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中国体育“举国体制”将生变?

2017-07-07 23:20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其实,此次中国国家乒乓球队管理模式调整只是中国体育改革的冰山一角。在刘国梁之前,中国羽毛球队和中国射击队也进行了类似改革,李永波和王义夫分别卸任中国羽毛球队和中国射击队总教练,两支队伍不再设总教练和副总教练岗位。

上述改革的推动力,或与2016 年底刚上任的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和中国体坛当前面临的一些问题不无关系。里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成绩滑落、2020 东京奥运会日益临近、体制改革箭在弦上……一系列棘手又迫在眉睫的问题已经摆在了苟仲文面前,这位外表斯文又被身边人称为“雷厉风行”的新局长该如何接招?

“点名姚明能当篮协主席”、“足管中心正式裁撤”……苟仲文上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已经让外界感受到他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和行动, 尽管他看上去还带着学者型官员的十足书生气。

5

2016 年11 月21 日,中国国务院任命苟仲文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北京2022 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执行主席。中新社

4

今年6 月28 日,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在成都出席FIBA(国际篮联) 3X3U18 世界杯开幕式。今年2 月23 日,姚明当选新一届中国篮协主席。中新社

点将姚明

2016 年12 月28 日、29 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大楼中异常热闹。体育总局新任局长与各省市体育局长的会议就在楼里举行。这是苟仲文上任后,第一次直面各地方体育局的掌舵人,也被外界视为是新局长“施政纲领”的发布仪式。

综合《杭州日报》、腾讯体育报道,12 月28 日这一天,国家体育总局原局长刘鹏正式卸任,坐在一旁的苟仲文只做了例行的发言,戴着银边眼镜、看上去有些消瘦的他并未多说什么。

“说得不多,多数时候是在听。”28 日的会议后,一位协会负责人这样形容对苟仲文的初印象。

这似乎符合了苟仲文斯文学者的形象。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儒欣曾多次在涉及高科技的会议上见到苟仲文,“发言比较专业而且简洁,很少长篇大论。”

从政多年,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信号、电路与系统专业的苟仲文一直被同僚视为“专业型”人才。

不过,苟仲文在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时的老部下徐晓兰却表示,老领导苟仲文虽然做人低调,但做事绝对果敢,雷厉风行。

28 日的大会后,中国体育总局正式迎来苟仲文时代,29 日的分组讨论会和苟仲文的总结发言,才让大家真正见识到这位新局长的“个性”。

12 月29 日,为期两天的体育局长会议闭幕,苟仲文更全程亲自撰写了自己的发言稿,并未借助任何工作人员,近一个半小时的讲话中,他几乎全程脱稿,而话题多是围绕着“改革”,更多次“语出惊人” 直指台下各中心协会官员存在的问题。

尤其是点名篮管中心,苟仲文直言不讳的说:“体育人做体育事, 姚明就很适合做篮协主席”,而此时,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就坐在台下。

在被新局长苟仲文“点名”两个月之后,今年2 月23 日,姚明当选新一届中国篮协主席。

曾叹“体育圈水太深”

2013 年年底,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加快实施政社分开,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随着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各中心协会“脱钩” 的进行,总局内部、各中心系统多年积攒的问题在改革中都一一暴露出来。

据媒体报道,苟仲文上任之初, 曾经和身边人感叹:“体育的水很深。”他曾告诫自己和身边人:“改革的第一步就是认清体育系统的复杂性。”

2016 年2 月,足管中心(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撤销,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完成,但各地方足协的脱钩仍未完全完成;而在参加本次局长会的不少各地方体协人士的反馈中不难发现,“脱钩” 过程中,体制内人员安置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问题仍较为尖锐。

翻看苟仲文简历不难发现,他曾于2000 年10 月任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对赛迪集团进行了股份化改制,成功主导了赛迪集团改制上市。

拥有体制内改革的经验显然是他最大的优势。从政以来,从未涉足体育领域,这一点也被外界认为是他被选中“不受各方利益牵绊进行改革”的原因。

其实,除了拥有体制内改革的经验,苟仲文对改革一直很有魄力。

2014 年,在担任北京市委常委、教育工委书记期间,苟仲文曾铁腕取消“共建”,堵住特权入学通道。

过去,国家部委、事业单位、央企都会和一两所优质中小学签订“共建”协议,保障职工子女优先入学,这一做法因有违教育公平广被诟病。苟仲文推动取消“共建”, 多少也触及了一些既得利益,阻力可想而知。

当时苟仲文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说:“面对择校顽疾,我们等不起、拖不得,必须果断解决、当断则断。”

未来或效仿美英模式

2016 年11 月21 日执掌国家体育总局后,苟仲文曾在总局内部公开表示,“国家体育总局就是政府职能机构,各项目中心给国家队服务,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乱就乱在这里。”在苟仲文看来,一位运动员在获得金牌时,身后有几十个、几百个指手画脚的人,这一点他十分不解。

“我们现在不是举国体制, 是举中心体制,处长(各中心主任是处长级别)选对了,项目就好了;处长选错了,就都瞎了。” 在一次总局内部公开讲话时,当着各中心主任,苟仲文直言不讳, 让坐在台下的各中心主任不敢多说一句话。

一位金牌项目的总教练透露, 在与苟仲文的两次长谈交流中,新局长都提到“扁平化”管理的模式,即苟仲文直接对话各金牌大项总/ 主教练,未来,弱化各中心的行政权力势在必行。

2016 年12 月29 日下午, 国家体育总局为期两天的局长会结束。“感觉新局长面临的压力很大, 毕竟竞技体育和体育产业两者都不能放。”一位参与局长会的地方体育局局长这样表示。

去年里约奥运,中国体育代表团取得26 枚金牌首次被英国超越,同时也是2000 年后,中国代表团在奥运会上取得金牌数最少的一届。与此同时,日本队以12 枚金牌位列奖牌榜第6 位,而2020奥运在即,4 年后的东京, 日本已对中国军团的亚洲领军地位“虎视眈眈”。

苟仲文上任后,谈及2020 东京奥运,他多次和身边工作人员表示:“咱们准备好了么?反正我知道人家日本准备好了,还相当有底气。”

据参加局长会的某协会负责人透露,在新局长的推动下,未来中国体育传统的“举国体制” 模式将有重大改变,或仿效英美等国家的策略,成绩好的项目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潜在项目国家和省市结合搞,而无法获得奖牌的项目将完全社会化。“‘谁有能力谁来做,国家队不再养那么多人’,这是新局长的原话啊。” 一位地方体育局局长这样表示。

据悉,在上任后第一时间, 苟仲文已与众多重点项目的负责人、教练员约谈,其中就包括中国女排主帅郎平,更与郎平单独深聊了近3 个小时,极力挽留郎平留任的同时也倾听一线教练员在训练、比赛中遇到的问题。

在与郎平交流后,苟仲文对身边人坦言,国家队后勤保障对于球队的重要性,“优势项目要都能像女排的后勤保障一样。” 他在局长会议上还特别提到,在他的设想中,备战冬奥期间,所有的项目可以拥有24 小时,365 天都能安安心心训练的环境。

今年5 月18 日,排管中心主任李全强证实,郎平将担任中国排协副主席。随后,中国羽毛球队和中国射击队也进行了管理改革,李永波和王义夫分别卸任中国羽毛球队和中国射击队总教练。

从之前姚明和郎平出任各自协会主席、副主席,再到中国羽毛球队和中国射击队换帅来看, 刘国梁的这次职务变动并非个案。体育总局希望贯彻协会负责制, 转变总局职能,今后总局将有望变身为真正的管理机构,鼓励具备条件的运动项目走职业化道路, 稳步推进职业体育发展。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