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华人新闻 > 正文

中国女游客被移民局误伤 13年后获赔46万

2017-08-09 19:44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侨报网综合讯】中国女游客赵燕(ZhaoYan)2004年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览时被美国移民局警察殴伤,13后该案终于有了结果。美国政府星期一(7日)被判向赵燕赔偿约46万美元。

11

当事人赵燕(资料图)

美国中文网报道,纽约州罗彻斯特市联邦法官伊丽莎白·沃尔福德(Elizabeth Wolford)星期一裁决,美国政府对于移民局警察对赵燕的“攻击、殴打和非法拘留”负有责任,应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等共计约46万美元。

法院判决指出,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边境检查人员罗伯特·洛德斯(Robert Rhodes)确有疏失,在美国与加拿大交界的尼加拉瀑布彩虹桥对赵燕施以“攻击、殴打以及非法拘捕”,因此裁定美国政府败诉。

法官裁定,赵燕因为这起事件而承受的身心创伤,赔偿金额为38万5000美元,医疗费用赔偿为6万4000美元,收入损失赔偿1万8000美元,非法拘捕赔偿为1万元。在整起事件中,赵燕没有遭起诉。

2004年7月21日,来自中国天津的赵燕在尼亚加拉大瀑布美国一侧游览时,被洛德斯误当作毒品走私者而对她喷射辣椒水并进行殴打。洛德斯最初被开除职务并提起刑事诉讼,但在2005年被判无罪后复职。2006年,赵燕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美国政府赔偿1000万美元。 

法院纪录显示,赵燕除了经营私人生意,也是一名钢琴老师,她持商务签证入境美国,前往宾州考察木材市场。

美国政府检察人员2005年9月在起诉洛德斯的刑事案中称,2004年7月在尼亚加拉瀑布地区的边境检查站,洛德斯用胡椒水喷射来自天津的中国妇女赵燕后,再用自己的膝部撞击赵燕,使用了过度的暴力。但是洛德斯在案中对调查人员说,他当时认为赵燕可能和毒品嫌疑人有牵连,所以命令她进入检查站,但是赵燕却要逃跑。

被告律师柯恩(StevenCohen)认为,如果洛德斯被判有罪,美国边防人员执行公务时会受影响。

柯恩认为,洛德斯同事的证词影响了陪审团的决定,因为他们说,虽然洛德斯使用了过度暴力,但是赵燕拒捕。律师还说,医院的证明也显示赵燕受了轻伤,没有造成骨折骨裂的伤害。法庭判决洛德斯无罪。

赵燕美国被打一案诉讼于2006年,为什么11年后才宣判,46万美元的赔偿判决和当事人索赔的1000万美元差距悬殊,当事人会不会上诉?

陕西《华商报》报道,谈到该案为何会拖这么久时,美国纽约里根律师楼中国部主管孙澜涛称,在涉及美国政府为被告的民事诉讼中,拖庭、耍赖是惯用的伎俩。原告无法忍受漫长的等待被拖垮是常有的现象。和美国同类案件相比,赵燕女士的案件算是耗时比较长的,“还好赵燕女士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过人的毅力,终于等来了判决。”

孙澜涛称,最初他们申请的赔偿数额是1000万美元。“在美国,诉讼赔偿数额没有上限,索赔多少,只代表你的愤怒程度和受伤程度,并不代表一定能赔多少。”孙澜涛称,他们提出1000万美元的索赔数额,既是在美国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更是考虑了案件对赵燕女士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46万美元的赔偿数额和赵燕女士的实际看病费用、多地奔波费用、精神伤害相比,数额太小了,只是象征性的,他对此很不满意,相信赵燕女士也不会满意,他会就此和赵燕女士沟通,考虑提出上诉。

谈到赵燕女士的伤情恢复时,孙澜涛称,经过10多年的治疗恢复,赵燕女士肉体上的伤病恢复较好,但脸上仍然留下了疤痕。与肉体上的伤痛相比,案件对赵燕女士心理上造成的伤痕永远无法愈合。案发后,赵燕女士不得不放弃她原有的事业,由原来的开朗、善于交际,变成现在的孤僻、不爱出门。目前,赵燕女士除了给学生带钢琴,平时很少外出。

谈起该案对中国游客的启示,孙澜涛结合自己几十年在美国的法律实践,对来美中国游客提出九大忠告:

和他人撞车后,先不要急于道歉,因为有时你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你的错;

与他人发生争执时,不要有身体接触,避免被指人身攻击;

遇警察拦截查问时,要将身份证件及时交出,双手不要乱动,避免误会;

在警察或执法人员与你接触并要限制你的行动时,不要有任何反抗动作;

当警察拍打搜身时,身体不要反搏,但可以问他为何搜查你;

警察限制你并提出盘问时,不要回答警方问题,只答姓名,并要求律师在场;

不要在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中留存任何敏感信息或色情照片;

不要乱用言论自由,不适当场合乱说话会导致你被拘留;更不要贿赂警察;

不要将牵涉公司保密信息的文件下载或上传,不在邮件中讨论敏感技术问题。 

12

 赵燕被打后惨状(2004年CCTV《共同关注》播出画面) 

案件细节回顾:

CCTV《共同关注》2004年07月29日报道交代了案发当日的情况。那天,赵燕持商务签证到华盛顿、费城洽谈生意,工作结束后,7月21日,她参加了从纽约市出发的“尼亚加拉瀑布两天一夜游”旅行团。旅游团抵达瀑布区后,晚上11点多,她和另外两位女团员黄宁和谢芳,步行到距离下榻旅馆仅10分钟路程的彩虹桥,那里没有任何限制旅行者进入的标志,她们准备在那儿拍几张照片留念。

“拍照的时候我们看见一个明亮的窗户,那实际上是一个门,有一个警察坐在里头向我们招手。我的同伴看见了,说他是不是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是好心。我没有看见地上躺了一个黑人,当我看见他招手的时候才看见那个黑人。结果我再看的时候,那个警察愤怒地冲了出来,我当时就傻了,因为他特别愤怒,我的两个同伴就跑了。我有这个常识,我觉得第一,我要是跑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第二我没有犯任何错误,我只是拍照,他并没有说不能在这里拍照,而且我并没有拍你。”

赵燕按照她认为正确的方式,选择了留在原地。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警察出来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很快地从腰里掏出一瓶东西向自己喷,“喷了我很长时间,喷我的头发,我的脖子。”一直到最后一瓶都用光了。

据后来调查此事的检察官和当时在场的其他警员证明,这名率先袭击赵燕的警察是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官员,叫做罗伯特·洛德斯。当时他朝着赵燕狂喷的东西是胡椒剂,因此赵燕的眼睛连续多日泪水涟涟。然而暴行还没有就此结束,殴打接踵而来。

“我的头部可能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晕了、懵了,后来我就趴在地上,也许是跪在地上,感觉他们围着我,每个人都用皮鞋踢我,对着我的眼睛和脸,我的牙断裂就是被他踢的。”赵燕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最后他们有人踹了我一脚,我就斜躺在地上了。然后我被拷起来送到一个屋子里,当时我感觉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就请求他们帮助我。当时,我的鼻子、脸都在出血,我自己不能够动了,我用英语告诉他们我是做什么的,告诉他们包里有我的机票,请他们看一下,然后他们看了,好像是觉得他们错了。”

根据后来美国方面调查显示,在赵燕被殴打的时候,最初跑掉的另外两名女游客黄宁、谢芳也被抓了回来,戴上了手铐。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警察叫来了医生,随后,赵燕被送往医院急救。

经过一夜的治疗,第二天凌晨五点半左右,赵燕被送回酒店,有两个调查员来做调查和笔录。8点15分,赵燕又坐着旅游车回到了位于纽约的法拉盛。

尽管遭受了巨大的伤痛,赵燕首先还是想依靠法律主张自己的权益。7月23日,赵燕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来到纽约“罗斯—里根律师事务所”,委托里根律师全权代理此案,状告“联邦政府雇员对无辜平民施暴”。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