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向传销宣战 天津限20天打净

2017-08-07 01:25 来源: 侨报网 编辑: 三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近日,23 岁大学生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后被发现于天津市静海区死亡的消息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目前,天津警方已基本查明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5 名涉案人员已被刑事拘留。

这一消息也惊动天津官方高层。中共天津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6 日部署开展打击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决心决战20 天, 彻底清除天津市非法传销活动。

非法传销歼灭战

天津开展打击非法传销行动

已发现传销窝点301处 清理传销人员63名

中共天津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赵飞6 日在天津市静海区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开展打击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

中新网报道,赵飞在会议上指出,静海是天津市非法传销的高发地,这些年,不仅静海,全市都在不断加大力度,打击非法传销活动,但从李文星事件的发生看,说明打得远远不够,传销问题还很严重。

赵飞要求天津市迅速开展一场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决战20 天,彻底清除该市非法传销活动,打掉非法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据静海方面通报:北京时间6 日凌晨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截至6 日上午11 时,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 余人,排查村街社区418 个,发现传销窝点301 处,清理传销人员63 名。

与此同时,静海区6 日还发布《静海区举报非法传销的奖励办法》,对举报非法传销组织的个人实行奖励,凡举报非法传销组织及其藏匿的传销窝点,经查实摧毁的,一次性奖励举报人2 万元人民币; 对举报重大传销案件或传销组织重要骨干成员的举报人视情况增加奖励金额。

QQ截图20170807155726

▲李文星生前照片。 北京法制网

李文星案5 名涉案人员被刑拘

网上发布虚假招聘信息 传销组织诱骗投发简历者

天津警方透露,目前已基本查明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截至目前,陈某、张某、江某某、翟某某、胡某等5 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犯罪分子对诱骗李文星进入传销组织并进行控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江某某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刑事拘留,其他4 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

天津北方网报道,为查明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及溺亡原因,警方连日来围绕李文星生前在静海的活动轨迹、接触人员深入开展调查取证,并对涉嫌违法犯罪人员全力抓捕。现已查明,“蝶贝蕾”传销组织成员陈某利用手机和邮箱在“BOSS 直聘”网上冒用“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之名, 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李文星投发简历后,陈某于5 月20 日将李文星诱骗至静海,后向传销组织上级张某进行了汇报,张某又向他的上级胡某进行了汇报。

胡某安排传销人员江某某接站,之后将李文星送至位于静海区静海镇上三里村的传销组织人员艾某某管理的寝室。随后,李文星又被转移至位于静海镇杨李院村的胡某管理的寝室,最后被转移至位于静海镇杨李院村的传销人员李某某管理的寝室。

经过调查取证以及相关涉案人员供讳,确认李文星在静期间已交付了传销产品费,正式加入了传销组织,并在进入传销组织后期已不需要被控制,可以在传销组织内部自由活动。

据悉,相关调查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对李文星溺水死亡原因做进一步核查确认。

起底传销组织“蝶贝蕾”

“三两天就被骗进来一个”

盘踞天津市静海区的传销组织由来已久。

北京《新京报》报道,2004 年, 媒体报道“静海开始滋生非法传销”,高峰时从事者达1500 余人。如今,静海被称为北派传销的重地, 非法拘禁、暴力行为等屡见报端。

13 年来,当地对传销的打击未曾断绝。“重拳”之下,传销越来越隐蔽,转为“地下”。传销者基本白天不出来,躲在野外树林深处, 以往“上百人成群结队集会”,变为分散成两三人一起走。

8 月4 日下午,大口子门村西北角毗邻国道处,靠近水坑的一间红顶小屋,无门,玻璃窗碎裂。屋内水泥墙上写有“成王败寇”等字样,燃烧后的蚊香和扑克牌散落在地上。村民指认,这里曾是传销人员上课的地点。

而距此约400 米的一处废品回收站内,是传销窝点。屋内杂乱无人,堆满垃圾。曾陷入传销的多名受骗者描述,这样的环境在静海传销窝点很普遍,一间屋子睡十几个受骗者,一日三顿是馒头咸菜。

静海传销中,“蝶贝蕾”尤以为盛。据天津警方通报,该传销组织规模庞大,等级分工明确,涉及全国多个省市,参与者达7000 余人。其中,在静海及周边地区发展传销人员达1600 余人,占比近23%。

早在2006年,“蝶贝蕾”传销案被山东聊城警方破获,涉案者达50 余万人,涉案金额20 亿元(人民币,下同),犯罪嫌疑人遍布30 多个城市,是彼时中国破获的最大传销案。

去年11月底,大学毕业生海啸(化名)通过招聘网站投递简历, 希望找份软件开发工作,被骗入静海上三里村一处蝶贝蕾传销窝点。

“三两天就会被骗进来一个。有人在外面避警时趁人不注意逃跑,也有人晚上翻墙逃跑(传销人员一般租住低矮平房,两米多高)”。海啸说,很多人没跑掉又被抓回来, 踹上几脚,再遭“大佬”一顿训斥, 并面临更严格的监视。

“蝶贝蕾”传销,以高端化妆品吸引传销者入会,缴纳2900 元“会费”,即可入伙。组织内部分工明确,分为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五个级别。上百人分布七八个窝点,到达培训员级别, 就可管理窝点。

在传销培训和宿舍现场,均未看到蝶贝蕾产品的踪影。反传销协会成员张明介绍,产品只是概念,并无实物,参与传销者不断发展, 成员获得收益,从而获取分成。

海啸介绍,新人入会,先将手机控制起来,每次通话,全程有人盯着,一旦用完立马收走。还会将新人“软隔离”,阻止新人跟其他人交谈或逃跑。

上百名被解救者80%是大学生

静海传销13 年来,洗脑模式并没有变化,主要是邀约方式变化。多名反传销人士介绍,静海传销属北派传销,一个很大的特点是控制人身自由。新人外出,都会有两个“老人”陪着,带到偏远地方进行集会活动。

“以往传销拉的是熟人,现在都是陌生人,约会、网聊、旅游、招聘,随便骗。”海啸说,如今传销“寻找目标”一般通过QQ 群和招聘网站。

反传销人士李旭回忆,2015 年之前是静海传销较猖獗时期,常有成群结队的传销人员出去上课,基本半公开化。这两年随着静海严打, 传销越来越隐蔽,转入地下。

传销地点也不断往外迁移扩张。此前关于静海传销地点的披露多位于静海镇。张明“捞人”时发现,目前静海传销窝点主要集中在城乡接合部的平房区,严打之下,传销也从城区不断向郊区村落及河北沧州、廊坊等地转移。

较明显的是,受害者群体发生较大变化。以往主要是农村打工青年,现在则以大学生为主。“静海靠近天津市区,东临滨海新区,通过网络招聘等方式,容易引诱着急找工作又不了解情况的大学生。当地城中村多,便于传销隐匿和控制新人。”有反传销人士说,解救的上百名受骗者中,80% 是大学生。

大量传销人员盘踞,静海当地延伸出一项“捞人生意”。反传销人士张明说,很多时候,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会借助本地人力量,花上几千块钱捞人。“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东北人老王常年在天津、河北一带“捞人”,收费2 万元左右,先救人后给钱。

在静海当地村民看来,受骗者当中,多数被成功洗脑。村民张伟印象中,这些传销人员精神正常,但是不和陌生人搭话。“你看那片枣树林里,有一棵比较高的杨树, 树底下就有个传销窝点。以前有人看到他们,想招来干活,对方却说, 我不干你这个,等到年底我就能开宝马了。”

连接

又一男子在天津误入传销组织死亡

中新网报道,据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官方微博消息,今年7 月14 日7 时许,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接报警称,在西青区张家窝镇灵泉北里南侧附近小路上发现一具男尸,警方随即赴现场开展调查工作。

经对尸体检验无外伤。经查, 死者张超(男,25 岁,山东省郓城县人)7 月10 日到天津市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

7 月13 日,传销人员王某某(女,24 岁,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 发现张超有中暑症状,并服用藿香正气水等药物,但病情未见好转。当晚,传销人员王某某、刘某某(男, 21 岁,山西省忻州市人)雇用祖某某(男,55 岁,黑龙江省北安市人) 夫妇开车,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途中发现病情严重,将其弃于案发地。

当地警方7 月14 日立案侦查。7 月15 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犯罪嫌疑人祖某某、刘某某、王某某依法刑事拘留。目前, 张超死亡原因的病理正在检测中,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

(编辑:三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