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加入共享经济的华人新移民

2017-08-11 23:29 来源: 侨报 编辑: 孟音 字号:【

【侨报记者翁羽报道】华人新移民来到美国追求梦想,但语言问题成为第一大难关。随着手机新科技和共享经济的发达,越来越多新移民走上语言障碍栏极低的共享新经济大道,然而这路程也并不如他们想象般阳光平顺。

A11081301

共享汽车司机只要依靠软件就可以轻松打工。(侨报记者翁羽摄)

A11081302

小小的车内空间就是共享司机的移动办公室。(侨报记者翁羽摄)

A11081303

华人司机从餐厅里接餐准备送给客人。(侨报记者翁羽摄)

让打工变得合法又轻松

无论是因教育而缺乏英语基础,还是因性格而习惯保守含蓄,许多华人新移民只能选择从事低收入还缺乏保障的有限工种。不过, 近年来一种新的打工赚钱模式迅雷不及掩耳地改变社会经济,勇于不断尝新的华人新移民们迅速地投入其中。

闲时用自己的车搭客,将空置房间分租出去,这些结合手机上提供翻译和地图服务的应用软件,就成为越来越多人参与其中的共享经济。对洛杉矶的华人新移民来说,参与共享经济似乎就是简单轻松又安全合法的打工赚钱方式。

落脚洛杉矶东区华人聚居地的李小姐自己来美后打过各种工,包括餐馆、保姆、按摩等这些华人新移民经常从事的传统工作。这些工作虽然因面向华人群体而不需要使用英文,但却常要面对不同方面的刁难。李小姐就曾在为按摩店打工时因不懂英文成为“替罪羊”。当警察突袭按摩店,涉嫌违法经营的老板却指着李小姐,诬陷打工不到两天的她是店铺经理。一头雾水的李小姐直到被扣上手铐带入警察局都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语言不通的状态差点让她吃牢饭。

当选择成为共享汽车司机,李小姐感觉不但减少了因语言问题带来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这是自己立刻能做且能赚钱的事情。她说:“新移民的就业机会本来就很少,因为开车大部分人都会,既可以开车又可以赚钱,又不用给人打工又不用看人家的脸色,自己想赚多少钱取决于自己。”

和李小姐有着同感的人非常多,而当这些共享经济的新兴创业公司为了吸引人们加入提供高额奖金时,更多华人新移民走出来尝试。

迎来更多充满诱惑的机会

高额奖金诱惑着华人新移民打工者。无论是还在上大学的张同学,还是没有固定工作的黄女士,他们加入共享汽车司机行列的原因都是希望得到奖金。

张同学表示自己平时就喜欢开车,当亲戚推荐说只要在一个礼拜内完成一定接单数就能赚500 美元时,他就打算尝试一下成为共享汽车司机。不过,他回忆起最初那个星期,只能用苦不堪言形容。

在那一个星期中,张同学试过开一整夜的车没休息,也试过开超过半小时到一个荒山里,心惊胆战地接一位乘客。

除了要在上课之外挤出时间, 他还要学习完全陌生的共享服务应用规则。最终凭借着年轻人的不服输劲,张同学一个礼拜后拿到了500 美元奖金,但也被累倒大睡几天。

黄女士则是因身体状况无法从事固定工作,她听到了共享汽车司机的工作要求和奖励后也十分心动,于是在朋友帮助下开始驾驶共享汽车。

然而,在吹了两天汽车空调后, 黄女士小病了一场,结果一直未能完成新司机的奖励任务。黄女士虽然最终只能望着高额奖金叹息不已,但成为共享汽车司机的尝试为她日后打工赚钱提供了多一项的选择。

尽管有着各自状况,不过不同人也看到不同希望。一对住在洛杉矶市区的退休华人老夫妇在看到共享汽车送餐司机招聘宣传后,也特意前去询问。对于老夫妇来说,许多职业已经不适合他们从事,但是共享送餐业务可以让两人开自家车搭档同时打工赚钱,是一个非常适合他们的补贴生活的方式。他们的车就是两人的办公室,老夫妇俩人将这个移动的小办公室内打拼出人生的新事业。

享经济为人们提供了门槛更低、更具有诱惑力的赚钱方式,同时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新问题。

陷阱和误解无处不在

“被歧视”是大部分华人共享汽车司机的共同感受。由于在每次服务后可以立刻看到对方的评分, 司机们对客人们有着更直观的认识。在同行中交友广阔的李小姐印象中,开好车华人司机和亚裔顾客一般得到的评分都不高。

李小姐表示自己开的是高配版的豪华SUV,为了拿到五星评价她努力让乘客得到五星级别的服务。因此,除了每日将车打理到干净整齐外,她还在车内放置瓶装水和糖果免费提供给乘客。并且每次遇到有行李和婴儿床的人,她都会下车帮忙搬送。即使如此服务到家,但当遇到西裔乘客时,对方往往不是不打分就是打个一星。接受采访的多位华人司机都与李小姐有类似经历。

一星的评分无疑会降低司机的总体评分,而低分的司机很难再接到评分优秀的客人,也无法为车的服务等级进行升级,最终导致收入降低。

让李小姐感觉奇怪的是,作为司机可以从后台看到乘客得到的评分,而亚裔乘客普遍被评较低分。在李小姐接送低分华人乘客的经历中,这些人表现正常,有的甚至彬彬有礼,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得到司机的低分评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低分乘客往往只有低分司机愿意接送。

另一方面,文化上的理解差异有时候也让共享汽车司机们陷入麻烦。周先生表示自己第一次开车送餐的经历就吓得他再也不敢送餐了。

周先生开的是一辆凯迪拉克的轿车,因此在第一次送餐就接到了一单到帕沙迪纳(Pasadena)豪宅区送餐的业务。由于送餐地点属于私家路段,周先生在开进去后就如往常等乘客般停在路边。就在他打电话进行联系时,突然出现多辆车前后将他的车包围,车内人拿出枪指着他进行驱逐。周先生当时兢兢战战的解释状况完成了送餐,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后来周先生了解到,在那种状况下,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车辆发生什么状况,都只能是自己承担后果。这让周先生困惑之余,也决定不再参与送餐业务。

新移民仍需帮助

共享经济的兴起也催生了不少中介机构,这些中介培训机构通常打出广告称“月薪4000 至8000, 培训后立刻接单赚钱”,而这个培训还是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事实上这些中介机构本身和共享汽车软件公司并没关系,他们主要通过软件公司提供的奖励推荐人计划来赚钱。但由于不少华人新移民对语言和手机软件操作的陌生,所以这样的中介机构越做越旺。然而,很多共享汽车司机也指出,中介机构的指导并没有真正帮助到他们,长期按培训内容去做反而误导他们丢失了开共享汽车的资格。

赵先生就是其中一位这样的司机,他在完成培训机构要求的单数后不久就失去继续开共享汽车的资格。按照培训指导,司机看到超过八九分钟路程的单子就最好拒接,或遇到分数太低的乘客也最好拒接。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共享汽车软件公司的真正规定是拒接太多的司机就会失去资格。误信培训公司的指导的司机,基本在一段时间后都无法继续从事这项工作。

李小姐认为,政府中帮助新移民的机构应该与时并进,为新移民融入新型经济就业提供真正的培训。共享经济降低了就业门槛,让新移民更容易通过工作融入社会,若有更多正确指导帮助,将更有利于新移民们在这里追求自己的梦想。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