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天津批捕9名蝶贝蕾传销头目

2017-08-09 01:07 来源: 侨报网 编辑: 三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对盘踞在区里的非法传销组织,6 日,天津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来自静海区委宣传部的消息显示,截至8 日17 时,静海区平均每天出动执法人员6000 余人,累计排查出租房屋6557 处,排查其他点位2997 处,断水断电11 处,张贴标语1281 幅,入户宣传1.99万户,发放宣传材料1.3 万份,累计收容教育127 名传销人员。值得一提的是,静海检察院目前已依法批捕9 名“蝶贝蕾”传销组织头目。

作为天津传销组织的重灾区, 从6 日开始,天津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的“凌晨行动”。目前, “凌晨行动”只进行了短短3 日, 但已取得了不错的战绩。

SD080901

8 日,天津市静海区打击非法传销专业队分三组查处传销窝点,清理了一些传销人员。 北京《新京报》

三天累计收容教育127名传销人员

综合北京《新京报》、《法制日报》9 日报道,来自天津静海区委宣传部的消息称,截至8 日17 时, 静海区平均每天出动执法人员6000 余人,累计排查出租房屋6557 处, 排查其他点位2997 处,断水断电11 处,张贴标语1281 幅,入户宣传1.99万户,发放宣传材料1.3 万份,累计收容教育127 名传销人员。目前,静海检察院已依法批捕9 名“蝶贝蕾”传销组织头目。据悉, 该传销组织规模庞大,等级分工明确,参与者达7000 人。

今年8月6 日,大学生李文星被诱骗进入“蝶贝蕾”致死的经过查明,5 名涉案人员被刑拘。

当天,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下了道死命令:决战20 天, 彻底清除全市非法传销活动,打掉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7 日,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听取关于静海区打击传销工作的汇报。李鸿忠强调,要深刻认识传销组织、传销行为的恶劣影响和严重危害,担起政治责任,重典治乱、除恶务尽,坚决打赢清除传销这场特殊的人民战争。

值得一提的是,静海区可谓是天津传销的重灾区。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站收录, 2012 年至今,天津法院一审审结的231 件传销案,116 件发生在静海,占比过半。此外,16 个区中, 距静海较近的武清区(25 件)、滨海新区(25 件)、西青区(13 件), 传销案件也相对较多。

《中国工商报》2015 年1 月报道,静海自2008 年以来,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 个,教育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5 万人次,解救300 人。

传销窝点规定:领导袜子须每天洗

8 日上午,静海区王家楼村一片寂静,村里的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剩下的多为一些老人妇孺。

上午9 时,天津市静海区打击非法传销专业队乘坐多辆警车进入了这个村子。

打传队员在村民帮助下,用木梯攀爬进院墙,踏进屋子,迎面扑来的酸臭味让静海公安分局特警支队的现场负责人岳海鼻子一阵难受。

这是一间普通的一厅两室民宅,内部人去楼空。屋子旁的几张桌子上,散乱摆放着不少学生的毕业证、职业技能证书、求职简历。

数十张手写的个人资料中,不少成员学历一栏为“本科”、“大专”,记者翻阅前25 张中,有9 张的学历显示为“大专”或本科, 年龄则在21 至24 岁之间。

屋子还能看到散落的传销人员听课笔记和扑克牌,随手翻开几页,上面用黑色的碳素笔密密麻麻写着自己的“致富心得”。

墙上还贴有一些规矩,如:下午领导来时,主动上前握手、打水、擦手;领导在家时,屋里的水半个小时换一次;进出门必须说各位老板辛苦了;领导的袜子、鞋子必须每天洗刷,车每天擦;领导的洗漱用品、衣服等必须全部认识;不可越级。

传销笔记写“要成功先发疯”

传销窝点中一个笔记本里,分章节记录了部分课程内容。每一次笔记的第一段,均会写“今天行业是个100% 成功的行业,50% 做人, 50% 赚钱。你的改变有多大,你的网络就有多大、每天进步百分之一,100 天就是一个成功者”。

课程内容包含“如何邀约”(带人进来)、“自身的态度”等内容。“如何邀约”一栏的笔记显示,有时间,有野心,做生意失败,赔了本想翻身,但不主动出力的人,刚毕业的大学生、怀才不遇的人均在可邀约之列。网上在逃犯、公务员、家中的顶梁柱、年龄大于27 岁的则在不可邀约之列。多本传销窝点的笔记中,有“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向前冲”等字眼。

“都说挺挣钱,但自己没挣过钱”

目前,静海方面累计收容教育127 名传销人员。8 日,有媒体采访了其中的两名,马山(化名), 山西大同人,20 岁,西安交通工程学院大二学生,今年6 月份进入静海蝶贝蕾传销组织,另一名叫王奎(化名),22 岁,河南人,去年底进入蝶贝蕾传销组织。这两个人都表示,原先以为在里面赚钱挺容易, 但是进去后发现没赚到什么钱。

马山表示,自己刚加入蝶贝蕾时只有四五个人,后来第二天就增加到十三四个人。

在被问及有没有怀疑是传销时,马山称,怀疑倒没有,因为初中那会儿住的环境也挺差,农村出来的孩子,不在乎这种。

当被问道能挣到钱时,马山坦言:“我来得晚不清楚,他们都说挺挣钱的,但自己没挣过钱。”

王奎则透露,他当初加入传销组织时前后累计交了3 万多元人民币。在被问及为何要交这么多钱时, 他表示,当时被忽悠了,在那一个环境里面,很多人都这么说,人说白了就是一个盲从心理。

(编辑:三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