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民众冷静应对 游客困中获助

2017-08-11 00:18 来源: 侨报网 编辑: 高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历过四川汶川地震、芦山地震以及今年六月茂县塌山泥等重大自然灾害的四川人,虽然在灾难面前有恐惧、悲痛,但更有冷静以对与互相扶持。自北京时间8日21时 19分九寨沟 7.0级地震发生以来,川民或奔赴灾区,或街头捐血,或提供免费住宿,或自发集结疏散游客,尽自己所能为生命接力,为救灾助力。

九寨沟“8·8”地震抗震救灾指挥部10日发布指,截至10日13时,确认死亡20人,受伤431人,灾区交通、电力和通信正逐步恢复。目前,已累计疏散游客和外地务工人员6万多人。

JJ081101

8月10日,中国国际救援队分四组深入九寨沟灾区采取地毯式搜索排查。在漳扎镇扎如村,救援队员给当地村民送来了急需药品,并对九寨沟山体滑坡险段进行重点排查。图为救援队女医生给民众看病送药。中新社

救援

548名医疗人员在灾区救援

九寨沟通信已恢复 官方称对大熊猫影响不大

北京时间10日下午,九寨沟“8·8”地震抗震救灾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透露,截至当日13时,九寨沟地震已致20人死亡,431人受伤,伤员全部得到救治。

中新社报道,8月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这是四川省继汶川特大地震、雅安芦山地震后的又一次强烈地震。截至10日中午12时,九寨沟已发生余震1775次,其中4级到4.9级2次,3级到3.9级22次。

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农工委主任、抗震救灾指挥部副指挥长曲木史哈介绍,目前救援力量已开展逐村逐户的地毯式搜救。

“今天中午13时发现被困群众在箭竹海上方日则保护站附近,民用直升机救回被困群众10人,其中两人是林场职工。”曲木史哈说,对于被困群众反映的4人失联的情况,目前特警、蓝天救援队员等15人正继续搜救。

此次地震震中距九寨沟风景区较近,8月正值旅游旺季,当地大约有六、七万游客和外来务工人员。曲木史哈表示,截至10日下午,当地已累计转移疏散游客和外地务工人员6万多人。

曲木史哈说,在漳扎、永乐等17个乡镇共设安置点249个,临时安置群众23477人。对集中安置点群众,实行集中供应,保障生活所需;对分散安置群众,按政策给予每人每天1斤粮、20元钱的临时生活救助。

九寨沟是川陕甘49个野生大熊猫分布县之一,拥有4个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对于地震对当地的生态和大熊猫的影响,曲木史哈说,“生态方面,需要相关专家来做评估,评估后的结果一定会向社会公布,对九寨沟的恢复也会在保证生态优先的情况下由专家指导进行。本次地震目前看对大熊猫影响不大。”

灾情发生后,中国国务院侨办领导高度关注,指示有关负责人第一时间分别与受灾省区政府侨务部门取得联系,表达了对受灾地区华侨华人和归侨侨眷的关切和慰问。

截至目前,四川九寨沟县地震暂未收到华侨华人和归侨侨眷重大人员伤亡报告。

北京《新京报》报道,蓝天救援队四川分队一负责人透露,灾区交通、电力和通信也在逐步恢复。目前,九寨沟县城至漳扎镇、九寨天堂至川主寺两条道路可通行。国道213线茂县石英关乡山体高位垮塌处已抢通便道;若尔盖向九寨沟方向的若九路已基本抢通。省道301线3处断道均已抢通便道。

震后一小时,九寨沟县城恢复供电。曲木史哈说,若尔盖县、松潘县、红原县供电正常,松潘县九寨黄龙机场供电正常,九南线、九神线暂未恢复,黄埔电力公司正在紧急抢修。

为保障灾区通信,开启免费寻亲热线并对灾区全境提供免停机服务。曲木史哈介绍,累计恢复基站129个,目前九寨沟县城、漳扎镇移动、电信、联通信号已恢复正常。

伤痕

被打翻颜料盒的九寨沟 能恢复吗?

多景点污染,专家称基础设施恢复至少需要半年

烈日当空,不时有直升机从头顶飞过。原本供游览车行驶的道路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块,行车颠簸。有尘烟在远处的树林间腾起,那里不时发生着小型山体垮塌。

中新社报道,10日11时,由于景区内部分道路已中断,救援人员驾驶了8台挖掘机、推土机等重型设备。往日熙熙攘攘的景区游客中心此时仅有几位留守的工作人员。游客中心的墙上遍布“X”状裂痕,记录着地震发生时的惨烈。

火花海深9米,是一个高原海子。每当晨雾散去,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有朵朵火花燃烧,似童话世界。但此时,湖岸垮塌,火花海已基本干涸,岸边的树木倒在土黄色的淤泥中。

前方5公里,是电视剧《西游记》片头曲中师徒四人曾牵马走过的诺日朗瀑布。这个宽270米,高24.5米的大型钙化瀑布是游客来九寨沟必合影的景点。此时的瀑布没有任何异样,涓涓细流如绸缎般洒下。从诺日朗瀑布前往荷叶寨的8公里,有老虎海、芦苇海等景点,未现异样。但两岸的山体有垮塌迹象,灰白色的土石裸露在墨绿的树林间。供游客近距离欣赏美景的栈道有些已垮塌,部分栏杆被塌方体冲断。

荷叶寨的平地上,救援人员已搭起了数十顶救灾帐篷。村子里的十几座白塔有四座被震塌,只剩塔基。白塔前,几个孩子在奔跑玩耍,头顶的经幡迎风招展。部分垮塌的房屋前,疾控人员正背着蓝色的消毒器材喷洒消毒液。

因道路塌方,武警水电部队的救援车辆行驶到镜海时便无法前行,原本像面镜子的湖泊此时较为浑浊。消防官兵、特警、武警等救援队伍在镜海旁等待道路疏通,数台挖掘机正在施工,掀起滚滚尘烟。

“通过直升机协助侦察,发现前方有游客被困,但现在道路中断车辆完全过不去,刚刚余震还有石头落下来。”一名解放军战士说,被困游客在五花海,离镜海还有四五公里的距离,他们组成了12人的搜救队伍准备徒步前行。

北京《新京报》报道,8月10日晚,针对九寨沟火花海决堤等一系列自然景观受损情况,国家地震安全性评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徐锡伟表示,九寨沟秀丽的景色本来就是自然风光,它们本身就是不同时期大地震等构造运动的产物,其形成属自然地理演化过程,不建议人为修复。

徐锡伟分析,新地震把火花海堤坝破坏,这属正常的自然地理演化过程,如果人为堵上决口,反而得不偿失。他解释说,地震本身就是一种自然力量,现在是利用自然的力量,把九寨沟的景观重新塑造,“我们再去进行人为修复就会成为人为景观,而不是自然景观。”

他举例,九寨沟的堰塞湖就是一处很好的自然景观,它也是在一定的地质和地貌条件下,经过大地震等自然力量的洗礼才形成的湖泊。对于一些游客表示的惋惜,他坦言,以往的景观被破坏了,固然会造成遗憾,但地震把它们都破坏了以后,会产生新的景观。这对游客们来说未必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温暖

休假消防员遇地震:能救几个救几个

带着十多名准备乘坐电梯的游客,跌跌撞撞从6楼向下逃离

带着十多人跑出九寨天堂酒店的大堂时,罗川滨浑身发抖,此时的酒店大堂房顶仍在坠物,房檐已塌了下来。

中新社报道,8月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当时,休假的罗川滨正跟妻子在景区过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他29岁,是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的一名消防战士。

“当时我正在酒店沙发上休息,强震直接把我甩到地板上。”罗川滨说,他第一时间往床的方向爬去,试图用“生命三角”保护自己。二十多秒后,晃动停止,他立即拉着妻子向外逃生。

“我是消防员,大家跟我走,不要坐电梯!”带着十多名准备乘坐电梯的游客,罗川滨跌跌撞撞从6楼向下逃离。逃离中,他的腰部被坠物砸伤。

站在酒店门口,刚刚的经历让罗川滨浑身发抖。大部分游客已逃了出来,站在酒店门口的坡道上惊慌失措。“发生二次灾害或者余震时,那里很危险。”罗川滨说,当时必须要有人站出来组织大家有序撤离。随后,罗川滨从酒店找来扬声器,爬上私家车车顶,开始喊话。300多名游客逐渐停止了骚动,罗川滨和酒店员工一起,将他们疏散至更安全的酒店停车场,并开始统计失联人员。

9日凌晨1时许,阿坝消防的第一批救援力量来到了九寨天堂酒店,罗川滨决定跟随救援力量返回酒店救援。回酒店的路上,他用手机录下了遗嘱:“我受伤了,不晓得能救几个,能救几个救几个。以防万一,有个后话。”

余震不断,罗川滨跟随救援力量往返酒店三次。但他并未在酒店1号、5号楼,咖啡厅、温泉、川菜馆等区域发现被困游客。

10日下午,罗川滨已撤到了后方。谈及自己的职业,罗川滨说,“消防员很让我骄傲,自从汶川地震看到消防员救人的场景,我就很崇拜。”

汶川地震发生时,罗川滨在读高三,随后考取四川师范大学。但大一没读完,他就报名参军入伍了,于2010年考取军校,2013年临近毕业又遇上雅安芦山7.0级地震,“随后我就去雅安当消防员了。”

罗川滨说,8日下午5时多,他跟妻子在《九寨千古情》表演中看到消防员救援的画面时,落下了眼泪。“我哭着跟老婆说,看,‘人民没有忘记我们’。”

地震惊魂中的导游旗温暖人心

“也会害怕,但我们是导游,必须对团员负责”

“大家不要慌张,不要跑!注意安全!”九寨沟地震发生时,正在演艺中心观看《九寨千古情》的游客纷纷往外逃离,而站在门口的余文超却没有动。他挥舞着手中的导游旗帜,一边寻找自己团队的游客,一边大声向人群喊话。

中新社报道,与余文超一同留在原地的还有近百名挥舞旗帜的导游,现场随着一面面导游旗举起而逐渐有序起来。

余文超今年29岁,是一家旅行社的导游,在地震发生时,他所带的团一共有53名游客,全部走散。“我是导游,我要找到我所有的游客。”余文超说,这是当时自己的第一反应,“而且不光是我,所有的导游都没有抛弃自己的游客。”

随即,这位经历过汶川地震与芦山地震的导游爬上高台,不停挥舞手中的导游旗,便于自己的团员找到自己。一个多小时后,余文超所带的旅游团终于团聚。

今年33岁的黄炳文是另一家旅行社的一名导游,地震发生时,他已经睡下。“突然间,房屋摇了起来,我立即反应过来,地震了。”随即,黄炳文迅速冲向自己26位团员的住所,大声呼喊他们的名字。当他到达时,发现一位51岁的团员由于慌乱从酒店二楼跳下,此刻正倒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

面对通讯不畅,120急救资源紧缺的状况,黄炳文冒着落石的风险走到路旁为团员拦车。“凌晨两点,在朋友的帮助下,成功将伤员送医,现在已无大碍。”

此前,四川导游李尹韩为了接一名落单的游客,冒着飞石的危险,独自在夜晚行走了数小时。事后,李尹韩在社交媒体表达了自己内心恐惧与责任感的拉扯,怕黑的她边走边哭,但作为导游的责任感给了她前进的勇气。

“我们也是人,也会害怕,但我们是导游,必须对团员负责。”乐山市导游余文超如是说。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