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灰犀牛”脚步放缓:中国资本外流压力缓解

2017-08-16 00:33 来源: 侨报 作者: 王伶羽 字号:【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根据中国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近年来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减少的态势在今年得到了逆转。与此密切关联的是,在投资监管收紧的背景下,曾经热衷出海买买买的中国企业受到了控制,资本外流这头“灰犀牛”奔跑脚步放缓。 

就在中国对外投资新政发威之际,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富士康“跑路”了。

7月26日,美国白宫,郭台铭和特朗普双双现身。在这次会面之后,富士康宣布将投资100亿美元,在威斯康星州格林菲尔德设立液晶显示屏工厂,预计创造1万3000个就业岗位。

在美国,直接去设立新厂给当地带去就业机会的投资被称为“绿地投资”。除了大企业以外,一年前,同样顶着国内压力,执意赴美建厂的福耀玻璃厂被视为小企业“跑路”的代表之一。

在逾10年的时间里,中国政府一直鼓励企业赴海外收购外国资产。2016年中国企业在全球投资比上年增长50%,是2012年投资规模的两倍,创下了中国对外投资的历史纪录。其中2016年中国对美投资增长3倍,超过500亿美元,私营企业兼并成为主力。

随着外汇储备的猛跌,一场全方位遏制资本外流的行动拉开了序幕,中国企业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时代——加大对国内的投资。

脚步放缓

在高压监管之下,中国企业似乎已不能再任性的出海买买买。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报道,2017年上半年中国的资本流动由负转正,逆转了之前两年规模空前的资本外流趋势。数据还显示,今年二季度中国外汇储备(在估值调整的基础上)自2014年初以来首次出现增长。

中国企业“出海”并购火热之际,也恰是中国资本外流严重之时。从2014年6月到2017年1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就从3万9232亿美元降到2万9982亿美元,整整缩水了25%。

这些企业的共同特征是:在中国国内都有数额巨大的负债,投资方向也和企业主业不同。在欧美国家,涉及体育、娱乐、文化等项目的并购项目经常充满了外界对其洗钱、逃税等方面的质疑。

中国政府对企业走出去的态度已从一律支持变为了如今的区别对待——是投资还是外逃?

这场铺天盖地的遏制资本外流之举早已开始。自2016年底,中国商务部、央行等部门逐步加强了对企业对外投资行为的监管。

而在今年5月,中国国税总局联合六大部委发布了《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企业及高净值个人在海外的大部分金融账户信息,都将传送给中国税务机构。

该《办法》被《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网站“侠客岛”专栏解读为“让各大富豪隐形资产‘见光死’的政策”。

一个月后,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责令国内银行评估参与境外收购热潮的“部分大企业”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

此后,据FT报道,多名银行业人士和律师表示,绝大多数等待批准的交易都已被延迟甚至胎死腹中。与此同时,已经获批但尚未完成的并购交易正被“重新评估”。

最新消息,近日中国国家外管局突然表示,正在调查虚报国内资产以获得海外贷款的做法。该机构是中国阻止资本外流的守门人。

尽管外汇监管机构声称,只要借款人遵守相关规定,以境内资产为抵押、获得中资银行境外分行的贷款用于贸易或投资的通行做法仍然是合法的。但这仍被认为是打击资本外流全面行动的一部分。

同时,该机构还要求,从9月起,境内银行卡境外消费超1000元人民币,发卡机构需上报交易信息。

“灰犀牛”

带着标志性骄傲微笑的特朗普和显得略紧张的郭台铭一起在白宫宣布了富士康赴美建厂的事。“中国失去了100亿美元的投资”,北京大学市场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算了一笔帐,“相当于损失了2000多亿人民币的GDP产出。”

这相当于海南省今年上半年的GDP产值。

富士康“跑路”前,《人民日报》首次在文章中提及“灰犀牛”这一概念,“灰犀牛事件不是随机突发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出现的大概率。”文章中指出,“资本外流”就是其中的一头“灰犀牛”。

今年年初,富士康就曾传出要将厂搬迁至美国的消息。就在人们即将忘掉时,故事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

此时中国遏制资本外流风浪正高。

被监管层点名批评的几家公司均为民营企业中的“巨头”,疯狂的海外投资盛宴之后,他们不得不快速甩掉包袱减轻危机。据中国媒体报道,安邦创始人兼董事长吴小晖被带走,接受调查;万达向另一家地产公司融创出售大量境内资产,包括酒店和主题公园。

截至目前,王健林在海外的投资总额已高达2451亿元。与其他“玩家”不同的是,万达的逻辑是:海外并购后的企业,将业务在中国落地,实现较大幅度增长。

去年,王健林在牛津大学演讲时透露,过去3年多时间,万达在全球10多个国家投资,投资额超过150亿美元,其中在美国一个国家就投了100亿美元。

仅仅在几年之前,万达收购美国院线的消息还被普遍看做是中国文化扩张胜利的一部分,政府相关部门也给予了积极评价。

但事情在今年3月发生了巨变,万达收购美国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交易受挫,最后王健林不得不选择放弃。

王健林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直接表示,告吹的原因是中国的外汇管控。这笔交易如若成功,会是今年以来中国在娱乐领域最大的海外投资。

和前几年的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大多集中在资源、科技项目不同,近年来,中国企业尤其是大型民营企业对海外房地产、酒店、足球俱乐部、娱乐业等产业的投资迅猛增长。

2016年,新华社发布的《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答记者问》中称,已密切关注到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其中特别指明,“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风险隐患。”

据中国媒体报道,去年,遭到取消的海外投资项目,总规模约在300亿-500亿美元左右。

转型

三令五申之下,中国对外投资规模已有缩减,但这头“灰犀牛”仍在缓缓前行。

今年1月和2月,收购交易规模仍然高于2015年——自年初以来,中企已公布14宗规模在1亿美元以上的跨境交易。

这显示,尽管存在上述风险,中国仍有大批上市公司海外并购项目正在进行中,其中不乏国家明确警示的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体育俱乐部五大领域。

私营房地产顾问服务公司莱坊近日发布报告称,2016年,中国内地资本的跨境房地产交易额达到266亿美元,占亚洲所有资本投资近40%,而美国纽约、伦敦等超级城市,都成为了海外资本涌入的大热。

但一些对政治较为敏感的中国企业家已觉察出了新时代的到来,他们要改变以往的策略,试图树立起一个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家形象。

热衷海外收购的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往日出席万达发布会时,往往身边站的是球星、名人或者是身价不菲的富豪,但这一次他亲自来到了中国国家级贫困县——贵州省丹寨县。

在这里,王健林启动了万达集团史上最大的慈善项目,该项目由万达与当地政府于2014年签订,前后投资金额高达15亿元人民币。

在启动仪式上,王健林宣布“要把旅游小镇打造成贵州乃至全国知名的旅游目的地。”

当地许多官员也出席了该活动。王的表态获得了一致好评。

同样的,在由陕西政府主办的“全球秦商大会”上,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代表全球浙商出席。同日,复星集团发表声明称,“有网络报道称‘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失联’属恶意诽谤”,并表示“(复星)经营一切正常。”

在演讲中,郭广昌畅谈国企改革和精准扶贫。并表示,复星将利用其全球资产助力当地经济,“实业报国,复兴中华民族……是复星一直以来坚定去做的事情。”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