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侨报探萨德:侨报记者探访韩国星州 距离340米俯瞰萨德部署地

2017-08-02 02:15 来源: 侨报 作者: 王伶羽 编辑: 孟音 字号:【

 

2

【侨报记者王伶羽韩国星州郡报道】7月半岛风云再起,朝鲜第一次发射洲际导弹,惊动世界。特朗普频频发狠话,韩国新政府重启“萨德”。中韩本应庆祝建交25年,却因“萨德入韩”而进入冰冻期。在此关乎战争与和平的敏感历史时刻,美国《侨报》三位女记者几经周折,在华文记者中首次登上距离部署地仅有数百米的达摩山头俯瞰“萨德”,还走访了文在寅身边的高管、韩国专家学者,以及街头抗议的民众、亡命天涯的“脱北者”,近距离感受半岛风云,触摸中韩关系脉搏,探讨解开“萨德”之结的思路。

从繁华的首尔南下行驶约4 小时,就可以到达星州郡。“萨德” 将这个居民数量不到5 万、从行政区域划分来看相当于中国“县” 的小县城推到了各方关注、舆论争议的最高点。

不可否认,居民本无处安放的愤怒正在淡化。每周定时的“反萨德”集会已成为当地老年人、邻里之间见面、聊天的场所。《侨报》记者到达当地时,适逢韩美宣布将星州定为“萨德”部署地一周年, 本应是盛会,到场的居民和媒体却十分有限。

但“萨德”部署仍在继续……记者登上了距离高尔夫球场直线距离只有340 米的达摩山(音译),用望远镜望去,“萨德”对准的方向是北边,那是朝鲜的方向,也是中国的方向。

XW080202

在登上达摩山(音译)的山顶之后,星州本地居民韩英禄(音译)向《侨报》记者介绍“萨德”部署地情况,他身后的那片绿地就是高尔夫球场。这个山头距离球场直线距离仅有340米,距“萨德”发射台直线距离为1.5千米,已成为当地居民观测“萨德”的最佳地。韩英禄指向的正是北方,那是“萨德”对准的方向,这也是面对朝鲜和中国的方向。(侨报记者王伶羽摄

XW080203

《侨报》记者在达摩山(音译)上。(侨报记者王伶羽摄

XW080204

苏城里村会馆旁通往高尔夫球场的道路已被封锁。(侨报记者赵春梅摄

警方仍在设卡 佛教人士做向导

如今,星州郡这个县城正在慢慢淡出舆论焦点。四处可见的外国背包游客,卖着披萨、西餐等外来食品的商家,以及在校园里骑着自行车嬉笑打闹的学生。一幅平静的乡村画面。

抗争的孤军们都集中在了距离“萨德”部署地高尔夫球场不到两公里的苏城里(音译)村庄。与大片香瓜农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幅幅画着蓝色蝴蝶、写着“萨德滚出去”愤怒标语的牌子。

“萨德”的部署还在继续。在关键路段,如通往高尔夫球场的道路仍被韩国警方封锁。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记者登上了距离高尔夫球场直线距离只有340 米的达摩山。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星州郡原本顺畅、宽阔的路,在苏城里村却开始变得拥挤。

《侨报》记者到达当天正值当地居民举行“反萨德”集会,在村会馆附近,出现了一幅有趣的画面。

一边是“反萨德”居民搭建起的面积大约为70 平方米的遮阳大棚,近50 人坐在台下,不时有韩国宗教人士或者是歌手上台演讲或表演,台下的人,有人在听,有人凑在一起聊天吃西瓜,台上的人高吼一句口号,台下白花花的脑袋也跟着一起晃动。

而大棚外就是10 多个统一撑着黑色太阳伞的韩国警察,不时有其他警察过来递毛巾擦汗和换班。完全看不出这里曾多次发生警民冲突事件。

记者试着向其中一位警察询问执勤任务的情况,对方不予回答,但态度友善。

“如今这里的巡逻警力明显在增多。”一位“反萨德”的苏城里缘佛教负责人这样说道。

随后,他开车带记者前往高尔夫球场,记者注意到,在上山的路上,除了有坐在帐篷里静坐抗议“萨德”的宗教人士,每隔一两百米就有两名左右的警察。

“如果不是坐我的车,你们是不可能上来的。”据这位缘佛教负责人介绍,因为他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居民,且是宗教人士,所以警察才会对他的车辆放行。如果是外来人士,且独自前行,将面对警察的盘问,并且不予放行。

行驶至半山腰处,车辆已禁止通行。在警戒线位置的道路旁竖立着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军事设施用地,未经许可禁止出入和拍摄”。

在30米外有5 名警察站岗。记者尝试着下车拍了照,没有警察出面阻拦。

6 月16 日,星州郡当地居民因抗议“萨德”部署,在高尔夫球场2 公里的路上设置了一个关卡,检查进入的车辆是否为部署萨德的装备车。但记者去往时,居民设置的关卡已不见。

如今,当在车载导航上输入“乐天星州高尔夫球场”时,导航已显示搜索不到相关目的地。在韩国最大搜索引擎的地图功能上查找“乐天星州高尔夫球场”,搜索出的地名后加了一个括号,里面写着“关闭”二字。

见到发射系统 “ 中文媒体你们应该是第一个”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攀登,《侨报》记者登上了达摩山的山顶,在山脚下的树丛里看到了不少画着蓝色蝴蝶图案、写着“反萨德”标语的条幅。

早在今年2 月,据韩国媒体报道,乐天与韩国国防部达成“萨德” 易地协议。与此同时,就有韩国军人开始进驻乐天位于星州郡的高尔夫球场。球场面积约占到了星州郡总面积的1/4。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对所有人开放的球场不再对外。这座与球场海拔同为680 米的山,成了人们观测“萨德”部署地的最佳位置——距离球场直线距离仅有340 米,距“萨德”发射台直线距离为1.5 千米。

这是所有熟悉地形的星州人公开的秘密。 多位星州人告诉记者,在部署“萨德”之前,他们就曾攀爬过此山。只是,当时是为了锻炼身体,游玩,如今更多的是基于担忧。一来二去,这个地方就成了星州著名的“景点”。

在山顶的草丛里,记者发现了一个烟头,看上去丢弃的时间并不久。带领记者上山的向导、星州居民韩英禄(音译)表示,今年5 月这里曾发生过火灾,“虽然‘萨德’ 没有受到影响,但警方还是怀疑可能是‘反萨德’的人干的。”,

“所以山顶是有警察把守的, 但后来我们居民就反抗,毕竟知情是我们的权利,后来,警察就撤离了,这里经常会有人来,我还带过韩国电视台的记者来爬过,之前也有美国记者来过,但中文媒体,你们应该是第一个。”韩英禄这样说道。

他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做家具的木匠,如今加入了“反萨德”阵营, 对于“萨德”动态十分关心。

从望远镜里望去,能清楚地看到高尔夫球场的全貌以及“萨德” 的完整构造。在一片绿化很好、能清楚看到球洞的场地里,“萨德” 土黄色的发射系统,显得格外扎眼。

由于“萨德”的原因,当地居民几乎成了侦察兵。“前段时间经常可以在山里、林间,看到坠落的无人机,估计都是偷拍‘萨德’的。”

但最让他们担忧的是,虽然“萨德”的拦截弹尚未装好,但从发射台所指的方向来看是北边。“金泉市才是最受威胁的地方啊。”韩英禄说,“当然那也是中国的方向。” 他所提及的金泉市,是距离“萨德” 最近的人口稠密区,人口多达14 万。

星州香瓜滞销 主因并非“萨德”

7 月,苦夏,星州当地的白天的室外温度可高达97 ℉。空气里闻不到香瓜的气息。但在香瓜大棚边的沟壑里,却看到不少被丢弃的香瓜。

在一家披萨店里,热情的老板给《侨报》记者端来了一盘香瓜。“现在很多人,包括本地人都怕有辐射,不敢吃了,听说首尔的超市里,星州的香瓜也卖不出去。”但她自己并不介意。

作为星州最出名的特产,香瓜也是当地重要的农产业。据统计,超过90% 的星州农民以种香瓜为生,在韩国有85% 的香瓜来自星州,同时,这些香瓜还远销马南西亚、日本、中国香港。日照充足、水资源纯净,是当地香瓜好吃的秘诀。

但有传闻称,在“萨德”雷达5.5 公里以内,强力电磁波不仅对人的健康有影响,对香瓜的生长影响也是巨大的。

星州郡居民裴美英(音译)表示,作为部署“萨德”的补偿措施之一,韩国国防部决定买下500 吨香瓜,作为军队食品。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那些香瓜农几乎都不参加‘反萨德’的集会。”

记者就此询问了一位正在大棚里的香瓜农。她告诉记者,今年星州的香瓜的确出现了滞销的情况,“每年7月到8 月初都是香瓜丰收的季节,卖的最好的时候,一个10 公斤的瓜,价格要2000 韩币(编者注:合12 元人民币)左右,但现在只卖到1/10 的价格。”

但“萨德”并非是造成香瓜滞销的主因。据她介绍,星州郡瓜农将甜瓜按大小、品质分为 A 级品和 B 级品,A 级品市场售价每公斤约为24 元(人民币,下同),稍次些的 B 级品市场售价每公斤却仅为 0.8 元。

“今年入夏以来,韩国持续高温、日照强烈,导致甜瓜成熟期缩短,高温过后,韩国旋即又进入潮湿的梅雨季节,大量甜瓜来不及采摘、运输、销售,便已开始腐烂。”

因此,星州瓜农为保障 A 级甜瓜的价格,同时为了保障市场对星州甜瓜的口碑及认可,决定将所有 B 级品进行销毁,销毁总量达 1.1 万吨。

另一个被认为受到波及的是旅游业。

尽管在星州街头,可以看到不少外国背包客,但当地人依然认为,他们的旅游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记者发现当地的一些景点都处在关门的状态,暂不知是否与“萨德” 有直接关联。

在星州郡政府网站,上面用韩中日英四国文字介绍这里的历史、经济和旅游特色。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20 年值得展望的星州”是政府定下的行政目标。具体来看, 包括打造亲自然宜居环境、体验式农村绿色旅游业等,如今看来,这个目标在渐行渐远。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