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国新闻 > 正文

特公子电邮曝光 坐实通俄

2017-07-12 00:56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周二, 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通过推特公布了他与音乐界公关人士罗布·勾德斯东(Rob Goldstone)通讯的一些电子邮件。这些邮件显示,他去年6 月9 日曾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内与俄罗斯女律师娜塔丽亚·维塞尔尼茨卡娅(NataliaVeselnitskaya)会面,想从她那里得到俄罗斯政府提供的“高级敏感”、不利于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信息。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小特朗普当时把这些邮件抄送给了特朗普的女婿贾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竞选团队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而他俩也参加了那次会面。

尽管特朗普律师的发言人称特朗普不知道此事,也没有参加, 但这个最新发展却使人们更加怀疑特朗普团队在去年总统竞选期间与俄罗斯政府有过暗中勾结。

08

7 月11 日,一些民众在白宫外面游行,要求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一名示威者装扮成特朗普,胸前牌子上写着“普京的木偶”。美联社

抢先公布电邮 要让事情变得“透明”

周二,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公布了他与音乐界公关人士罗布·勾德斯东长达4 页的“关键电邮”内容截图,称此举旨在让他和一个俄罗斯律师会面的事情变得透明。这些电邮显示,他曾被告知俄罗斯政府支持他父亲竞选总统。

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报曾告知小特朗普,它将在近期曝光有关他密会俄罗斯女律师的报道中提到的电邮。小特朗普随后抢先公布了那些电邮。小特朗普和勾德斯东的电邮显示,小特朗普在得知一个俄罗斯律师手中握有希拉里的黑材料后,在特朗普大厦安排了会面。从屏幕截图中显示,勾德斯东在电邮往来中告诉小特朗普,他正在安排见面的这个律师是“俄罗斯政府的律师”,但信中并没有写出这名律师的姓名。

小特朗普在声明中称,他公布整个“交流链”是为了让事情变得透明。他说:“他们告诉我,他们知道希拉里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对政治竞争对手的调查。一开始我希望打电话沟通,但未成功,他们称这个女律师在纽约,所以我询问是否可以见面。”

他接着说:“最终我决定见面, 如这位律师所说,她是一个私人律师,并非政府雇员。”

急切见俄律师 想获希拉里黑材料

那个女律师就是娜塔丽亚·维塞尔尼茨卡娅。她周二早晨说,她与克里姆林宫并无关系,手中也没有所谓的希拉里黑材料。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6 年6 月3 日,勾德斯东的电子邮件中明确说,俄罗斯政府希望帮助特朗普。勾德斯东提到关于希拉里的信息,”很显然这是很高级别和很敏感的信息,但这是俄罗斯政府对特朗普先生的支持”。

勾德斯东与俄罗斯政府颇有渊源。他是俄罗斯流行歌星艾敏·阿加拉罗夫(Emin Agalarov) 的经纪人,其父亲是俄罗斯房地产开发商阿拉斯· 阿加拉罗夫(ArasAgalarov),也是2013 年“环球小姐” 选美活动的赞助者。

小特朗普公布的电子邮件内容中,还包括他和勾德斯东在特朗普大厦的会面安排。他称这是他和勾德斯东的“完整交流链”。

勾德斯东告诉小特朗普,“艾敏联系我并告诉我一些非常有趣的信息,俄罗斯检察官刚才与他父亲阿拉斯见面,谈论了一些可以证明希拉里有罪和她与俄罗斯来往的内容,对你父亲的竞选非常有帮助”, “这批资料十分敏感,代表俄罗斯政府对特朗普的支持”。

小特朗普显得对希拉里的黑材料十分感兴趣。“如果你说的属实,我很喜欢。我们应该找时间见面,最好是在今年夏天,”他写道。“下周我回来后,可否先通个电话?”

勾德斯东也显得对促成此次会面十分急迫,他在电邮中特别指出,“一名俄罗斯政府律师”将提供有关希拉里的材料。去年6 月6 日, 他再度发邮件询问小特朗普:“请让我知道你是否能与艾敏就有关希拉里一事通电话,我希望我们能安排一个你方便的时间。”

负责穿针引线的勾德斯东与俄罗斯房地产开发商阿拉斯·阿加拉罗夫关系匪浅,后者不但曾与特朗普合伙做生意,而且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好友。

双方又来回数封邮件谈论电话一事,最终勾德斯东说,有一名俄罗斯女律师从莫斯科到纽约,可以面谈。最后,他们敲定于去年6 月9 日下午4 点在特朗普大厦会面。

勾德斯东在稍后的电邮中写道,他不会参与小特朗普与这位俄罗斯律师的会谈,“基于保密安全, 晚一点我会把两个与会人士的名字传给你”。

小特朗普还在邮件中写道:“马纳福德和我妹夫也将参加此次会面。”

之后,他把整个邮件抄送给了库什纳和马纳福德。

09

7 月11 日,小特朗普在纽约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视台采访。美联社

涉嫌勾结外国 或违反联邦竞选法

在公布这些电邮几个小时之前,小特朗普发了一条推文为自己辩护:“媒体和民主党人对俄罗斯故事投入了极大的热情。我们的这次见面是1 年多以来他们获得的唯一内容,我理解他们的失望!”

不过,民主党人显然不认为这件事可以不了了之。希拉里竞选搭档蒂姆·凯恩说,小特朗普的行为可被归类为叛国,“我们不能超越法律界限”。

小特朗普密会俄罗斯律师的行为是否违法,竞选律师肯尼思·格罗斯(Kenneth Gross)指出:“最新的情况会令小唐纳德·特朗普受到调查,他可能违反了联邦竞选法律。”他说,联邦法律明确禁止外国人和外国企业为政治选举的候选人进行竞选融资,或是向支持某位候选人的组织捐款,也禁止候选人寻求或接受外国政府或组织的竞选帮助。所谓的竞选帮助可以来自“任何形式”,包括提供竞争对手的负面信息。

联邦司法部前发言人马修·米勒(Matthew Miller) 直言, 小特朗普已经承认犯罪。他说:“这是在竞选期间寻求或接受外国价值的罪行,以往一直没有发生的原因, 是我们从来没有一次竞选与外国政府有如此的勾结。”

他补充说,以贿赂及勒索的案例而言,当中牵涉的不一定是金钱。他说:“那可以是资料,因此他(小特朗普)已经算是认罪了。”

米勒认为,正在调查通俄丑闻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也希望传召小唐纳德·特朗普作证。

赞赏长子公布电邮举动 发声明为其“透明”叫好

侨报记者徐一凡报道,周二,白宫副新闻秘书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在白宫记者会上宣读了特朗普关于其长子“邮件门”的声明。特朗普称赞儿子“品格高尚”,并表达了对其“透明”的赞赏。除此之外,白宫没有提供任何关于特朗普团队在去年总统竞选期间与俄罗斯有接触的信息或评论。

白宫副新闻秘书桑德斯在当天的白宫例行记者会上,被一系列有关于小特朗普“邮件门”的问题包围。

记者们的问题或关于特朗普长子与俄国律师会面并试图接受俄罗斯政府提供的关于不利于希拉里·克林顿的信息,或关于白宫计划如何回应这一事件,或关于目前爆出的信息是否已经证明民主党对特朗普团队在大选期间和俄罗斯政府勾结的指控,或关于正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是否依然符合安全标准,等等。

桑德斯对绝大部分问题的回应是“不知道确切过程”、“请提问小特朗普的律师”。不过, 她宣读了特朗普关于此事的一份简短声明。全文只有一句话:“我儿子是个品格高尚的人,我为他的透明鼓掌。”(My son is a high-qualityperson and I applaud his transparency)

10

俄罗斯房地产大亨阿拉斯·阿加拉罗夫与特朗普和普京关系不一般。网络图

小特朗普邮件投下震撼弹 恐动摇特朗普任期

这一年,特朗普和他的家人、幕僚、副总统、发言人反复辩解, 希望证明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操纵美国总统选举的阴谋无关。然而,小特朗普周二公布的邮件却暴露了特朗普家人和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的隐秘关系。那些邮件显示,特朗普以前的商业伙伴把俄罗斯政府官员提供的有损希拉里的信息转给了特朗普团队。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纽约时报》有关2016 年6 月特朗普竞选团队骨干在特朗普大厦秘密会见俄罗斯律师的爆料降低了特朗普和他儿子之前所有控诉的可信度。特朗普大骂媒体有关“通俄门”的报道是“假新闻”,小特朗普则斥之为“谎言”。此事的性质比尼克松的水门事件还严重。

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知道什么?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特朗普私人法律团队发言人马克称,特朗普不知道那次会面。小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阿兰·福特法斯(Alan Futerfas)发表声明说:“特朗普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希拉里前竞选团队新闻发言人布莱恩· 法伦(Brian Fallon)说,小特朗普、库什纳和特朗普竞选团队主管马纳福德与俄罗斯女律师会面一事,特朗普不可能不知情,“我很难相信俄罗斯政府说要帮助特朗普竞选,特朗普自己却对此事一无所知”。

这个故事看起来很有戏剧性: 勾德斯东是俄罗斯流行歌星艾敏·阿加拉罗夫的朋友,艾敏是阿拉斯·阿加拉罗夫的儿子,而阿拉斯是俄罗斯房地产大亨,在“环球小姐”选美活动中与特朗普相识,成为好友。俄罗斯女律师娜塔丽亚·维塞尔尼茨卡娅和普京提名的检察长柴卡很亲近。音乐界经纪人勾德斯东把小特朗普和这些人串联起来,促成了小特朗普与维塞尔尼茨卡娅的会面。

这些邮件呈现的惊人事实是: 勾德斯东提供了从俄罗斯政府处得来的对希拉里不利的负面消息,而小特朗普十分希望知道这些。

另外一件事是,特朗普和马纳福德知道这些事情至少有1 年时间, 库什纳也是如此,他还被迫更改自己提交的安全检查报告内容。

国会民主党人为之震惊,共和党人则大多保持沉默。副总统彭斯希望和特朗普阵营保持距离,其发言人马克·洛特(Marc Lotter)周二说,彭斯对此毫不知情,那发生在他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之前。

现在不清楚的是,那些有关希拉里的黑材料最终去了哪里,它们对去年的总统选举产生了什么效果。美国情报部门已经认定俄罗斯政府干预了美国总统选举,帮助特朗普击败了希拉里。

再过1个多星期,特朗普上台就满半年了。这个新丑闻会威胁到他的总统任期。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注意白宫上周在德国有关叙利亚停火问题的协商了。白宫现在似乎已经无法推动立法议程,比如废除并取代奥巴马医保法。

现在已经很难想象特别检察官穆勒未来会减少对特朗普的调查。那么,穆勒又会发现什么呢?

11

7 月11 日,娜塔丽亚·维塞尔尼茨卡娅在莫斯科接受媒体采访。美联社

女律师:特朗普团队渴望得到希拉里负面信息

去年6月底与小特朗普和特朗普竞选团队骨干秘密会面的俄罗斯女律师娜塔丽亚·维塞尔尼茨卡娅(NataliaVeselnitskaya) 说, 特朗普阵营当时正在寻找有损希拉里的负面信息。

据《每日邮报》报道,维塞尔尼茨卡娅对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NBC News)说:“我从来没有关于希拉里的破坏性或敏感性信息。我也没有试图获得这些信息。很有可能是他们想要找到这些信息,他们十分渴望这些信息。”

“我不知道谁会参加会面,我只知道小特朗普会和我见面,”维塞尔尼茨卡娅说。她说,小特朗普只问了她一个问题,“那个问题是, 我是否有金融记录证明,用来资助民主党的资金是来自不法资源的”。

维塞尔尼茨卡娅说,她没有这样的记录。她还证实,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及其竞选团队主管马纳福特也在房间中。

“我能认出一名年轻的男士是库什纳,”她说,“他只在房间里待了一开始的7 至10 分钟,之后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另一个人在寻找他的手机,他在阅读什么东西,从来没有加入谈话。他是马纳福特。”

这场会面发生在2016 年6 月9 日,特朗普刚刚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维塞尔尼茨卡娅没有说是谁安排了这场会面,但她告诉NBC 新闻网,她到达特朗普大厦时,见到了罗布·勾德斯东。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