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硅谷高科 > 正文

“ 困兽”乐视

2017-07-14 00:52 来源: 侨报 字号:【

【侨报综合报道】随着债务危机的日益升级,贾跃亭一手创建的乐视帝国目前正在“去贾”!近期,在银行强势挤兑之下,贾跃亭及其妻子共计17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资产先后被法院冻结。无奈之下,7月6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和乐视网一切职务,以后将专注乐视汽车业务。值得关注的是 ,11天后,也即7月17日,乐视网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乐视网新任董事长。谁将执掌贾跃亭离开后的乐视网?去年11月向乐视投资了约150亿元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极有可能入主。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半年时间里,孙宏斌把乐视做了“黄金切割”。孙宏斌拿到了乐视最优质的资产——上市体系,贾跃亭让出上市公司一切职务,专心去做乐视汽车。而对于债务危机最严重的乐视非上市体系(乐视汽车和乐视手机),孙宏斌无心,贾跃亭无力。

贾跃亭“裸退”

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导火索是乐视债务危机的升级。

综合广州《南方周末》、北京《新京报》报道,7月3日,上海市高级法院裁定,对乐视系3家公司及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的贾跃亭、甘薇夫妇的12.36亿元资产进行司法冻结。理由是乐视方面在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的贷款到期未偿还本息,银行多次催收无果后诉诸法律途径。

招行紧急申请财产保全,使得更多乐视的债权行浮出水面,从去年乐视网拟公开发行的一期规模不超过20亿元但现已中止的公司债,就可窥见一斑。

乐视网在此次募集说明书中披露的商业银行授信情况显示,共有12家主要商业银行的总分行曾对乐视网进行了授信。

据公司债的募集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乐视网在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的授信金额均已大部分使用。乐视网在12家银行的授信额度为24.2亿元,已使用额度为22.4亿元,使用率达92.6%.

在上述家银行中,只有宁波银行、华夏银行北京分行两家银行的贷款已经全数还清。

据悉,欠招行钱的主要是乐视移动,它是乐视超级手机的运营主体。

此前,乐视手机业务由于欠款,已经遭到过供应商厂商的集体断供,以及各类供应商的追债。一些装修公司和广告公司,来到位于北京东四环附近的乐视大厦维权。有的拉起横幅,用高音喇叭大喊“乐视还我血汗钱”,有的干脆直接在乐视大厦大堂打起地铺,准备打持久战。

时隔一天之后,7月4日,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7月3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的公司5.1913亿股已被上海市高级法院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9.06%,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03%。以仍在停牌中的乐视网30.68元的股价计算,冻结资产价值159.26亿元。这意味着短短两天之内,贾跃亭夫妇逾170亿元的资产被冻结。

7月6日,乐视网发布上市公司公告称,贾跃亭将辞去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辞职后将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同日,乐视超级汽车官微发布,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当日,贾跃亭个人发布声明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值得一提的是,乐视遭到银行挤兑后,一些持有在A股创业板上市的乐视网股票的基金纷纷发布股价预测,他们的结论几乎一致:乐视网复牌后至少会有三个跌停。

不仅散户们亏损严重,一些机构也是如此。2016年8月,乐视网做过一次定增,发行价格为45.01元/股,但目前乐视停牌的股价是30.68元。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包括中邮基金、嘉实基金和易方达基金在内,共有39只公募基金产品持股乐视网,涉及多达21家基金公司。

券商早就嗅到风险

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些券商人士表示,乐视的资金危机早在2014年就露出了端倪。

综合广州《南方周末》、北京《中国证券报》报道,2016年,是乐视跑得最快的一年。这一年乐视新招了5000名员工。同时又把全球化战线一下子拉得过长。

一位接受过乐视投资的创业者透露,他每次去乐视,都发现乐视的人走路急匆匆,基本都是半跑状态,整个公司跟打了鸡血一样。他透露说,贾跃亭喜欢干事麻利的人,他自己也是争分夺秒,甚至连上厕所都是小跑着过去。

这种蒙眼狂奔没能持续太久。2016年11月,乐视手机的供应链厂商收不到钱,断货止血,乐视债务危机爆发。一时间,乐视成为资本市场的鸡肋。

2016年11月,乐视最艰难的时候,贾跃亭写了一封名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贾跃亭在公开信中反思说,光汽车业务就花掉了100多亿元。这封公开信发布后,乐视踩了急刹车,从急速扩张转向全面收缩和做深做透,希望让各个子生态间发生化学反应。

2016年底,乐视到处找钱,但没有人敢接盘。过去,乐视主要是通过股权抵押来解决资金问题。但到2017年初,股权抵押的玩法不灵了。一位匿名证券公司人士称,今年初,有人托他牵线搭桥,帮忙给乐视股票做质押,他一打听才知道,很多证券公司已经不接受乐视股票的抵押了。

证券公司是最早一批嗅到乐视风险的人。上述匿名证券公司人士透露说,大概2014年左右,乐视找到他们公司想做一轮定向增发。当时贾跃亭带着一众乐视高管来证券公司座谈,证券公司老总也看好互联网经济,亲自带着各业务线负责人一起跟贾跃亭团队聊。

按照常规,乐视的高管和证券公司高管之间会做深入讨论。但在两个多小时的会议中,乐视的高管几乎不回答任何证券公司高管的提问,所有问题都由贾跃亭一人回答。贾发言时语速缓慢,不论多难的问题都回答得从容不迫,非常周全,滴水不漏。

“开完会后,我们公司几个人在电梯里感慨,贾跃亭这人太过老练,怕其他高管说漏嘴,把乐视真实风险暴露出来。”上述证券公司内部人士说,最后他们公司认为乐视泡沫不小,就没有跟乐视合作。

乐视要姓孙?

就在乐视最艰难的时候,孙宏斌和他的融创出现了。

综合广州《南方周末》、北京《新京报》报道,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出生于1963年,比贾跃亭大十岁,两人都来自山西农村,但一直没有见过面。直到2016年底,乐视陷入危机后,贾跃亭去找他的“老朋友、老大哥”——中国葛洲坝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金刚谈事,何建议贾去找孙聊聊,理由是孙和贾经历相似,这几年都大起大落,但都非常坚忍。

2016年12月中旬,孙贾第一次见面,两人聊了六七个小时。孙宏斌听说贾跃亭在到处找钱,就说他对乐视也有兴趣,让贾等等他,说他肯定比其他投资人决策得要快。与贾跃亭会面两天后,孙宏斌就带着团队进入乐视做尽职调查。调查结果让孙大吃一惊,他发现贾跃亭花了那么少的钱,铺了那么大摊子。他得出的结论是,乐视什么都不缺,就缺钱。如果因为这么点钱,乐视倒下,他觉得很可惜。36天后,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的公告数据显示,融创总共给乐视投资了150.41亿元。

孙宏斌入局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各种治理整顿。

首先是对上市体系做出调整。先是优化了一些乐视网的员工。

孙宏斌在投资乐视的合同里,清晰地写明了上市体系要有一个明确的专职总经理。同时,乐视董事会结构和董事会议事规则要完善,要设立管理委员会和投资委员会。同时,融创还在投资合同里明确,要对乐视生态下几乎所有业务都派驻财务经理,包括非上市体系下的乐视手机部门。

于是,2017年5月,贾跃亭把乐视网总经理职务,交给了乐视超级电视负责人梁军。

目前外界猜测,7月17日乐视网的新董事长,很可能是孙宏斌或者梁军。但孙宏斌此前表示过,乐视只是自己的半条命,“没有工夫”完全取代贾跃亭。所以,很多人猜测,梁军接任董事长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一位乐视内部员工透露,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接任乐视网董事长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对乐视管理架构进行调整的同时,过去半年时间里,孙宏斌把乐视做了“黄金切割”,他拿到了乐视最优质的资产——上市体系,贾跃亭让出上市公司一切职务,专心去做乐视汽车。

孙宏斌2017年6月在融创股东会上明确表示,以后的乐视就是两个体系,一是上市体系,二是汽车体系,他本人对于汽车体系没有兴趣,汽车业务“贾跃亭该怎么弄就怎么弄”。至于乐视非上市业务,孙宏斌说,该卖的就卖。

债务谁来还?

贾跃亭离职乐视网以后,乐视的债,究竟由谁来还?

综合《上海证券报》、北京《中国证券报》报道,在离职乐视网时,贾跃亭突称自己会承担全部责任,并会还清全部欠款。

对此,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称,贾跃亭与乐视的债务实际并没有直接关系。“双方是否有债权债务关系,主要看债权债务的主体是谁。乐视体系分上市公司乐视网和非上市公司乐视控股,除非贾跃亭本人提供连带担保,否则跟债务没实质性关系。”

“贾跃亭走了,我们不知道去哪要债。目前,乐视方面并没有对债务问题给出确切答复。”一位在乐视大厦门口向乐视讨债的供应商说。

目前来看,乐视对这些讨债的供应商产生的欠款,大多来自乐视手机业务,而应担下这笔债务的乐视移动,表面看来与乐视网并无关系,显然接手乐视网的孙宏斌是不会介入这笔债务了。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债务由法定债务人及其担保人偿还,所以无论贾跃亭还是孙宏斌,只要不是债务人或担保人,就不用承担偿还义务。目前,贾跃亭本人实质上已与孙宏斌投资的乐视资产切割了关系,相关债权关系也几乎不成立。如果债务人无法偿还债务,或将宣布破产。”如此看来,贾跃亭的“偿还全部债务”一说,并无实质性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贾跃亭夫妇名下高达170亿元的资产遭冻结,目前乐视不少员工遭欠薪。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每个月10日,是乐视系公司发放上一月薪水的节点,但7月10日,部分乐视员工反映,并没有收到工资发放的短信。13日,十几位遭到乐视欠薪的员工,向北京朝阳区劳动人事仲裁院申请劳动仲裁。有北京当地媒体称,涉及的乐视员工分属乐视致新、乐视控股、乐视移动等多个部门。

北京朝阳区劳动人事仲裁院一工作人员透露,“前天、昨天、今天都陆续有人(乐视员工)过来要求立案。”现场有乐视员工表示,明天预计还会有人前来。

“8月份工资能否发得出来还是问题。”被问及对贾跃亭和乐视的信心,有员工直言,“其实(信心)几乎为零”,但该员工也补充说,“但还是希望乐视好。”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