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李文星: 一个求职少年的非正常死亡

2017-08-10 01:50 来源: 侨报 作者: 王伶羽 编辑: 孟音 字号:【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贫苦的出身、曲折的求职经历、固执的性格……所有人都在试着分析一件事——“为什么是李文星”。7月,他被发现死在天津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死因待定,但与陷入传销组织有关。舆论哗然,静海不静,BOSS直聘网也难逃其咎。

在嘈杂的指责声、哀悼声背后,李文星只是一个大学刚毕业、想要找到一份工作的23岁平凡少年。但他的职业规划,看起来有些离谱——“在高技术行业月收入8000,然后做到年薪30万。”事实上,他的第一份工作的工资不过2000元。

2017年5月,李文星突然主动联络多位亲属说:“我被大公司录取了!”在这之后的两个月,家人便收到了他死亡的消息。

无人知晓这个少年曾遭到了怎样的对待,传销如虎,“李文星”不是第一个,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

  “高端公司”

5月初,正在北京大兴做建筑工的李文星的叔叔和父亲,突然接到了李文星的电话,在电话里,这个平日总是满怀心事的男孩很高兴地宣布“自己找着活儿了。”在此之前,有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家人都不确定李文星到底身处何处,只知道他辞职去找工作了。

与李文星见面时,李文星的叔叔有些担忧,提醒他别遇到骗子了。但李文星却说自己找的是一家“大公司,很高端。”

事实上,李文星对于这份来自“高端公司”的offer,并非没有疑虑。在完成电话面试后,该公司便让他去天津工作,通过李文星与高中同学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李认为这家公司“突然”让他去上班的做法有些奇怪,“我怕是传销。”

当时李文星的同学让李等一周再去,他可以让天津的同学去打听一下这家公司是否正规。但还没等到同学的回复,李文星便踏上了一去不复返的路途。他实在是太渴望有一份工作了。

2012年,成绩优异的山东男孩李文星被中国“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建设的学校之一——东北大学录取。但他并不高兴,一是,就读专业并非他心仪的IT,而是资源与土木工程学院资源勘查。二是,家里的经济状况堪忧,这甚至一度让李文星萌生了不去读大学的想法,当时是李的父母苦劝多日才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据李文星的亲戚介绍,李是家里唯一一个大学生,是大家共同的希望。

在读大学期间,李文星继续保持着优秀的成绩,在他同学眼里,这是一个节俭、独立、很怕麻烦别人的男孩。

2016年6月,李文星从学校毕业,他并没有选择读研深造,而是继续追寻自己曾经的IT梦,他在北京选定了一家IT职业教育学校,从7月份开始,在其中进修了4个月的java教程。

从教育学院毕业后,李文星开始了找工作的漫漫长路,如今再看,这似乎也是曲折生活的开始。起初,不到一个月他便找到了工作,但他期待的8000元薪资,实际只有2000元,这让他感到不满。

但李文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能拿到10万到20万的年薪,而他的最高目标,是在IT行业拿到30至50万年薪。但工作时间刚到两个月时,李便离开了这家公司。

从此,坐在出租屋里,刷着BOSS直聘,不停地给招Java岗位的Boss们发送着信息,成为了处于失业状态的李文星生活的常态。

直到5月15日,一家名叫“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人事部的负责人回复了李文星的消息。“是否毕业?是否单身?是否有贷款?”在回答完几个问题后,李文星将简历发送给了对方。

4天后,李文星收到了这份所谓的offer,发自于一个昵称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Offer中要求李文星5月20日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

  “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从天津市的市区出发,开车约一个小时候,才能达到静海区。作为中国国务院批准的沿海开放区之一,让静海在全国闻名的是被戏称为当地支柱产业的传销,当地的一句顺口溜称“全国传销属天津,天津传销属静海。”

没有人能说清楚这条庞大产业链到底在静海存在了多久,早在李文星之前,很多人都在此遭受过传销组织的诱骗、囚禁、甚至因想逃跑而被毒打。在此期间,媒体报道、“重拳打击”似乎就没有停息过。

在去往天津的新职位后,“自尊心很强”、“从不找人借钱”的李文星在半个月里先后借了三次钱,数目不大,都是500元,给出的理由是“花呗还不起了。”

如今,记者再次尝试给这一手机号转账的时候,系统已显示“账号不存在,或对方关闭了‘通过手机号找到我’隐私开关”。

据中国媒体报道,李的朋友称,出事之后,他将李文星的电话卡补了回来,试图登录他的支付宝找些线索,但结果却是李文星的支付宝已被注销。

李文星的异样还体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哪里,他的所处地开始频繁在天津和石家庄之间切换。当他同在天津的表妹提出要去看他时,他便说自己去石家庄找同学了,过一会儿又说自己已经回天津。

据李文星亲友推测,当时李已经被传销组织控制,失去了基本的人身自由。

李的母亲有些担心儿子,多次给他打电话和发起视频聊天,但均无人接听。有时,李文星会用其他的电话号码打来。

6月28日,李文星给母亲发消息称手机丢了,“先别打我电话,等我买了手机再打给你。”当晚,在李文星母亲多次发起视频聊天无人应答后,李文星回复称忘记父母号码,让母亲发过来。发送后,李文星回:“知道了。”

据李文星的妹妹李文月介绍,7月8日,李文星突然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和他的母亲说,自己又换了号码,嘱咐母亲以后打他170打头的最新号码,最后他强调,“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之后便人间蒸发。

直到,李文星的尸体在国道旁的那个水坑里被发现。

7月21日,李文星遗体火化后,由他的叔叔背着双肩包把骨灰带回了老家。

据中国媒体报道,李文星姑父回忆,他们购买了一条黄色布单,把骨灰裹好,进火车站过安检时,安检仪响了起来。姑父赶紧把火化证递给工作人员,说,“我们家孩子就在包里。”工作人员随后放行,李文星回了家。

谁是凶手?

李文星死后,科蓝软件发布公告称,“被人恶意冒充”。紧接着,“BOSS直聘”成了人们口诛笔伐的重点对象。 

工商资料显示BOSS直聘属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时间2013年12月25日,注册资金899.224万元(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软件开发;电脑图文设计等。

这款招聘APP问世之后,“去猎头化、中介化,是一款让职场BOSS与求职者在线聊天、加快面试的免费招聘手机软件”一直是其标榜的宣传理念。

根据第三方机构易观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招聘求职APP榜上,BOSS直聘以月活344.79万位列行业第三位。

在此之前,BOSS直聘CEO赵鹏曾对媒体表示,“没有采取事先审查的原因基于两点,一是没有资源,二是可能也没有资格。”

所以,平台采用事后担责的操作形式,具体流程是牛人举报-平台查封-与企业探讨是否误举报。举报过后,Boss直聘设立黑名单,并且针对一些重点灾区加大审核。

李文星出事后,赵鹏第一时间表示“教训很惨痛”,并向李的家属承诺“我们都愿意彻底承担”。”但该说法被网友评论为“为时已晚。”

自8月3日起,BOSS直聘宣布对于所有招聘者执行事先审核认证。

记者随即以用人单位身份在BOSS直聘APP上顺利完成了企业注册,但到了“发布职位”这一步骤时发现,如果不事先上传“营业执照、在职证明和工牌”三个证件中其中之一的话,便无法完成人工审核,也无法发布任何一条职位招聘信息。

而在天津,新一场针对传销组织的“歼灭战”再次拉开序幕,《侨报》记者得知,天津市静海区公安部门已经对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的情况立案调查,并承诺将对非法传销肇事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处理。

但有律师认为,“从法律层面来说,招聘平台和传销组织(如果最后案件确定的话)需要负责,但是从社会责任来说,学校需要承担一些责任。”同时他还表示,李文星已经成年,也应当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认知。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