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冲刺!中国走出多样脱贫路

2017-08-12 01:04 来源: 侨报 编辑: 孟音 字号:【

【侨报综合讯】贫困问题已成为当今世界最尖锐的社会问题之一。在改革开放以来的30 多年间,中国已让7 亿多人摆脱贫困,被世界银行称为“迄今人类历史上最快速度的大规模减贫”。

如今,中国规模庞大的脱贫工程已进入最后的攻坚时刻。2013 年11 月,习近平作出“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 的重要指示。中共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策、多样扶贫路,让中国万千贫困乡村有了脱贫创富的可能。2013 年至2016 年,中国已成功让5564万人走出了贫困的泥沼。

SD081202

近年来,新疆福海县通过“企业+ 代理商+ 奶驼养殖贫困牧民” 的模式,大力发展当地骆驼养殖产业,实施精准扶贫。1峰产奶骆驼每年可为牧民带来1.8万元人民币的收入,目前该县已有200多户骆驼养殖户实现脱贫致富。图为该县牧民本月6日在放牧骆驼。中新社

SD081201

中国脱贫工程进入最后攻坚期

在中国宽阔的高速公路和密集的高铁路网之外,仍有4000 多万贫困人口过着相对封闭落后的生活。他们常年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其中的大部分人仍依靠小块土地生活,鲜有走出家门的机会。

中新社报道,这些贫困乡村和繁华现代的北上广,是中国发展坐标上的两级,它们凸显着中国缩小“贫富差距”的紧迫性。如何让中国这些年收入在360 美元以下的贫困人口脱贫,被视为中国与“小康社会”之间的最大障碍。

时针指向中共十九大召开的时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大考”,将迎来最后的冲刺时刻。如今,中国规模庞大的脱贫工程已进入最后的攻坚时刻。这个工程计划在2020 年之前,通过精准扶贫等举措,让中国最后的4000 多万贫困人口从贫穷的泥沼中走出。

目前,中国不少贫困村庄面临“空心化”“老龄化”问题,在劳动力缺失的境况下,普通的产业难以发展,成为脱贫攻坚的“硬骨头”。

位于河北省西北部高原地区的深度贫困村东号村内,一些房屋前早已杂草丛生,常住村民平均年龄超过65 岁。为解决劳动力缺失、发展产业难的问题,当地突破瓶颈, 结合光照资源丰富的特点,大力发展光伏产业,用扶贫资金投资建设村级分布式光伏发电设施,建成并发电时,东号村每年将获得40 余万元分红,并进一步分配到户,从而使丧失劳动力的贫困人口获得稳定收益。

中国官方制定的《“十三五” 脱贫攻坚规划》明确指出,要加大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做好贫困地区养老、医疗、教育等基本民生保障。目前,除了水、电、道路等基础设施正在贫困地区加紧覆盖,互联网、移动基站等设施也正陆续走进贫困的村庄。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全国范围建立起企业和社会组织扶贫帮扶机制,除了资金援助,这一机制更重要的目的是“扶智”,通过为贫困地区脱贫出谋划策,创新农业生产方式,为贫困村民提供更多的“致富”思路。

改革开放30 多年来,中国已让7 亿多人脱贫,世界银行称之为“迄今人类历史上最快速度的大规模减贫”。在这个工程中,精准扶贫策、多样扶贫路,让中国万千贫困乡村有了脱贫创富的可能。

特色产业助贫困乡村“造血”

贵州省惠水县长岩村地处高寒山区,平均海拔高度1300 米左右, 过去由于交通条件差,无产业发展支撑,经济落后,村民生活困难, 是国家一类贫困村。近年来,几经努力,长岩村觅得茶产业以作为村里的扶贫良方。

中新社报道,2014 年,经贵州省茶办专家团的考察评估,长岩村高海拔、多云雾、寡日照等之前地理气候“劣势”成为发展茶产业的“优势”。人少地多的长岩村将1.5 万亩集体荒山以“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三变” 模式入股作为茶叶种植基地,同时成立村级合作社,整合引进的三家茶叶种植公司的资源优势,采取“公司+ 合作社+ 农户”的经营模式。

通过发展茶产业,昔日的“空壳村”逐渐恢复了生机。常年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纷纷回乡发展,村民收入实现了明显增长,预计2017 年底将彻底告别贫困。

事实上,产业扶贫正是中国乡村脱贫攻坚的重要驱动力,实现了由“输血”向“造血”的华丽转身。贵州长岩村的特色产业扶贫路也是中国各乡村因地制宜寻求发展特色产业以实现脱贫的一个缩影。

同样,在湖北省保康县的简槽村,当地依托高海拔、气候、劳动力等优势,联合烟草部门在村里推广烟叶种植,烟叶种植属于订单农业,价格相对稳定。正是由于烟叶种植,2016 年简槽村人均年收入已超过1 万元(人民币,下同)。

纵观中国脱贫路,无论是茶产业还是烟草产业,中国各贫困乡村皆因此获得重生和发展的机遇。从2013 到2016 年,中国每年约有1000万人摆脱贫困,而产业扶贫正是这场脱贫攻坚战的重要“武器”。

精准扶贫为全面小康清障

【侨报特约评论员骆都】中国的扶贫成就无疑是举世瞩目的。改革开放30 多年以来, 中国已带领7亿多人口摆脱贫困, 是全球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如今,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也空前提升,这为中国帮助最后几千万人脱贫储备了力量。

不过,随着扶贫工作深入, 扶贫边际效应不断递减。究其原委,主要是扶贫过程显得粗放,比如对贫困人数掌握不清、扶贫对象锁定不准,“大水漫灌”下, 直接导致的是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失准。结果是,一些亟待扶贫的地区依旧嗷嗷待哺,一些并不贫困的地区却享受着扶贫红利。

基于前期扶贫工作失准,中国近年提出了“精准扶贫”。所谓精准扶贫,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 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通过这种方式, 扶贫政策的“好钢”终于用在了“刀刃”上。

在扶贫模式调整为精准型之余,扶贫内容也变得更加细化。以前,中国扶贫侧重单纯“输血”, 比如向贫困家庭发放钱物等方式扶贫,这种方式虽然短期内解决了贫困户的需求,从长远看,不但改变不了贫困人群的现状,反而容易让不少人产生“依赖心理”。

美国政治家富兰克林曾说: “贫穷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以为命中注定贫穷或一定老死于贫穷的思想。”所以,要真扶贫,就先要锁定真正的贫困人群,从思想上、智力上对他们进行“帮扶”。在精准扶贫政策下, 一方面,中国正在帮助贫困人群树立自信,培养他们脱贫致富的主观能动性;另一方面,中国投入资源,对贫困民众进行教育学习、技术培训,让他们拥有一技之长。

在实现“扶心”、“扶智”后, 中国又锁定贫困地区,加大了产业扶贫力度,通过给政策、给优惠,不但带动真正贫困人群参与创业创收,还鼓励社会企业在偏远农村因地制宜地开发投资,最终将贫困地区的劳动力、土地等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收入。当扶贫工作实现了从“输血”到“造血” 的飞跃,扶贫工作的边际效应也就开始增加,

中国提出要在2020 年建成全面小康社会,这就说,除了实现“小康”,还要实现“全面”。没有农村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自然谈不上全面小康。精准扶贫的持续推进,不但充分保证了不让一个贫困人口落下,也让扶贫工作显得事半功倍,同时更是对全面小康的一次彻底清障。

政府搭桥 中国扶贫事业有“侨”助力

今年初,来自山东淄博的张国伟成为济南一家酒店的面点师。对于不久前还在为生计犯愁的他来说,“就好像做梦一样”。

中新社报道,这种变化源于山东省侨办联合技校开展短期培训,助贫困归侨侨眷掌握一技之长、改变贫困现状。成绩优异的张国伟获学校推荐至济南实习,并成功转正。

如今,越来越多像张国伟一样的贫困归侨侨眷获益于职业技能培训,从而实现“自助”脱贫致富。

2016 年全国侨务扶贫工作会议上,国务院侨办主任裘援平指出, 侨务扶贫作为国家扶贫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事关凝聚侨心、事关侨界和谐稳定、事关中国国际形象。

帮扶贫困归侨侨眷就是侨务扶贫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国务院侨办在内的各级侨务部门,针对归侨侨眷群体“致贫原因复杂、脱贫难度较大”的特点,坚持关爱与帮扶兼顾、“输血”与“造血”并重。

一方面,通过开展“一户一个脱贫计划,一户一套帮扶措施”, 实现精准施策、精准推进和精准落地;另一方面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工作的积极性,激发归侨侨眷的内生动力。

截至2015年底,中国贫困归侨侨眷人数已由2012 年的158 万下降为117 万,为实现2020 年贫困归侨侨眷全面脱贫的工作目标迈出坚实一步。

与此同时,引导侨胞向贫困地区公益捐款也是侨务扶贫工作的重点。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各级侨务部门持续发力,为侨务资源参与全国扶贫一盘棋探索新思路。

一解乡愁 旅游为“空心村”注入活力

初夏时节,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上峪乡桑园村暖风煦煦。与往年的空落不同,在当地官方旅游扶贫工作的推进下,这座偏僻的村庄游人络绎不绝,整个小山村热闹起来。

中新社报道,桑园村地处太行山东麓,因为地处山区,交通不便, 上峪乡多个村子一直未能迈出贫困的山沟。2016 年10 月,在中国国家旅游局、国家发改委等12 部委联合下发的《乡村旅游扶贫工程行动方案》中,上峪乡沿淇河的桑园、白龙庙、老望岩等7个村被列为“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

淇滨区官方根据淇河自然风光与两岸淳朴的乡情,明确了“旅游+ 扶贫”的脱贫道路。以桑园村为核心,以美丽乡村建设为载体,通过招商引资在2016 年末启动了“桑园小镇”旅游扶贫项目建设。

“桑园小镇”在今年“五一” 假期开园后,游客如织。期间共接待游客10 余万人次,旅游收入达150 万元。看到希望的外出务工者与已迁出桑园村的村民纷纷要求回迁村里。

在河南省一些尚属欠发达地区,大量的乡村居民为了生计长期在城市务工,每年农忙时节才返乡。这也造成了“空心村”,仅有老人与儿童在乡村留守。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返乡“忆乡愁、觅乡音”。河南省旅游局数据显示,仅2017 年农历春节期间,就有1868 万人次的海内外游客回“老家河南” 过大年。在鹤壁市淇滨区扶贫办主任潘俊业看来,乡村游不仅给空落、凋敝的乡村注入了新活力,还为乡村的贫困人口带来了经济收入。

(编辑:孟音)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