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侨报探萨德:核云笼罩 “萨德”正撕裂韩国社会

2017-08-02 02:34 来源: 侨报 作者: 王伶羽 编辑: 孟音 字号:【

SD080206

【侨报记者王伶羽韩国星州报道】在过去一年里,“萨德”正在分裂韩国社会。

从“萨德”部署地星州到韩国首都首尔,从普通百姓到政府高官,从担心安全问题的老年人到为经济考虑的年轻人,韩国不同社会阶层在“萨德”入韩问题的不同进展阶段,始终存在着较大程度的认知分歧。

矛盾爆发并非偶然,这背后是对韩美同盟、朝鲜核弹深深的忧虑。

SD080203

每周三、周六苏城里村会馆都会举行反对“萨德”部署的集会。2017 年7 月12 日时值美韩宣布将“萨德”部署在星州郡一周年,当天的集会较往常规模更大。记者看到有民众在演讲、唱歌以及演奏乐器,有100 名左右村民观看当天的演出。图为其中一名民众在进行反“萨德”演说。舞台上挂着当地村民自己做的反“萨德”以及号召和平的标语。(侨报记者赵春梅摄)

SD080205

2017年7月12日,星州当地温度将近86 ℉,日照强烈,警察有序地站在村会馆旁边的道路旁。(侨报记者赵春梅摄)

“‘萨德’是保护美军的 !   星州民众称他们是牺牲品

为了反对“萨德”部署在星州,39岁的平凡母亲裴美英(音译)走上街头,并加入了一个名叫“萨德部署撤出星州委员会”的组织。

除了每周举行两次例行集会以外,“萨德”的每一个关键节点他们都会出现在星州的街头,斗争也在不断的升级,从抗议发展为与韩国警方对峙,试图拦截军方车辆的进入。

除了担忧“萨德”的电磁波会对孩子的身体不好以外,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表示“‘萨德’是为了保护美军的,而不是韩国民众。”

在此之前,裴美英对政治了解得很少。她告诉《侨报》记者,在韩美宣布要将“萨德”部署在星州之后,她开始在网上通过查阅新闻、加入相关聊天室的方式,去学习相关知识。

据她介绍,还曾有一名自称是军事专家的人来过此地,告诉他们“‘萨德’部署是错误的,是美国的阴谋。”

在反抗部署“萨德”的过程中,星州的很多居民对美军、对政府充满了不信任感。除了佩戴“反萨德”组织的标志“蓝色蝴蝶”以外,包括裴美英在内的很多星州居民也带着“黄色的丝带”,他们说那是为了纪念在“岁月号”沉船事件中死去的人们。

韩国媒体曾报道称,前总统朴槿惠为了掩盖“岁月号”的事实,带头妨碍调查沉船真相的特别调查委员会,想用权力把真相“封起来”。

“‘萨德’我们也没有从政府那里得到真相,部署的行为是偷偷进行的。”裴美英显得很愤怒。

让她更加耿耿于怀的是,4月26日,韩国国防部突然沿此路,在星州高尔夫球场所在的达摩山部署了X波段雷达和两架萨德发射车。当时她和几百人一起去阻拦车辆进入,结果与警方发生肢体碰撞,摔倒在地上时,裴美英看见不远处的美军“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机对着他们拍照。”

“反对‘萨德’就是反对政府,一些开商店的老板还被以查税的由头被搜查,大家都有些紧张,”裴美英说。她认为自己也上了当地政府的“黑名单”。

去年7月,当韩国国防部宣布将星州郡星州邑星山(383米)空军星山炮台作为萨德部署地时,当地郡首金恒坤也曾加入到抵制“萨德”的队伍中来。当时每晚的集会人数都能达到2000人左右。

但当部署地从星山改为星州高尔夫球场所在地达摩山(音译)时,郡首退出了抵制的队伍,大批民众也选择了退出。“其实他(郡首)早就知道‘萨德’要部署在星州的事,而且他是希望用‘萨德’去换取给星州修设施的这些功绩,但我们压根不需要,只要‘萨德’退出。”

当记者问裴美英是如何知道这些信息时,她表示,镇上曾有人看到,在“萨德”部署的前一天,郡首去了首尔。

《侨报》记者在星州期间,曾多次给郡首秘书打电话,试图联系采访,但均无人接听。在此之前,裴美英表示自己已开展了反“郡首”的集会,“只要收集一定数量的签名,下一届选举他就无法当选。”

朝核问题无法回避  支持反对 “萨德”各有理由

“‘萨德’对于韩国而言,意味着绝对的安全,”韩国国立外交院中国研究中心所长丁相基在接受《侨报》记者专访时说,“韩国的安全是依靠驻韩美军,美国方面说了,‘萨德’就是要保护驻韩美军的安全,我们能不答应吗?”

他认为,这并非中美之间的博弈,也不是外交问题,而是军事,问题的根本在于朝核。出生于1954年的丁相基,对于1950年的朝鲜战争依然心有余悸。

“现在的年轻人太天真,但经历过朝鲜战争的人,都对北朝鲜十分恐惧,在朝核问题上,朝鲜欺骗了韩国20年,他们研发核武器,目的在于先通过和平条约撤走驻韩美军,万一发生第二次朝鲜战争,用此威胁美国不要派兵,否则就攻击洛杉矶或者纽约。所以萨德对韩国来说安全的担保。因此如果‘朝核’问题解决了,自然‘萨德’就可以撤出了。”

首尔距离朝鲜边境40公里,开车约一小时可以到达。有媒体报道称,朝鲜在朝韩边境布置了1.3万件武器。

从民调结果来看,大部分的韩国人都有类似的观点。

2015年2月,据韩国《中央日报》的调查结果,受访者中有55%表示,“部署‘萨德’是为了应对北韩的威胁,所以赞成”;有32.6%的受访者表示,“考虑到与持反对立场的中国和俄罗斯的外交关系,所以反对”。

二年之后,民调结果发生了变化,2017年6月,根据韩国《Gallup》实施的民调结果,赞成“应该继续部署‘萨德’”者的比例为57.8%,反对者为27%。而8月份最新民调显示,支持部署比例上升到了71%,反对比例下降到 18.4 %。丁相基认为,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影响了民调结果。 

记者发现,支持者主要是军方(含军队、军工产业联合体等)、前执政党新国家党的支持阶层、重视韩美同盟的群体、支持文在寅总统的人当中不少人也支持部署萨德 。而反对者大多是星州郡郡民、一些支持文在寅的人或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经济领域人士。

“萨德”  成中韩关系最大症结  新总统带来转机? 

在星州开始反对“萨德”部署的第五天之后,朴文七(音译)踏上了前往星州的路途。他在纪录片《蓝蝴蝶效应》里记录了当时极力反对“萨德”的星州人们。

原本就反对“萨德”的朴文七在拍摄过程中,更加坚定自己的看法。“不止星州做了牺牲,整个韩国都做了牺牲,”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韩国目前的处境类似于新型‘殖民地’,夹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

“中国人都认为,萨德是美国为了牵制中国而设置”曾担任过韩国外交部中国课长、亚太局长、总统秘书处局长、国立国际教育院长、驻台北代表、外交部东北亚合作大使等职务的丁相基。对于中国十分了解,他认为中韩都缺乏对对方的了解。因“萨德”,中韩关系已降至自建交以来的最低点。

“中国政府关注的是‘萨德’所带的雷达系统,尽管美国和韩国官方都对中国进行了解释,不会用此来监测中国,但中国政府不相信美国政府说的话,”丁相基说,“双方对此也没有展开对话。”

这样紧张的氛围在新任总统文在寅上台后似乎得到了缓解。“因为对于‘萨德’,文在寅总统在选举游说时说的很清楚了,他并不是要推迟或者取消,只是要完成应走的国内程序,但是6月末文在寅访美时向美方说,他不会改变前任政府部署萨德的决定。”丁相基说。 7月7日,习近平与文在寅会面时,虽然只字未提“萨德”,但其中有一句话值得深思,“希望韩方重视中方正当关切,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为中韩关系改善和发展扫除障碍。”在丁相基看来,这个所谓的“障碍”指的就是“萨德”。

在他看来,“萨德”部署已成定数。

“中韩之间有‘4个层次的战略对话’, 我们还是通过这战略对话,缩小互相想法的差异。” 丁相基说,“韩国的立场不是要换朝鲜的政权,也不是崩溃朝鲜,而通过制裁让朝鲜抛弃核导弹开发。”

“我们计算过,如果中国切断了对朝鲜的石油供给,朝鲜撑不过三个月就会在‘朝核’问题谈判出来。”

近日,联合国安理会近期宣布就朝鲜不断进行导弹试射进行扩大制裁。但数据却表明,朝鲜与中国的贸易额却仍有增长。

特朗普在近日的一个推文中似乎是在批评中方仍在向朝鲜进行制裁不够强。他在推文中说:“中国和朝鲜的贸易在第一季度增长了将近40%,中国就是这样跟我们合作的,但我们不得不试一试!”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在7月中旬公布数据显示,中国对朝鲜进出口总值在今年上半年达到25.5亿美元,同比增长10.5%,其中中国对朝鲜出口16.7亿美元,增长29.1%,中国从朝鲜进口8.8亿美元,下降13.2%。

对此,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称“上半年中朝贸易增长主要是受出口拉动,在禁运清单范围之外的纺织品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是拉动对朝出口增长的主要商品。

丁相基说,“中韩之间因历史及文化的渊源亲密度很高,人民之间持有好感情, 韩国人喜欢念三国志和孔子, 但是韩国人不太了解现代中国的外交战略,中国人也喜欢韩国文化,但是也不太了解现代韩国的历史及韩国人对朝鲜的恐惧,我们尽量通过交流加强两国之间的沟通。”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