,人只是这轮回中一环,自然而然就好。

追逐信仰的人,他们只管磕头,一路朝拜,自然歇息睡眠,而神在看着他们。直到影院的灯光亮起,屏幕上开始滚动字幕,所有的观众都静默如迷,肃穆庄严,久久不肯离席。这部类似苦行僧般的公路电影,多么像人生:由碎片堆积起来的真实和虚幻,四季变迁,生生不息。

这种苦行僧式的公路片,用自己独特的节奏吸引了观众,阐释人生生老病死等宏大的命题,中国第四代导演谢飞甚至在豆瓣上评价他,“影片采取了一种纪录-戏剧的样式,让我们近距离地接近和感受了一次藏民族的文化与精神,实属可贵。”

信仰成最大卖点

据说,导演张扬带着20多人团队,从2013 至2014 年,历时一年,制成这部电影。11位当地藏民被选中后,几乎本色出演,摄制组只进行纪录片般跟随拍摄。一年下来,12位藏民与摄制组一起,经霜雪历冬夏,看到碎石,看到洪水漫过马路,才走完了艰辛真实的朝圣之旅。

就影片本身,作为中国的第六代导演代表者的张杨,其风格凸显无疑,张扬没有通过制造幻觉的快感向市场妥协,而是更多地关注那些难以企及的超越性日常,在影像风格上,强调真实的光线、色彩和声音,大量运用长镜头,形成纪实风格。

影片的主题跟佛教中的人生七苦呼应,只有经历了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人生才是一个圆满。一场朝圣说是朝圣,不如说是一个轮回:朝拜路上女人产子和老者最终死亡的场景,以及藏民朝圣路途中跟发廊妹那似有似无的暧昧,但这份日常中可能的爱情,仍然在朝圣者去往神山,发廊妹不愿意跟随而无疾而终。死亡和新生,过客和停留,一环环相扣,构成了《冈仁波齐》的主题照应。

《冈仁波齐》中,特写的镜头并不多见,反而是长镜头和大场景为主。比如,一行人到了公路,公路的弯弯曲曲的大场景便跃入眼中,到了安营扎寨的平地,摄像师又从山间拍摄这群人,这种上帝视角的俯视感,周围的事物和人物融合,画面展示出天人合一的和谐感也揭示另一层意境:一场因为宗教而缘起的朝圣,神自然也注目着信仰。

不过,尽管赞誉满屏,对《冈仁波齐》这部电影的最大的疑问或质疑,也莫过于它整部作品组织的架构与思路,它并非是一部原生态呈现真实的纪录片,而是有着类纪录片风格而填塞剧情的“公路片”。在震撼之余必须承认,电影其实跟普通观众有着距离感,熟悉一般电影的矛盾冲突口味后,看《冈仁波齐》常常会走神。

对于影片的批评者来说,看着一行十多人从家中一直磕头匐行,中途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山石滑落、生病、缺钱打工、老人在到达之际去世等突发的甚至有些“卖苦”意味的情节时,实际上又会感到不适。这些苦难来自于许多家庭亲自经历的叠加,将这些叠加事件都强加到一行人身上,过于戏剧感,也太过刻意。

如果剧情不那么具备突发性和戏剧性,如果事先不知道这是排演好的剧情片,许多观众甚至有可能会认为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纪录与再现。换句话说,朝圣本身再美,但当它定格在一个个打磨的场景上时,它便不再具有生活本身的厚度,只剩下营造的消费感和苦难感,这也是这部电影的症结所在——外来者的视角,带来了无可避免的消费感,在每一个精心营造的场景里随处可见,高楼林立的都市观看客,是不是在消费一种虔诚呢?        

中国观众被低估

还记得去年《百年朝凤》宣发之时,正因为制作人惊天一跪,带来议论和口碑。《百年朝凤》,这部第五代导演吴天明的遗作,本来刚硬扎实的电影,非要用这种非常人的手段来引起注目,这恰恰说明,不是电影不好,而是观众的口味被好莱坞大片给惯坏了,这背后深深掩藏了一个严肃的命题:中国电影在等自己的观众。

就在影片上映之前,在刚刚闭幕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中国著名导演冯小刚炮轰中国电影观众,认为“垃圾观众”造成了“垃圾电影”,像打脸一样,冯导叨叨怨怼,观众必有回声!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内地电影市场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电影市场的泡沫逐渐开始被清洗,比如小鲜肉不再受欢迎,电影节也不再处处谈IP,行业人员叫嚷着“资本寒冬”......资本开始寻找真正优质和稀缺的内容,艺术电影、纪实电影的机会由此而来,市场给观众更丰富的选择,而观众也在变得越来越成熟。

正在上映的《冈仁波齐》、《重返狼群》、《忠爱无言》三部纪实类国产电影中,票房均突破2000万人民币。尤其是《冈仁波齐》,上映半个月票房已经突破6000万元,上座率更连续多日保持第一,豆瓣评分高达7.8分。相比之下,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5》累计票房达到13亿元人民币,豆瓣评分4.8分,恶评如潮,在北美上映两周的累计成绩也只是勉强突破1亿美元。

今年以来,从《摔跤吧!爸爸》开始,这部印度电影最先因为电影巨头公司互相掐架而被故意屏蔽,取得好口碑后,影院被迫增加排片,普通观众一次次走进了影院,电影票房逆袭超过10亿人民币。可以说,《摔跤吧!爸爸》改变了人们对“中国观众”的刻板印象,到了《冈仁波齐》这样的电影,新闻纪实IP正成为华语电影征战大银幕的一股清流,似乎也对“中国观众”进行了重新画像。

往常,人们习惯的大片,往往有震撼的音效,观众即使发出声音,也没有人会注意。但是,《冈仁波齐》是如此的安静,周围任何嗡嗡声都变得难以忍受,面对一群虔诚者的信仰,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你,小声一点,别打扰他们。观众的观影自发的静谧感也侧面说明了,对影片,越来越成熟的他们给予了足够的耐心和尊重。

对投资仅1300万元的文艺片《冈仁波齐》来说,如今超6000万人民币的票房,是七月国产电影保护月的开门之喜,这与去年制作人为《百鸟朝凤》下跪的惨烈相比,这些纪实类、现实类电影短短一年之后备受关注而让人感怀,其背后的命题也直指中国观众:越来越成熟的他们是不是一度都被低估了?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