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好莱坞 > 新闻 > 正文

《敦刻尔克》:看不见敌人的文艺战争片

2017-09-06 01:07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钟颖 字号:【

【侨报记者钟颖北京报道】擅长把种种线索衍生成诡谲故事的好莱坞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这回没玩太多的叙事花样,《敦刻尔克》三条线索,港口一周、海上的一天、空中一小时,他们各自独立又时空交叉,诠释了一段不该被被忘记的二战故事。整部电影下来,剧中人几乎都记不住名字——战争年代,无名无姓,人的死和生都被压缩了。

对好莱坞来说,太多的优秀电影珠玉在前了,但《敦刻尔克》没有重复《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等套路,它拓展了战争片的表现维度:影片甚少正面对抗,也难见血腥杀戮,连德军形象都只有寥寥几个镜头和台词中的鱼雷。然而,恐惧依然像幽灵一般如影随形,令观影者压抑到窒息、憋屈到爆炸,最终,这些情绪都转化为对一切战争的厌恶。

0002

《敦刻尔克》剧照(网络图)

40万二战士兵要回英国

《敦刻尔克》的镜头里没有血腥杀戮和密集炮火,甚至没有完整故事和真正意义上的主角。历史的宏大叙事退到次要位置,观众能感受到的,是在战争的极端情境下,个体对于生存的渴求,就像电影海报说的那样——四十万士兵都要回家。

电影的叙事空间被压缩到极简,全片零星对白,像是致敬导演一直推崇的默片时代那样谨慎,紧张的音乐如同机械钟表声、警笛声、齿轮声,从头至尾填满影片。晃动的镜头、灰冷的色调、交错的片断,让人感受到整个战场的。不堪忍受的观众认为,这种体验无异于酷刑,整个过程,虽然很少见到德军的正面形象,但是敌人一直都如影随形。

好莱坞最知名的新生代导演诺兰,他的《记忆碎片》打乱了时空叙事结构,《星际穿越》配合扎实的物理理论呈现虫洞的多维空间,连《蝙蝠侠》这种爆米花电影,解剖人性也调教出一个奥斯卡配角,天马行空的想象配合极富创意的叙事编排是诺兰作品最大的特色。

到了电影《敦刻尔克》,以做减法来操控观众的情绪。从电影的第一秒开始,观众就和主演一起参与了逃亡。六个士兵在荒无人烟的街道上跌跌撞撞,空中飘来的传单像秋叶在脚边打转,有人凑在裸露的皮水管中喝水,有人用拳头砸开窗户找烟抽。突然一阵乱枪,士兵们开始仓皇逃窜,镜头紧紧跟随,空旷的街道突然被急促的脚步声和子弹爆破声充斥。

奔跑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紧张、恐惧不时袭来,最终只有一个人逃了出来,冲到几百米外的海滩,等他露出了面孔,镜头就转到了敦刻尔克的海滩上,成千上万的士兵如同蝼蚁一般,密密麻麻地站在港口前,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敦刻尔克是二战史上最悲壮也最著名的一次大撤退。1940年5月,德军以闪电战的方式席卷法国北部和比利时南部,盟军被一步步逼至绝境。5月25日,40多万士兵被逼退到法国敦刻尔克海岸,进退两难,唯一的生路是横渡面前的汪洋大海。5月26日,丘吉尔“发电机行动”指令下达,40万人命悬一线,等待救援。

电影开头的那个士兵的命运,暗喻了整个盟军在战争初期仓皇逃窜的败相。以这样的开篇为基点,影片一开头,实际上法国人的命运已经被决定(法国即将被德国占领),而英国人的命运,正在关键时刻。后来丘吉尔在他的传记中说,在敦刻尔克撤军尚未完成之前,丘吉尔在和德国谈判有点犹豫,但等敦刻尔克撤军完成,英国远征军绝大部分回到国内后,丘吉尔就下定决心,不和纳粹媾和,战斗到底。

看不见敌人的战争片

1940年6月4日,33.8万名士兵最终撤回英国。丘吉尔通过昂然的广播宣告了这个奇迹:“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在陆地上战斗,在田野中战斗,在街巷里战斗,在山峦中战斗,我们永远不会屈服……”荡气回肠的鼓动演说中,敦刻尔克撤退被描述成一次壮举,死里逃生的军人为欧洲反法西斯战斗保留了有生力量。

提到敦刻尔克战役,很多人都会提及希特勒二战中的最大昏招,命令已经处于绝对优势的德军装甲部队停止前进,磨蹭了三天才恢复攻击。但德军对敦刻尔克前线盟军始终保持高压,十多天里,德国空军和海军一直在使用多种手段杀伤在海滩上等待救援的英法联军。

在一场溃败后的撤退的战役影像故事中,导演诺兰找到了叙述这场战役的方法,是三条叙事线的重叠,一步步将影片推向高潮。电影最终选择了撤退时的港口一周、海上的一天、以及空中一小时,三条线索散落在不同的时空,用平衡蒙太奇的手法,营造出⼀种无处可逃的恐惧氛围。

《敦刻尔克》不再单纯依靠英法联军的单一视点,而且采取多个视角的交替叙事,并且每个视角又处在不同的时间线上,甚至时间的跨度也不一样。

从英国士兵在防波堤开始的一周,到民用船主道森和他儿子皮特及儿子朋友乔治离开英国去拯救士兵所发生的一天,再到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飞行员驾驶喷火战机试图击落正在轰炸敦刻尔克海滩的德国战机的一小时。

影片中,英国空军的喷火战斗机编队与德国空军争夺制空权,一路上,三架战斗机与德国空军多次遭遇,最后或被击落或遭迫降,但没有一架返航英国。影片末尾,一位幸存的英国飞行员回国后遭遇一名陆军士兵的抱怨,救援的时候,空军在哪里?电影讥讽,在这场大撤退中,一些真正的英雄被遗忘了。

电影的台词非常少,空中英法战机的追逐战、海上的英国民间救援、陆地上等待撤退的士兵,甚至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诺兰用这种无限压缩的方式,让主角卑微到尘埃中去,剧中主演的台词可能没超过30句话,但就是这种压缩,还原了真实的战场。

整部电影都在一种令人窒息的音乐中,比如,那场海军士兵们困于还未浮起的轮船之中的密室戏份,当所有人还在推选谁应该下船减轻船身重量时,不时地有子弹打破船身,子弹在故事的推进下,像密集的音符一样,不断进入被海水侵入而漂浮上升并最后沉船。

到了结尾,打掉敌机的飞行员,那场滑翔着陆的戏实在太美了,整个海滩都在飞行员的视野中,霞光、沙滩、天空、水天一色。可美丽景色之外,是飞行员即将到来的高尚选择——飞机燃油耗尽,为了避免德军拿到盟军的战机,落到德军势力区后,在自己成为俘虏之前,飞行员毅然点燃了战机。

讨论战争但不宣扬杀戮

导演诺兰现在已经成了“自带IP”的好莱坞标签导演。无论拍犯罪片、漫改动作片、科幻片,或是战争片,都能迅速吸引影迷的目光。本片在欧美的口碑也如他之前作品,获得了一致好评。

作为A级商业制作来说,《敦刻尔克》这次题材重大,影片的整体表现手法相当文艺,但观感却不如之前作品那么娱乐。诺兰表现战争中的人性状态视角严肃,选择了一种古典、甚至略带沉闷的基调。

看完电影,剧中人几乎都记不住名字了——导演用这种高强度的压缩方式,把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的光辉分散到所有士兵身上。对于人来说,肉身就是刍狗,无名无姓的战争年代,死和生注定被式微。

优秀电影从来都是不显山露水那种,除了电影末尾出现的两个持枪的面目模糊的士兵,诺兰的镜头中,从未出现过德军正面攻击的画面。因为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过,电影的责任是避免带有误导倾向地展现纳粹形象。

好电影从来都是有态度的,他们谈论战争,但不宣扬杀戮,就像《敦刻尔克》的最后场景,普通士兵朗读丘吉尔的那段演讲,几乎可以被视作隐晦的反讽——丘吉尔只想撤回几万士兵,但结果却回来近40万。

战争阴霾中藏着的人性微光,这也是诺兰想要传递的。《敦刻尔克》最令人感动的片段,不光是那些从英吉利海峡过来营救士兵的民船,还有盟军军队撤回时,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在料峭寒风中,一边分发毛毯,一边对士兵说,干得好。当一个士兵问,我们都被打败了,还干得好吗?老人说,能回来就是好。

在中国,《敦刻尔克》热映后仍然备受热议,有大陆观影者把最近大火的《战狼2》和《敦刻尔克》作比较,但其实这完全没必要,因为这两部电影的格调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战狼2》表现了一个崛起大国的叙事愿景,大量的血腥和杀戮以及打斗场景,虽然短暂的点燃了人体腺上激素,但好感和反思也转瞬消逝。

诺兰的《敦刻尔克》做减法,尝试一种更贴近现实却弱化戏剧化的表达,影片的台词也刻意写得很少,如果不是背景音乐铺陈始终,大部分时间感觉像是在观看一部无声片,如果抱着一种“会很热闹”的心情去看的人,会有些失望。

也许《敦刻尔克》并不“烧脑”和刺激,却足够让你心理焦灼。如果足够公允的话,尽管《敦刻尔克》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评价,但即使对影片给出差评者,也应该承认它不是一部平庸之作。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