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中美关系 > 正文

白宫鹰派军师出局后 中美贸易还有一根“刺”

2017-08-22 10:34 来源: 一财网 编辑: 苏晚 字号:【

侨报网讯】在白宫西翼的幕僚办公室中,曾有一张和贸易相关的计划表,上面写着“中国,钢铁,汽车”等字样,记录着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打算在秋季以周为单位的速度推动的议程。

不过,班农离开白宫后,给外界留下的最大问号是:这些议程是否也会随着他的离去而一道抹去呢?

QfyY-fykcypq0202591

班农(图片来源:新浪)

班农离去影响力有限

不可否认,曾被视为民粹主义指挥部的“班农团体”正在瓦解,曾经跟着他干的一帮“学徒”也被打入冷宫,其中不少人已萌生去意。如此一来,班农曾经的对手、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GaryCohn)的日子开始好过了起来,没人会每周准时揪着他针对贸易事务吵个没完了。

可是,班农离职后,白宫内的全球主义者们能否取得贸易政策的制定权?能否令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PeterNavarro)等鹰派让步?中美贸易关系又能否得到缓和呢?

据一财网报道,有政治观察家认为,科恩的办公室与总统办公室近在咫尺,而纳瓦罗则是在白宫旁边的旧行政楼办公,彼此地位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但是,短期内,美国的贸易政策风向不会发生太大变化。美国传统基金会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特朗普在贸易方面的许多看法是在班农加入其阵营之前就形成的。

特朗普的老友、保守媒体Newsmax的总裁鲁迪(Chris Ruddy)则提供了另一种视野:美国最终决定对中国展开“301条款”调查的这一事实表明,白宫里有没有班农都没太大区别,但特朗普和班农的最大区别在于,特朗普要务实得多。

班农在贸易方面的唯一胜利:毁了TPP

班农的白宫生涯中唯一一项实质性胜利是,令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特朗普上任后的第三天就做出了退出TPP的决定,并宣布该行政令的签署标志着美国贸易政策进入新时期。这一切的背后,班农费了不少口舌。

TPP是前总统奥巴马极力推行的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协定,有12个国家参与其中(美国、智利、秘鲁、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文莱、澳大利亚、日本、墨西哥、加拿大),经济总量达全球40%。除经济利益外,美国军政两界更看重该贸易协定在亚洲的政治寓意。

退出TPP后,美国主流经济学家和商界几乎没人为此叫好:特朗普政府允诺,退出TPP后将与盟友和其他国家挖掘更多双边贸易机会,但是,目前除了与英国(不在TPP之列)探索了这种可能性之外,美国并没和任何TPP国家就此取得进展。

另一项班农希望搅黄的贸易协定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但特朗普政府最终意识到彻底退出NAFTA对美国并不利,因此以“重新谈判”为借口及时纠偏。因此,班农等人的运作除了令美国在谈判初期掌握主动权之外,并未能从根本上改变美加墨三国间的贸易结构问题。

白宫全球主义者的胜利

班农出局,意味着以高盛出身的科恩为代表的亲自由贸易立场的温和派的胜利,其中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农业部长佩德(Sonny Perdue)和特朗普的女儿女婿等人。

就在最近,白宫内的全球主义力量顶住压力,延迟了有关对钢铁征税的决定。此前,特朗普政府用一份罕见的“232调查”将钢铁生产和“国家安全”挂钩,威胁要对进口钢铁和铝广泛征收高额关税,但是,特朗普在既定宣布日期前表示推迟做出决策。

媒体援引白宫知情人士透露,这都是白宫温和派的功劳。未来,没有班农的阻挡,全球主义者们将有更多机会赢得政策方面的胜利。

史剑道也认为,特朗普治下的白宫,最重要的经济国家主义者刚刚离开,斗争将主要集中在“金融派和经济民族主义者之间”。

离职后的班农回到右翼阵营布赖巴特新闻网工作,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许是为顾及特朗普面子,并未直接指责科恩等白宫核心圈子成员,但他承认特朗普的政治议程的确越来越主流化和全球化了。

中美贸易关系中还有一根刺

离职前不久,班农曾在一次采访中大谈中美贸易,认为中美间难免发生经济战。他在访谈中称,未来25年到30年,中美将有一方会成为霸主,为此美国要认识到,未来5年或不超过10年内,就会面临一个不可挽回的拐点。

班农还在此次采访中谈到了要限制中国从美国公司购买技术,以及进一步限制中国钢铁和铝销售等,但是随后白宫急忙灭火。

班农的离开并没有逆转美国对中国展开所谓的“301调查”:就在他被解雇的同一天(18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将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就中国有关法律、政策、实践或做法可能不合理或歧视性地损害美国知识产权、创新或技术发展展开调查。

但是,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此称,美方无视世贸组织规则,依据国内法对华发起贸易调查,是不负责任的,对中方的指责是不客观的。中方对美方这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做法表示强烈不满。

曾参与白宫幕僚会议的游说人士称,在中国的汇率、钢铁关税和贸易问题上,班农常对科恩的提议表示反对,他还常在此类辩论中和纳瓦罗结盟。而在大部分重大决策中,科恩所代表的全球主义者还是可以掌控局面的,比如在是否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或者仅重新谈判而并不退出NAFTA等问题上,背后都是科恩等人的身影。

由于纳瓦罗在批评德国导致美国贸易逆差时犯下低级错误,认为德国可以控制欧元,被科恩等人揪住“小尾巴”,指责他在经济事务上不专业,这些因素都导致纳瓦罗在特朗普面前“失宠”。

不过,也有参与NAFTA重新谈判的工业游说团体担忧,虽然班农已经离职,但纳瓦罗仍在,其对华强硬态度以及在贸易政策立场上不会发生变化,中美贸易关系能否缓和仍需长期观察。

(编辑:苏晚)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