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一纸租约背后的酸甜苦辣

2017-07-28 22:47 来源: 侨报 作者: 刘结球 编辑: 孟音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刘结球北京报道】“租售同权”渐行渐近,但如何让租房的人心有归属感似乎任重道远。在陌生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有一个身体的归宿,找到落脚点以后才能开始自己的奋斗。不过,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买房贵且限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租房。但一纸合同之下的租房,又会让人遇到重重意外和阻碍,其中有道不完的故事。

A08073001

今年5月19日,中国首部专门针对住房租赁和销售的法规——《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据悉,该条例立法的目的在于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规范住房租赁和销售行为,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图为厦门一处住宅小区内高楼林立。中新社

A08073002

2016年9月20日,湖北武汉,湖北美院外的栗庙村住着一群大学生。萌妹子(前)和艳姐的房间有点像淘宝的卖家,满屋子的衣服。为了安静的环境和独立的空间,部分大学生在这每月不到400元人民币的廉价出租房内追寻着自己的艺术梦想。香港凤凰网

A08073003

深圳最大规模公租房2016年8月11开始至28日在龙悦居二期幼儿园进行选房,共有房源13496套,有5435户审核合格家庭按照此前公示的排号选房。图为8月11日,首位选房者(右)验房。中新社

强烈的漂泊感

“有一天,房东夫妻俩过来找我们说,房子不租了,要收回去。我们当时才住了不到一个月呀,又要搬家。”文月的记忆中,那天房东夫妻二人的情绪看起来都不太对劲,“感觉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才临时要收回房子”。

对于中国人而言,租房最大的问题也许来自人的内心。尤其是契约的临时变化,给在外打拼而又事业刚起步的租房客带来不堪的“漂泊感”。

“我刚毕业那会租房,才租了半年多差点就被房东赶出来了。”2003年,二十六七岁的刘君硕士后毕业留在北京工作。当时,每月2000元(人民币,下同)足够她在西三环附近租一两居室。室友从同学换成了一对情侣,转眼间,刘君也在这里住了大半年。

2004年1月,刘君在报道海淀区“两会”期间,意外接到房东的电话,说已经找到新的房客,要求她一周之内搬走。“当时,同屋的小情侣跟房东说他们不租了,房东以为是我们商量好的,以为我也不打算续租了。”那时已经临近春节,按照工作单位的纪律,驻会记者一般不得外出。刘君只好白天报道会议,下班之后再偷偷溜出去看房。最辛苦的时候,她一晚上跑了3家看房。“有一次晚上去看房,那家人都快睡觉了。可是,没办法,不去找房子,到时候总不能去睡大马路吧!”刘君回头想想这段经历,觉得“实在太折腾”,也因此当时就默默地决心要早日住上自家的房子。庆幸的是,刘君在一周内租到一套两居室。来不及找人合租,她只能先整租下来,当“二房东”,再慢慢找室友。

和险些流落街头一样容易让人感到“漂泊”的是房东的临时变卦。2011年,文月从香港某高校毕业之后到北京工作,也是同样让自己的人生多了一次“落魄”的租房经历。

“之前,我在香港租房时,那边的规定是要跟房东要签两年的约,第一年是死约,不能临时不租了,第二年可以有适当的变化。”文月说。到北京之后,她和男朋友租了一套一居室。他们刚搬进去才把行李整理好没几天,悲惨的事情就发生了。

“有一天,房东夫妻俩过来找我们说,房子不租了,要收回去。我们当时才住了不到一个月呀,又要搬家。”文月的记忆中,那天房东夫妻二人的情绪看起来都不太对劲,“感觉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才临时要收回房子”。

那时候,文月刚好身体不适要动个小手术,所以找房子和搬家的重任就落到了她男朋友和妈妈的肩上。“因为这个事情,我当时就特别想赶紧买套房子。”不过由于政策上的规定,没有北京市户口的人要缴纳至少5年的社保之后才有资格买房,所以,一直到2015年,文月和男朋友结婚一年之后才终于有了自己甜蜜的小家。而他们是在2016年宝宝出生后才搬进了自己的房子,漂泊的青春终于有了安放之处。

最怕“黑中介”

“刚输入前两个字,出来的关键词提示中就有个‘**房产 黑中介’。”小昀对此印象颇深。二话没说,她和朋友立刻决定撤走不租了,临走时还特别心虚,生怕那几个大叔会追上来……

对于房屋出租双方而言,建立契约本身就是一个十足麻烦的过程。尤其是对女生而言,一个人找房子,总不能保证特别安全。找中介帮忙的话,即使不考虑多了一份额外的费用支出(中介费,在北京找中介租房,中介费一般是一个月的房租),也不能完全保证遇上的是良心中介。

也正因为如此,2016年,小昀在找房子时特地叫上了朋友一起。据其回忆,她在一个号称是专门提供给房东和租客进行沟通的“直租”网站上,找到了一个还挺合意的单间。“位置合适、小区也挺新,价格也还行。总之,心理预期就是它了。”小昀是带着期待去看房的,所以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

带她看房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当她提出想要看看房东的身份证和房产证时,大叔给她的身份证显示其是外地户口。小昀就多了个心:“这附近都是本地人的回迁房,按常理房东至少应该是本市人吧?”小昀正疑惑着,大叔解释道:“这房子是我弟弟的,我是代他出租的,你要看房产证的话,还要跟我一起去他那儿拿。”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因为有个朋友陪伴,小昀和朋友还是跟着去看房产证了。没想到的是,大叔带着他们来到一间摆着几张架子床和一张大桌子的套房,房间里还有其他几个男性在抽烟、闲聊。大叔让她俩先坐一会,说他弟弟马上就来。据小昀回忆,当时她还没太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站在房间中央,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阳台处放着一个两米左右的白板,上面用油性笔写着一些房源信息,还有“**房产”四个字。她和朋友顿悟,借机要上洗手间,就在卫生间里用手机百度了这个房产的名字。

“刚输入前两个字,出来的关键词提示中就有个‘**房产 黑中介’。”小昀对此印象颇深。二话没说,二人立刻决定撤走不租了,临走时还特别心虚,生怕那几个大叔会追上来……之后,小昀看了网上的帖子才知道,原来这家房产中介是以较少的租金先从回迁户那里租到房子,再以跟市场价差不多的租金招徕租客。小昀的记忆中,这些人口头上称兄道弟,让人以为这些房子是他们的,只有租客坚持看房产证时才容易发现破绽。

无处不在的麻烦

由于房东不能及时提供房产证,等来等去,和王丽芳一起租这套房子的几个女生一个月没有好好洗澡,好在问题到最后还是解决了。“没办法,租房就是事儿多。”她感叹道。

即使是租房,很多人也希望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以便有些归属感。不过,随着租金的上涨,这个愿望也显得有些奢侈。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寻找“拼客”来分享空间、分担房租。

来自山东的陈超刚到上海的时候,就和同事两个人合租了一间主卧。他们隔壁那间次卧住的是一对母女。刚毕业时工资不高,陈超和同事决定自己买菜做饭。没想到,他们开伙的第一天,就遭到了隔壁那位妈妈的严厉指责。“我记得她说,你们不能用这个厨房,我女儿在这边上学,她还小,你们在家生火万一给她带来危险……”陈超回忆道,那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位妈妈是他们房东的弟妹。这套两居室是房东父亲去世时留下的遗产,房东兄弟二人每人一间卧室。哥哥把主卧出租了,但弟弟的女儿在附近读书,所以依然住在这里。“估计是他弟妹不太赞成租房子吧,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刁难我们。”无奈之下,陈超二人决定找房东理论。不过,房东的弟妹拒不让步,陈超想既然谈不拢,不如早点搬离。

不只是室友关系,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租房小麻烦也会不约而至。对于在北京上班的王丽芳来说,没有热水洗澡是一件无比烦恼的事情。

王丽芳回忆说,当时正值6月,天气燥热,燃气用完了,几个租房的女生只好用水壶烧热水再往身上冲洗。为什么不去充燃气呢?因为燃气卡弄丢了。“我给燃气公司打电话,人家说补办的话,要提供房产证的复印件。”她说道,“我又给房东打电话,结果他出差在外地。而由于贷款的原因,他的房产证被押在银行,要等他回来再去银行取。结果等房东一个多星期后出差回来时,又赶上端午节,他的客户经理放假没办法帮忙取。”最终,等来等去,和王丽芳一起租这套房子的几个女生一个月没有好好洗澡,好在问题到最后还是解决了。“没办法,租房就是事儿多。”她感叹道。

来自湖南的陈露同样是一名租房、一时找不到房东拿房产证的“受害者”。

有一年,陈露打算到海外旅游,需要在她工作的北京办理护照和签证。“我不知道在北京办护照还要暂住证,所以就临时又赶着去办。”陈露说,“在北京,办暂住证是要提供房产证原件的,一般是房东带着原件跟房东一起去。”不过,她当时的房东在海外,哪里有空陪她去办暂住证。陈露一边着急想办法怎么能尽快找到房产证原件,一边看看能否还有别的解决途径,“最后我的一个同事爽快地把他们家的房产证借给我了,因为当时办理暂住证里面有一栏是‘居住在亲戚好友家’。”陈露说道,好在同事帮了个大忙,才得以顺利办好护照;否则回老家办护照来回一趟花费不少,还得考虑请假和等待的时间,实在太麻烦。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