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华人在美国:从沈阳到纽约的大提琴手(2)

2017-07-16 12:05 来源: 侨报网 作者:管黎明 字号:【

从沈阳“移民”北京 

因为启蒙老师对我在音乐方面天赋的肯定,我在业余学习了三年大提琴之后,在小学四年级的下半学期,我就从普通小学转学到了沈阳市专门学习音乐专业的乐府小学,从此开始了我到目前为止长达二十余年的音乐专业的道路。    

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有一个在美国生活多年的旅美华人大提琴家成立了一个“天才少年儿童班”,回国招生,想带一批有天赋的音乐苗子去美国留学,很幸运的我被他看中并招收进了他的学校里。当时一起被录取进去的除了我以外,还有后来以钢琴出名的王羽佳和拉小提琴的杨天娲等。那个时候我就只身一人去了北京,为一年以后的美国留学做英语和专业的双重准备。但当时我只有十二岁,以前从没离开过家,所以去北京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生活学习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现在回头看看,那一年在北京的学习和生活其实给了我和父母一个很好的测试如果下一步到美国留学会怎么样的机会。在北京一年之后我们都觉得还是不要这么小就出国留学比较好。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因为已经从沈阳来到了北京,打破了原本想考沈阳音乐学院附中的计划,我也就因此重新设定了新的更高的目标,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经过几个月紧锣密鼓的专业和文化课备考,终于迎来了考试的日子。学音乐的人最在意的就是双手的保护,结果好巧不巧的,我就偏偏在考试的前几天把左手扎伤了。弦乐演奏很讲究手指触弦的灵敏度,因此也就不能带创口贴,只好硬着头皮咬着牙也得上。其实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比大学还难考,因为跟大学相比录取的人少,而且因为年龄小也就更能分辨出水平的高低。对于当时大提琴专业学习还不到三年的我来说,相比那些音乐世家从三岁就开始学琴的考生来说,我其实并不占优势。面试的压力又赶上左手受伤,可想而知我跟家人的压力有多大。据我妈妈后来说,我考试当天她的心情可以用龚琳娜老师的《忐忑》来形容  — 从我进大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站在操场上一动不动地等着我出来,眼睛也不敢眨一下地盯着门口,生怕错过看到我出门时那一刹那的表情,因为她想通过那个来判断我考得如何。

结果我也还算是抗压型选手,临场发挥得不错,争气地考入了当年仅有的五个大提琴专业公费名额,并且文化课和视唱练耳也都是当年全年级考生里的名列前茅。就这样,经过几番周折辗转,我终于在2002年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并在之后的2008年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大学,师从现在的附中校长,同样也是大提琴教授 — 娜木拉老师,开始了我在中央音乐学院十年的大提琴学习。我也荣幸地成为了当年沈阳市乐府小学里第一个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直到毕业后的很多年里,依然能在招生期间看到贴出来的大红榜上,赫然写着我的名字。

随着我去北京上学和我弟弟的出生,我的父母为了更好地照顾我们,并且让我们有机会受更高水平的教育,我们家也从沈阳“移民”到了北京,他们也开始在北京经商来发展事业。

在北京学习生活的十年给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窗,不仅在音乐上让我有了更全面的发展,也让我在青春期最重要的十年里,与北京培养出了像“家乡”一样的深厚感情。我很感激我在北京遇到的所有老师和同学,如果没有这十年在北京的学习打拼,我不会走上今天的音乐之路。因为坐拥着中国最高音乐学府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也让我能有非常多的机会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古典音乐大师们,学习他们带来的最高水平的音乐演出和教学。

留学美国 重新认识大提琴

从小我就有一个美国梦,尤其是学了这么多年的古典音乐,更觉得应该来美国看看。如果说去北京是给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窗,那来美国就是给我的人生敞开了一扇门,让我从真正意义上加深了对音乐的理解。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2012年,终于有机会让我多年前夭折的出国计划得以实现。

2012年2月13号,这一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我跟妈妈两个人,两个行李箱,一把琴,一起来到美国,一共跑了五个城市面试考学。学大提琴的人都知道,琴跟人一样,都必须要买票的,不然托运之后如果琴坏了,不仅没处说理去,考学也就全泡汤了。所以这一趟国际国内飞下来,光是我们“三个人”的机票钱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我真的很感恩我父母对我在学音乐的道路上金钱和精力的投入。

讲到给琴买票的事,还有个很好笑的事。我经常形容我跟大提琴之间的关系就如同“婚姻”,相知相识相恋二十年有余。所以我在给琴订票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感性地把琴的“性别”选择成了“男性”。没想到,随行的大件行李必须跟主人性别一致,结果就因为这一个乌龙事件,导致尴尬地让机场工作人员不得不耗费一个小时来帮我修改大提琴的性别。这也是时隔多年后我才发现的真相,原来我的琴是一个“女人”。

经过20天里一站接着一站的紧张面试,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美国留学。当时我面试了5所学校,最终选择了给我最多奖学金的波士顿大学,也有幸遇到了待我像女儿一样,又长得像圣诞老人一样和蔼慈祥的大提琴教授 — Marc Johnson先生。遇到他绝对是我人生的一大财富。我从他身上不仅重新树立了对古典音乐和对大提琴的认知,他也为我独自一人来美国后的过渡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