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中美关系 > 正文

美中专家同发报告:以新型方式应对新型难题

2017-07-07 01:59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徐一凡 字号:【

25

美中两国专家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美中关系报告发布会的现场。侨报记者徐一凡摄

【侨报记者徐一凡7月6日华盛顿报道】7 月6 日,研究中国问题的数位美中专家齐聚华盛顿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共同发布《管理美中关系:美国和中国视角》(Managing U.S.-China Relations: American and Chinese Perspective)。出席发布会的只是参与该报告编写的部分专家。过去一年,美国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张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卜睿哲(Richard Bush)、易明(Elizabeth Economy)、冯德威(David M. Finkelstein)等与中国著名美中关系学者王辑思、袁鹏、赵明昊、何帆、朱锋等,经过现状梳理和深入研究,就“管理美中关系”分别撰写了报告,最终形成了两份“平行” 报告。报告是分别撰写、编辑,而主题相同,也都涉及经济、政治、军事、安全、全球治理等领域,提出管理美中关系的建议,研判、预测美中关系的未来。

美方报告:选择建设性路径

美方报告指出,中国与美国的政治格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在观察中国变化的同时,美国也在经历变化。50 年来,美国已经将中国的崛起视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略发展。同时,美国也从长期的冷战中崛起,成功形成了基于广泛的自由国际主义、塑造了20 世纪下半叶的联盟。中国的崛起和自由国际秩序的成功,其结果是人类条件的历史性巨大改善。但是这些变化也产生了一些势力,同时对中国和美国构成挑战。全球化带来很多好处,但也造成了每个国家焦虑于政府控制外界势力的能力。

报告认为,这些形势和变化提出了几个重要的问题。比如美国是否该试图遏制中国;中国是否想把美国踢出亚洲。

关于第一个问题,45 年来遏制中国从来就不是美国对外政策的重点;美国战略一直是将中国纳入国际体系,而非孤立或遏制中国。但“重返亚洲”的演讲让中国分析家们开始争论美国是否终究宣布一个遏制中国的大战略。其实美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互相依存、互动性非常强,所谓“遏制中国”既不是美国的目的,也根本不可能成功。美国不会这么做,亚洲国家也不会参与。

关于第二个问题,美国担心中国通过第一岛链——第二岛链,最终把美国推出亚洲。中国领导人明确表示不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但同时坚持认为中国应当主导亚太地区。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其他亚洲国家也在担心他们的主权。他们希望和中国建立紧密的经济联系,但并不愿看到以中国为中心的地缘政治体系,因此他们努力让更多的美国力量留在亚洲。基于这些,对于这两个重大问题的回答是“美国无法遏制中国”、“中国无法把美国踢出亚洲”。

在这两个答案的基础上,第三个重大问题出现了,就是:美中建立怎样的工作关系以保证其他亚洲国家的合法权益。专家们分析,历史因素导致“不同的景观”。日韩等美国盟国能看到美国提供了他们独立于中国势力之外所需的支持,还有一些亚洲国家更愿意适应中国。而美国不能接受美中双边工作关系要排除其他亚洲国家的合法权益与关切,就是美中关系未来的中心挑战。美国认为盟国的地缘政治利益不能从属于美中关系,中国认为其他亚洲国家默许中国处于地区主导地位——这里的不同观点无法调和。

但报告强调,美中“并非注定对抗”。美中之间若紧张局势升级将造成灾难性后果。两国利益有很多一致之处,都不愿意为恐怖分子等利用、都不愿破坏国际秩序;金融体系把两国连接在一起,紧密相连的商业对丰富各自的社会意义重大;美中对于两国相融合的利益需要一个新的评估过程。随着中国作为全球合作伙伴作用的上升,自然在全球事务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美国应当支持由此而来的国际机构调整。同时,美国是重要的亚太力量,中国也是突出的亚洲力量,双方需要强有力的双边机制进行危机管理,尤其是应对意料之外的危机问题。这些机制会成长起来,最终塑造未来。

美方报告总结,几十年来东亚的巨大变化正逐渐形成挑战,挑战惠及各国——包括美国与中国—— 的和平与繁荣。变化常常引发恐惧; 如果管理不明智,可能会导致冲突。美中两国有责任选择更具建设性的路径;而这个选项也是存在的。

中方报告:探索双赢新路径

与美方报告相比,中方报告加了一个副题《寻找双赢关系的新路径》(“Exploring a NewPathway to a Win-Win Partnership”), 这给中方的报告树立了明确的中心思想,即“超越分歧,走向双赢”。

报告指出,特朗普从2017 年1 月起担任美国总统,中共十九大将在下半年召开。中国希望中美关系不因两国国内政治的变动而出现严重颠簸,能在新起点上取得新进展。中美关系总体稳定、日益复杂,合作与竞争都在上升;在国际秩序面临更大挑战的背景下,中美关系处于冷战后的新一轮重大转型之中。双方领导层应高度重视中美彼此的战略误判,两国关系“战略漂移” 会带来重大风险和代价。

报告分析,之所以说中美关系处于重要转型阶段,首先因为中国和美国各自内外政策都出现重要变化。就中国而言,中国开启新一轮改革进程,同时实现初步崛起,努力从全球视角审视和推进外交政策,中国的海外利益迅速扩展,也要求中国更加主动地参与全球事务,并在世界政治、经济和安全格局中确认自己新的定位。美国则面临着“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挑战, 致力于推进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变革。对外政策上,美国从未放弃对“全球领导地位”的追求,并通过维系同盟体系、重塑国际规则、主导国际机制等方式巩固这一地位。中国与美国的差距,经济硬指标方面缩小,军事和软实力差距仍大。

第二,中美关系所面临的全球环境除了变化,双方围绕国际秩序问题存在较大分歧。中美“规则之争”主要表现在,中国大力推动全球治理和国际体系变革,在政治领域主张“国际关系民主化”,而美国继续鼓吹巩固“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坚持“你输我赢”的论调。在国际海洋法、网络安全方面,中美也缺乏规则上的共识。当前的国际形势要求中美等大国协调合作,加强国际秩序建设,促进全球范围的经济繁荣和社会公正。

第三,亚太地区的战略态势正在重塑,这对中美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美国近年来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调整,种种举动加大了中国疑虑美国正在实施对华“遏制” 战略。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外交更为积极主动,通过“一带一路”等倡议强化影响力,同时坚定捍卫领土主权权益。八年来,中美首次在亚太出现利益的直接对撞。

第四,两国决策环境出现变化, 国内因素、“第三方“因素的影响增大。多方面处于调整期的两国,加上社交媒体的发达,各自的民意、民间舆论常常发酵,加大中美政府达成战略谅解的难度。朝鲜、韩国、日本、越南、菲律宾、俄罗斯等“第三方”因素的牵扯近年也渐多。报告还提及,两国在价值观和政治方面的分歧仍很突出,成为未来中美关系发展的重大阻碍。

报告认为,近年来中美关系总体保持稳定,在互相理解、管控分歧、避免危机方面,两国政府是成功的,也有能力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防范两国关系“脱轨”。但两国关系仍呈现较大脆弱性和战略误判的风险。两国的怀疑和不信任更多更深,国际秩序问题开始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而未来数年,世界仍处于既有秩序受冲击、新秩序未建立的特殊阶段,增加了中美关系整体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中美关系未来走向激烈冲突还是维持竞争与合作及至稳定合作大局,两国需要做出战略选择。

报告强调中美避免战略对抗是有可能的,两国的“结构性合作” 有巨大动力。未来10-20 年, 两国需要新的战略合作框架,中国需要应对的核心挑战是“权力”,即如何更好地使用自身不断增长的权力,如何构建在国际层面上,维护和平和促进繁荣的能力与参与制度建设的意识。美国的核心挑战则在于是否知道自身追求的“绝对优势” 已经不符合现实,能否适应于中国等新兴大国分享权力和协调合作的需求,如何以更包容的态度推进国际秩序改革。中美关系的走向成为塑造未来世界的最关键因素,管理中美关系也成为两国最艰难的挑战。中国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就是为了管理两国之间“竞争性共存”的关系;不是博弈,而是必然之举。

在避免中美战略对抗方面,报告也提出了建议。一是就国际秩序愿景进行持续沟通,中美应当成为全球持久稳定的共同维护者。二是加深理解彼此的发展道路和历史文化,避免做出战略误判,更好应对国内因素对双边关系的影响。三是对“第三方因素“进行更好的管理, 避免被干扰甚至被绑架,发挥“第三方”正面效应。四是中美应大力培养“合作的习惯”,探索以“新型” 方式有效应对“新型”难题。五是中美双方应找到界定相互关系的便于表述的准则(formula),建立更为通畅、坦诚、高效的对话机制。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