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月光政策 新总统理想可照进现实?

2017-08-03 20:25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钟颖 字号:【

【侨报记者钟颖北京报道】在朴槿惠“闺蜜干政”丑闻的梦魇尚未散去的情况下,文在寅宣誓就职——他成为韩国首位在前任总统被弹劾的情况下宣誓就任的总统。上任之初,他以亲民和沟通的姿态,获得民调高支持率。

严峻的半岛局势,以及陷入困境的外交政策是亟需理清的难题。在韩国,支持者希望文在寅版本的“月光政策”能够继承金大中的“阳光政策”,通过“一丝微光”的照耀,打开南北对话的通道。

对于文在寅来说,只有翻过了萨德部署、朝韩对话等大山,才能携裹着民意前进。等文在寅的“月光政策”照进了现实,韩总统悲情命运可以终止?

15

韩国京畿大学政治学院研究生院院长朴相哲(右)表示,文在寅是一个刚柔并济,懂得均衡克制艺术的政治家。(侨报记者钟颖摄影)

16

韩国一民间组织的负责人张昌元(右)表示,希望文在寅继承金大中的“阳关政策”,打开南北对话的通道。(侨报记者钟颖摄影)

亲民姿态:清扫朴时代积弊受欢迎

对于正在受审的前总统朴槿惠,韩国媒体最常用的批评就是“公主病”和“时代错乱”。

常驻青瓦台的韩国记者说,亲历朴槿惠时代,她的政治演讲几乎都是照本宣科,从来不理会记者的提问。“前政府的日常例会,会感觉到十分强势,现政府比较自由、随意、亲和,之前的新闻发布场合很严肃,现在很活泼。”

“朴槿惠总是力图自上而下给国会下达指令,而非以应有的双向沟通姿态来处理政府与国会的关系,这就使得双方关系经常处于紧张状态。”韩籍中国同胞总联合会会长曹明权也表示。

作为朴槿惠的追随者,曹明权曾一度被执政党提名为国会议员候选者,但朴槿惠同意部署萨德后,他带着500名党代表,脱离原执政党。

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兼半岛研究中心主任张忠义也称,朴槿惠时期的秘书室的一位政要曾告诉他,朴槿惠不信任青瓦台公职人员,在下达命令时候,常常越过正常程序,利用亲信搞密室政治。任命核心要员之时,看重是否忠诚于己,能力品行则排其次。

面对朴槿惠撒手后的一地鸡毛,为治愈朴时代的裂痕,文在寅从竞选开会,就提出了“积弊清算”。入驻青瓦台之初就宣誓,“放低姿态,期翼成为开启韩国全新篇章的第一位总统”。

从首次任命内阁开始,文在寅就打破惯例,亲自站在记者面前宣布任命。不管是亲自接受媒体问询,还是在青瓦台推行“开放式警卫”政策,以尽量降低接触总统的门槛,甚至于周末,还邀请记者一起登山的行为,“沟通”二字无疑是他执政最突出的标志。

为了除弊,文在寅还提倡改革不公、改革财阀等主张。并将力主财阀改革的有识之士,任命为主管经济政策制定的青瓦台政策室长,以及管理执行经济政策的公正交易委员会委员长等。据称,这些内阁人士,有人在大选时其实是反对阵营的人。

“文在寅当政后,三顾茅屋,请曾经的政敌担任要职,可见其想革除朴槿惠任人唯亲的密室政治的决心。”曹明权称。

6月29日,韩国发布的最新民调数据显示,有80%民众对文在寅的执政表现表示满意。最使民众满意的是他“勤于沟通”。

民调还称,文在寅执政初期“老少通吃”:在20到30岁的年轻人中,其支持率为88%,而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支持率首次超过60%。

不过,《亚洲经济报》会长郭永吉也指出,文在寅的支持率达到新高,与他的亲民作风与南北和平发展的主张有关,但现在距其当选还不到3个月。

“对新总统的评价,至少要一年,到明年春天,才能知晓是否真正成功。”郭永吉称。

柏林构想:理想难照进南北现实

继承了卢武铉衣钵的文在寅,其政纲大方向上跟卢武铉类似,尤其在对朝政策上,他批评前几任政府一味实行制裁和施压。他甚至夸口,“如果能解决朝核问题,我愿意去任何地方,见任何人”。

韩国统一部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政府推出了“朝鲜半岛冷战结构解体构想”,会多方谋求南北关系改善:包括以中秋为契机的离散家属会面会;通过朝鲜参加2018年平昌奥运会而实现“和平奥运”;中断军事分界线处的相互敌对行为;以及推进有助于实现朝鲜半岛和平与南北协作的南北对话等。

“6月5日,新政府成立不到1个月,就有15个团体获批与朝接触。”“打开同意统一与和平大门”组织的负责人张昌元告诉记者,5月底,统一部就批准民间团体与朝鲜接触。韩国民间组织正在商讨对朝鲜人道主义援助,试图为去年1月,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后中断的交流打开僵局。

张昌元说,卢武铉曾在任内缩小并中止过韩美联合军演,也曾经对着军事同僚疾呼——韩国不要总围着美国转。因为“文”在韩国的英文翻译为”moon”(月光),支持者希望文在寅的“月光新政”继承金大中的“阳关政策”。

“一丝微光”的照耀,打开南北对话的通道——张昌元说出了支持者对文在寅的期望。

7月初,文在寅在德国柏林参加G20,首次登上国际舞台后,他所发表的公开演讲被外界称为“柏林构想”——目前最完整阐述对朝政策的公开演讲。

其内容包括:继承金大中和卢武铉的开放政策,更积极地主导半岛事务;在不损害国际社会对朝制裁框架的范围内灵活放开民间交流;重启韩朝经济合作项目;连接韩朝铁路,实现全新的陆海丝绸之路等。

针对“柏林构想”,包括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家成、韩中地域协会会长李相基等多位专家几乎同时指出——“柏林构想看上去很美,真正实施还是很难。”

首先,李明博、朴槿惠执政9年后,金大中和卢武铉时期建立起来的韩朝信任已经损毁殆尽,文在寅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重新恢复互信。韩国统一部也承认,朝鲜对民间的交流申请迟迟没有回应。

另外,文在寅的沟通努力也遭到了韩国保守派的冷对。因为时过境迁,韩国已没有实施金大中“阳光政策”的社会基础,归因于朝鲜一而再的核试验和发射导弹,破坏了半岛曾经的平静。韩国人不希望实施“阳光政策”给朝鲜援助,文在寅只能恢复与朝鲜会谈,不应该实施“阳光政策”。

最重要的是,朝核问题仍然难以破解。“柏林构想”中一些政策的实施以朝核问题的解决为前提,而朝核问题的解决严重受制于朝美,甚至中美关系,但国际社会对朝政策,并非韩国所能掌控。金大中和卢武铉执政时期,美国高层还曾公开指责和批评韩国政府的对朝包容政策。

此外,“柏林构想”还包含了韩国的外交政策,文在寅把构建“东北亚+责任共同体”定为重要国策之一,该战略通过加强韩中日的合作,共建东北亚合作平台。在新北方政策部分,还包括韩朝共同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奠定韩朝俄三方经济合作基础、推进与欧亚经济联盟(EAEU)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等内容。

“东北亚+责任共同体”近乎完美,但问题在于,首先要跨过萨德部署这道大门。韩中地域协会会长李相基指出,以萨德部署为导火索,东北亚几个国家正在逐渐站队。

一旦萨德部署全部完成,免不了掀起周边军备竞赛报复,而东北亚两个“铁三角”——中俄韩和美日韩之间的对峙态势会逐渐凸显。面对两个对立的“铁三角”,文在寅提倡的“东北亚+责任共同体”,要参与中国“一带一路”,自然是难打开局面。

17

朝核问题的解决严重受制于朝美关系,图为美国驻韩国首尔的大使馆。(侨报记者钟颖摄影)

18

文在寅在青瓦台推行“开放式警卫”政策,以尽量降低接触总统的门槛。图为韩国青瓦台前的警察跟市民。(侨报记者钟颖摄影)

谋求连任:总统悲情命运可以终止?

众所周知,韩国左右两派泾渭分明,政治“极化”明显,派系之间的尔虞我诈,一抓住机会都不惜致对方于死地,韩国总统几乎都难得善终。再加上内外交困的局面,“文在寅能否改变韩国总统悲情的命运”成了这位韩国总统的终极命题。

“肯定可以改变!”韩国京畿大学政治学院研究生院院长朴相哲,对文在寅的未来表示乐观。在他看来,弹劾朴槿惠成功后,文在寅以压倒性票数当选,是国民强烈想选出来的总统,拥有很强的力量去扭转命运,相信文有能够把韩国政治正常化的力量和能力。

作为文在寅的密友,朴相哲回忆,两年前,那是文在寅最困难的时候,文在寅是党内总代表,但支持率很低,党内也有反对者催促其下台。他邀请文在寅喝酒,这种情况下,一般的人都不会参加,但文在寅却来赴约。在明洞喝酒,文在寅压住失望情绪,侃侃而言,淡定从容到让朴相哲感叹,“他是一个懂得均衡,克制情绪的人。”

“韩国从政很累,政党之间竞争激烈,党内也有反对派,还有市民团体、宗教团体来干预。”朴相哲说,首尔政治精英对同僚缺乏包容心,多顾私利而不愿从大局出发,造成党派倾轧。经历了朴槿惠后期的政治乱象,民众对政坛越来越失望,韩国需要一个刚柔并济,懂得均衡克制艺术的政客做领导。

作为文在寅的支持者,研究韩国政体结构多年的朴相哲承认,韩国总统历来悲情,个体原因虽因人而异,但症结却在于制度问题。目前,韩国政治体制有多方面都不正常,需要改革。

第一,总统权力制约较少,韩总统任期5年,但没有连任,总理和各部长并非由国会选举产生,而是由总统直接任命,也没有设立副总统来分权,基本起不到牵制作用,

“制度造成总统的命运,总统没有外在的制度性压力来促使自身提高责任意识,权力过于集中,改革的重点要像美国一样权力制衡,分散权力才可能结束总统悲惨的命运。”

第二,政治极化。政党混乱,为摆脱丑闻而频繁更名就是体现之一,2017年2月,执政党新国家党宣布将改为“自由韩国党”,而5年前,该党曾把“大国家党”改为“新国家党”。

朴相哲称,政党内斗激烈,政治精英对同僚缺乏包容心,只顾私利而不愿从大局出发,在野党为反对而反对,执政党常难以通过执政纲领。

第三,政商勾结。政商勾结是韩国长期以来的弊病。历届总统不得善终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自己或子女、亲信等与财阀进行权钱交易。朴槿惠“闺蜜干政事件”再次表明,即使在民主政治的框架下,政商勾结若得不到根本解决,则直接威胁政权存亡。

“为了改变总统的命运,需要修改宪法,延长任期,进一步推进民主政治建设。”朴相哲说,韩国现行政治制度一直受争论,批评者称韩国距离成熟的民主还有相当的差距。在文正寅获得高支持率后,执政党内部也有要求启动修宪谋求连任的声音。 

但问题是,在解决连任问题前,文在寅最好先扫清朴槿惠时期的积弊、解决朝核问题、破除萨德危机,只有越过了这三座大山,积攒了足够强大民意,才拥有改宪的基础。但是,如今的现状是,每一座大山几乎都可能把文在寅压垮。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