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侨报探萨德:“萨德”如鱼刺 已到拔除之时?

2017-08-03 01:27 来源: 侨报 作者: 钟颖 王伶羽 编辑: 孟音 字号:【

 

2

【侨报记者钟颖、王伶羽韩国报道】从钓鱼台神秘谈判的曲折建交,到纪念抗战胜利70 周年“九三阅兵”时韩总统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蜜月期”,再到“萨德”风波后中韩高层一度“零交流”——中韩建交25 年来,从来不是一帆风顺。

回忆起中韩这些年,曾担任过韩国驻华使馆武官的李相基说,中韩25 年,美丽和哀愁并存。尽管现在的中韩关系,“萨德”就像一根顽固的新鱼刺,卡在喉咙中,吞不下,吐不出,但中韩高层会晤破冰后,中韩关系也应该要翻开新篇章了。

SD080306

韩国总统特使李海瓒(右二)访问北京,跟中国高层会晤后,跟韩中地域经济协会会长李相基(左一)等人聚餐。(李相基提供)

SD080303

韩国前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中)与侨报记者合影,称中韩关系最好的时候,双方的军方高层互动极为频繁。(侨报记者钟颖摄

钓鱼台神秘谈判 韩代表“分开走”

“开始我们都以为,中韩建交至少还需要5 年,甚至是10 年的时间,没想到这么快,而且谈判过程很顺利。”回想起25 周年前中韩建交,韩国外交部下属国立外交院中国研究中心所长丁相基依旧感慨万千。

从1977 年进入韩国外交部开始,他一直都在与中国打交道,对于中韩建交背后的故事更是记忆犹新。

中韩建交跟当时的世界政治环境密不可分。“1990 年前后是世界大转变时期,德国统一、苏联解体,1990 年,北京召开了亚运会, 韩国参加,这是两国发展关系的重要机会。”丁相基说。

当时,韩国赞助了20% 的亚运会经费,韩企的广告支出超过了1500 万美元。亚运会期间,有4000 名左右的韩国游客来到中国。中国在正式颁奖场合中使用了韩国的英语国名。

1991 年1 月, 韩国在北京设立“大韩贸易振兴公社驻北京代表处”,丁相基作为韩国工作人员之一,被派往北京。同年4 月,中国在汉城建立“中国国际商会驻汉城代表处”。

丁相基等人是带着建交任务来的,但当时贸易代表处无法直接接触到中国外交部,丁相基只能一边不断接触双方企业,一边打听中国政府的变化。

1991 年11 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钱其琛率领中国代表团,前往汉城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三届部长级会议,由于中韩没有外交关系,引起国际上的广泛关注。

“当时,苏联已经和韩国建交了,这对于中国来说就比较容易接受了。”来北京1 年之后,丁相基预感到,中韩建交时机逐渐成熟了。

1992 年5 月中韩建交谈判正式启动。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件让丁相基印象最深刻的事——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中国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

借着中国改革求变之机,韩朝两国总理在平壤举行了第六次南北高级会谈,双方交换了《关于南北和解、互不侵犯和合作交流协议书》、《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的文本,协议正式生效。

“三次谈判,两次在北京钓鱼台,”丁相基说,“最重要的事是要保密,对于中国来说,要考虑到朝鲜的反对声,也要考虑到台湾。” 因为1949 年1 月,韩国与台湾建立了大使级的外交关系。

中韩两国严格保密谈判事宜, 韩国方面更是做得“滴水不漏”。为了保密,前往北京的路上,韩国代表一行更是采取“分开走”,以避开国际社会的关注,有的经东京,有的走香港,也有的经上海——以此避开人们的视线。

“谈判的焦点是如何了结韩国与台湾的关系,当时中方提出了‘断交’‘废约’‘撤馆’建交三原则。”

那是一段让人难忘的日子。“韩方代表每天都呆在钓鱼台里,不能外出,晚上比较无聊,当时大家会在外面买啤酒,突然一个人开始唱歌了,其他人也开始一起唱,第二天我们见到中方人员,觉得很抱歉,但对方说:‘没事啊,我们知道朝鲜民族都是爱唱歌、喝酒的,之前朝鲜的人也是这样。’”

丁相基说,中国人的包容让他觉得很可爱。这种坦率氛围下,中韩建交谈判进展神速。

但随着中韩建交时间临近,台湾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判断出中韩即将建交。于是,抢先于8 月22 日宣布与韩国“断交”。跟台湾“断交”两天后,1992 年8 月24 日,中韩双方代表在北京签署建交文件。

中韩建交后一直到2000 年, 是双方互相探索和了解的最初阶段,2000 年之后,中韩两国进入全面合作关系。

展开全面合作后,中韩交流更加频繁。韩国前国防部发言人金珉奭说,连军方互动也十分密切,“除了没军事演习之外,其它各种交流都有”。

朴槿惠顶住压力赴北京看阅兵

中韩关系进入蜜月期后,双方各方面的交流都达到巅峰。

2016 年,韩国法务部统计数据显示,在韩国留居的华人在100 万人左右。韩籍中国同胞总联合会会长曹明权说,定居韩国10 多年, 作为韩国华人侨领代表,曹明权加入了朴槿惠所在政党,一度还被党内提名为国会议员候选人。

“中韩关系最巅峰的时光,是2015 年朴槿惠顶住压力,出席了‘九三阅兵’。”曹明权回忆说。

2015 年9 月3 日,身着亮黄衣服的朴槿惠登上了北京天安门城楼参加中国的阅兵典礼,朴槿惠是仅次于俄罗斯总统普京距离习近平最近的外国元首——那个位置本来可能属于朝鲜领导人。

“朴槿惠的举动,是东北亚局势摆脱冷战结构的标志性事件,这是韩国勇于摆脱外部大国眼色,勇敢作出外交抉择的结果。”曹明权说,支持中韩友好的媒体,称“韩中进入新蜜月”,“东北亚外交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彼时,中韩之间除了政治成果, 还有经济订单。朴槿惠还携带史上最大经贸团访华,通过韩中企业一对一洽谈,共达成2.8 亿美元的对华出口合同,青瓦台相关人士曾评论,各种成果都好于预期。那时候的民调显示,国民对朴槿惠施政的支持率为54%,创下2014 年4 月“岁月”号沉船事故以来的最高点。

不过,韩国保守派还是激烈反对朴槿惠参与“九三阅兵”,指责朴槿惠让对华外交与对美外交变成零和博弈,她破坏了韩美同盟。这为后来的“萨德”入韩埋下了伏笔。

曹明权称,“萨德”部署后, 连执政党也开始分化,曹明权最终带着500 名党代表,脱离执政党。在野党也在反“萨德”这面旗帜下团结起来,为朴槿惠敲响了最后的丧钟,也断送了中韩20 多年来的亲密友谊。

中韩高层曾零交流 中方代表私会文在寅

朴槿惠一度和中国走得非常近,但在强硬派的压力下,却又没能把这条路线坚持到底,2016 年朝鲜多次核试验后,反对派指责中国对朝鲜压力不够,朴槿惠转而突然积极引入了“萨德”。

随即中韩关系直下。中国民众抵制为“萨德”提供土地的乐天集团。韩国济州,首尔明洞,曾经被中国人占满的热门旅游景点也是人迹寥寥。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张忠义说,朴槿惠宣布部署“萨德”后的大约1 个月,中韩高层交流几乎已经冻结,韩国一度拿出部署后的各种折衷方案,但中国坚持“萨德” 不能进入韩半岛,双方争执不休, 两国媒体互相指责。张忠义解释,“萨德”部署后,在中国看来,韩国提出的解决“萨德”方案都是战术上解决问题,是中国要战略性解决问题——半岛不能部署“萨德”。

“外界人可能不知道,“萨德” 部署后不久,中韩两国的高层交往,已经陷入冰点,几乎是零交流。” 张忠义说,中方厌倦韩国拿不出战略解决方案。而这僵持期间,中方企业协助打捞“岁月”号沉船,才算是中韩之间是为数不多的亮点。

中韩关系的僵局,直到朴槿惠被弹劾,韩国提前大选,才有了转机。今年上半年,张忠义陪同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察哈尔学会的负责人韩方明,在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上台前,有了一次私密会晤。

“这是文在寅上台前唯一接见的中方政界人士。”张忠义说,文在寅选择跟韩国上层交流密切的察哈尔学会作为纽带,通过他们传递了一些友好消息给中国高层。

文当选后,习近平第一时间发出贺电,文在寅也第一时间跟习通了电话。自此,“萨德”风波后, 一度冰冻的中韩高层关系,才慢慢回暖。

驻华大使任命有玄机 “中韩最糟糕时候过去了

中韩高层有了接触后,文在寅正式入驻青瓦台前后,一再向外界发出修复中韩关系的信息。

韩国京畿大学政治学院研究生院院长朴相哲透露,文在寅组内阁之初,本来打算任命前共同民主党议员卢英敏为总统秘书室室长,但文在寅考虑到中韩关系的重要性,最终内定其为驻华大使。“卢英敏对文在寅很了解,做过四次国会议员,还是文在寅选举时候的负责人。现在的青瓦台的秘书室长,都是卢曾经的手下。”朴相哲称,文在寅派亲信出任驻华大使,就是为了修复中韩关系。

5 月18 日,文在寅上任后,以最快的速度派遣了特使——韩国原总理李海瓒到访北京。李海瓒抵京后,《侨报》记者曾申请采访,北京的韩国大使馆第一时间并没有拒绝,并称特使会晤结束后可能会有小型新闻发布会。

但新闻发布会最终被临时取消,据现场的中国记者透露,李海瓒跟杨洁篪等人会面后,双方就“萨德”问题互相沟通,但未能达成更多的协议。会晤结束之后,韩中地域经济协会会长李相基给《侨报》记者发来照片,称李海瓒在北京跟他和朋友有过私下聚餐。

“ 中韩最糟糕的时候过去了!”李相基称,李海瓒转交了文总统亲笔信给习近平,表达了韩国新政府改善和发展中韩关系以及妥善处理敏感问题的积极意愿,为两国高层的交流打开了窗口。

7 月5 日,德国柏林G20 峰会期间,习近平同文在寅首次会晤。 习近平承诺,借中韩建交25 周年契机,同韩方认真回顾总结建交以来的经验教训,推动中韩关系早日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

专访《“萨德”的一切》作者:韩国成为最大受害方

SD080301

郑旭植在他的首尔办公室里。(侨报记者赵春梅摄

韩国安保人权专家、长期研究半岛问题的韩国民间组织“和平网络”代表郑旭植(音译)所著的《“萨德”的一切》,在韩国各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书中详细讲述了“萨德”到底是什么,以及“萨德”能否抵御朝核威胁、是否提高了战争的可能性等内容。《侨报》记者在韩国首尔采访了郑旭植,揭开“萨德”的神秘面纱。

首先,部署“萨德”的大前提就出现了错误。“萨德”系统是反导系统(MD)的一部分,(美国) 本以为部署“萨德”可以制止拦截来自敌对国,比方说朝鲜的导弹攻击,但事实是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会加速朝鲜的核导弹开发。

其次,尽管从一开始就对“萨德”保护韩国寄予很大的希望,但是“萨德”反导系统无法克服韩国地理上的规则。因此,用“萨德” 反导系统拦截朝鲜核导弹的说法并没有说服力。

第三,本来在韩国部署“萨德”, 韩国应该是获利的,但是现在韩国却成了最大的受害方,比如中国对韩国的报复、韩中关系恶化、中美关系恶化,而朝鲜又巧妙地利用这种韩中、中美关系的恶化为自己博取利益。

既然特朗普政府说可以理解中国的担忧,那么美国本应该消除(由“萨德”引起的中韩之间)的误会, 但是却迟迟不出面解释,于是便出现了韩国成了最大受害方的一种荒唐的局面。

目前看来日本是最大的受益国。因为“萨德”的部署,韩中关系受到打击,这是日本愿意见到的。其次,“萨德”保护韩国的作用虽小, 却可以起到保护日本的作用,因为X 雷达可以将探测到的情报传达到日本,技术上可以实现。

如果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那将是一次核战争。从韩国的立场看是没有部署“萨德”的合理性的。“萨德”的X 波段雷达可与其他反导系统相联动,比如部署在日本、夏威夷、美国本土的反导系统。

从美国的立场来看,离朝鲜、中国、俄罗斯部分地区最近的国家是韩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可以起到一定“早期报警”的作用,即通过部署在韩国的“萨德”雷达探测这些国家的导弹发射情报,并将其传达到各个地区的美军基地。从这个层面来看,部署“萨德”对美国来说有一种战略性意义。而韩国部署“萨德”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韩美同盟。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