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移民天地 > 正文

19岁华裔移民二代在美入“兄弟会” 被霸凌致死

2017-08-16 10:56 来源: 红星新闻 字号:【

侨报网讯】这是一张充满朝气和笑容的脸。然而,这个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19岁。

邓俊贤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邓俊贤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

他叫邓俊贤,2013年时考上纽约州立大学的布鲁克学院。当年的冬天,希望寻找一种归属感和认同感的他试图加入该校的一个亚裔美国人兄弟会,却在两个月后,在入会仪式上被霸凌致死。

一名曾经的兄弟会成员说,在他自己的入会宣誓仪式上,他曾被蒙着眼睛长达数小时,还被推进土里。入会仪式上还会有一个名叫“玻璃天花板”的游戏,所有人都会在这个仪式上被暴打。

而邓俊贤正是在进行“玻璃天花板”这个游戏时倒下的。在他倒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拨打911求救。第二天,邓俊贤去世。法医病理学家后来认定,他死于头部多次外伤。

两年后的2015年10月,一个寒风凛冽的日子,薛尔登·黄, 查尔斯·赖, 肯尼·关,雷蒙·林和丹尼尔·李,在距离纽约两个小时车程的波克诺山区(Poconos)法院里被起诉。

他们五人都是亚裔美国人大学兄弟会Pi Delta Psi里的成员,而且都是华裔后代,从小在美国纽约市的皇后区长大。

审理此案的法院。

审理此案的法院。

移民二代孩子

在亚裔移民环境中长大

和这几名涉嫌谋杀他的人一样,邓俊贤也是一位华裔学生,移民二代,在纽约郊区长大。他的父亲是一名中国商人,早在1990年时拿到了高技术人才绿卡,从而和妻子邓女士搬到了长滩居住。

但邓女士发现,这种转变比她想象的还要难。

“我怀孕后很想吃东西,但美国的食物对我来说都很寡淡,我经常觉得吃不饱。”邓女士夹杂着中文和英文说着。长滩没有一个亚裔社区,也没有中餐馆,所以这对夫妇又搬到了皇后区北部一个全是移民的社区Flushing。

邓俊贤居住的Flushing社区。

邓俊贤居住的Flushing社区。

邓俊贤1995年出生后,邓女士认为,儿子需要个美国名字。她找了许多美国男孩最流行的名字,最后选中了排在第一位的“迈克尔”。因工作原因,邓俊贤的父亲常常飞回中国,而他和他的母亲则不得不艰难地适应在美国的新生活,新的商店,新的公交系统,以及混迹于各种割裂的移民同伴聚会中。

邓俊贤很快便在皇后区爆棚的亚裔人群体中混熟。1990年时,Flushing社区中亚裔人的占比仅为22.1%,但到2010年,这一占比已上涨至70%。等迈克尔上中学读书时,这个学校的学生大多数都是亚裔人了。

邓女士后来辞了职,开始辅导儿子,“数学和科学,我还能教教他,但英语和历史,我只能鼓励他自己跟上。”闲暇时,邓俊贤喜欢在手球场上驰骋。

8年级时,他参加了特别的高中入学考试,最终考上了纽约最好的公立学校之一——布朗克斯科技高中。

和他的中学一样,这所高中的学生大多数仍是亚裔。学生们多来自Flushing社区的亚裔派系、曼哈顿地区的亚裔派系,以及布鲁克林落日公园的亚裔派系。这些派系的形成,可能和移民类型、学校区域和房地产开发有关,但更多的是在长期的标准化考试辅导课、周末参加的不同的中文班或韩语班课程中得到了强化。

就是在这些课中,邓俊贤认识了威廉姆·袁,两人很快成为好朋友。

“周末我们玩《英雄联盟》,一起玩手球和吃饭,”袁说,“我知道这样的生活听起来很简单,但对我们而言这从来不简单。我们出去玩时,大多数时候是和华裔孩子一起玩,这并不是种族主义,我猜这只是人性的一种本能,愿意和你长得差不多的人一起玩。”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