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陕西待产孕妇坠亡陷“罗生门”

2017-09-06 23:12 来源: 侨报 编辑: 胡雨桐 字号:【

SD090704

 

图为产妇第一次下跪。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微博

SD090705

 

图为产妇第二次下跪。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微博

【侨报综合讯】北京时间8月31日晚8时左右,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一名待产孕妇从楼上坠下身亡。

这名待产孕妇坠亡前曾因疼痛难以忍受要求进行剖腹产,家属方面称,他们同意了剖腹产,但遭到院方拒绝。而涉事医院方则表示,拒绝剖腹产的并不是医生,而是家属。家属和医院,就“谁拒绝了剖宫产”一事各执一词,事件陷入“罗生门”。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最新进展

坠亡事件主治医生已停职

陕西榆林的产妇马茸茸在待产期间多次要求剖宫产被拒绝后,因疼痛难忍,从医院5楼坠下身亡。此事连日来引发关注。

北京《新京报》报道,北京时间6日凌晨1时许,榆林市第一医院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8·31产妇跳楼事件有关情况的再次说明》(以下简称《再次说明》),公布了护理记录单、授权委托书及产妇跪地的监控画面截图,对医护人员监护、医院窗户防护措施等做出说明。

院方称,产妇曾下跪,多次“与家属沟通(剖宫产)被拒绝”。随后,家属方表示,监控画面中并未记录声音,“下跪”画面系因产妇疼痛难忍下蹲,并称产妇数次要求剖宫产,其丈夫都答应了,是医院方未实施手术。

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6日透露,该院坠楼产妇的主治医生李瑞琴已停止工作,配合调查。6日上午,医院负责人表示,目前警方正会同卫生部门、家属、院方做调查,将尽快给出答复。

SD090707

 

产妇签署授权委托书。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微博

SD090703

 

马茸茸夫妇在产前签署《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签字、按指纹确认顺产意愿。图片来源:榆林一院微博

案件回顾

马茸茸坠亡前的29小时

从8月30日下午3时许,马茸茸住进榆林一院,到8月31日晚8时许,马茸茸坠亡,这近30个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8月30日15时 晚预产期一周进产房

综合北京《新京报》、《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时间8月30日下午3时许,马茸茸被送进了榆林一院的产科病房。马茸茸婆婆王梅(化名)说,这个时间比儿媳原定的预产期,推迟了一周时间。据《再次说明》,8月30日下午3时34分,马茸茸以“停经41+1周要求住院待产”之主诉入院。初步诊断:1、头胎41+1周孕待产;2、巨大儿?“怀孕的时候,儿媳就和我说‘希望顺产’,说这样对孩子会比较好,我们家属也都同意。”王梅说,“但是我们当时也说了,她超过预产期一周了,如果顺产比较困难的话,也可以到时候再改剖腹产,儿媳当时也说可以。”

马茸茸的丈夫延壮壮回忆称,8月31日早晨7时许,马茸茸开始出现临盆前的症状,“肚子开始阵痛,但是当时医院的大多数医生还没有上班,所以一家人等到早上8时许,医生上班后,将马茸茸的临盆状况汇报给了医生。”

随后,医生对马茸茸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并告诉她的家人,孕妇和孩子的一切指标都正常,如果顺利,可以顺产。当天上午10时左右,马茸茸被送进了待产室。陪护的家属则留在待产室之外。

 

8月31日下午 疼痛难忍两次跪地

31日下午,马茸茸曾和丈夫有过几次简短的微信交流。当天下午1时15分,马茸茸提到,“疼”,“宫口开得慢”,延壮壮回复:“进产房了,还是?”一分钟后,马茸茸回复说:“没,还在催生。”延壮壮询问:“还要什么不?”得到回复称:“不要了。”

31日下午1时37分,延壮壮与妻子再次通过微信沟通。妻子说:“要巧克力和红牛。”在此之后,当天下午3时许,马茸茸跟丈夫提出:“稀饭可以,(其他)再不要了。”

之后就出现了榆林一院公布的监控视频内的情况。31日下午6时05分左右,马茸茸从待产室里走了出来,在慢步行走了一阵后,跪倒在地上。马茸茸的母亲说:“那个时候,她说疼得不行了,我们就说能不能顺产,她说还是剖腹产吧,我们就找到了医生,医生后来进行了简单的检查,但是说我女儿身体没有问题,最好还是顺产。”马茸茸的母亲说,随后,马茸茸被几名护士搀扶进了待产室,等待生产。

对于视频中马茸茸两次跪倒在地的情况,医院方给出了不同的说法。院方9月6日的声明称,产妇坠亡前,曾三次走出待产室与家属见面。院方描述马茸茸跪倒在地的用词为“下跪”,医院方称:“监控视频中产妇与家属沟通(剖宫产)被拒绝。”

 

8月31日晚8时许 产妇被发现坠楼

8月31日晚7时26分,马茸茸在医务人员的陪同下走进待产室。31日晚上8时许,一名护士走出了分娩室,马茸茸家人上前询问,护士的说法却让他们慌了。“护士当时和我们说,‘我们连你们的人都找不到’。”延壮壮说。

延壮壮回忆称,之后他顺着楼梯通道步行上楼寻找,就在这个过程中,他接到了马茸茸母亲的电话:“说有医生让我们到医院的一层去问问,而待产室的位置在医院大楼的五层。”“之后延壮壮跑到了一层,在大厅和一楼的办公室问了一圈都没有得到答复。他就走到医院外面,看到围了一群人,走过去一看,发现是马茸茸,已经被抬到了急救担架上,地上还有一滩血迹。”延壮壮的堂哥说。

延壮壮表示,马茸茸抢救无效后,医院曾让他补签一份“抢救单子”,“当时,我脑袋是蒙的,也没看里面什么内容就签了。”

SD090701

 

产妇从待产室走出,至备用手术室跳楼。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罗生门”

院方家属各执一词,究竟谁在阻止剖腹产?

6日,涉事榆林一院再次发表声明称,公安部门已出具书面调查结论:排除他杀,产妇系跳楼自杀。但究竟是谁拒绝剖宫产?马茸茸是下跪请求剖腹产还是疼得站不住?这些问题仍没答案。同时有媒体质疑马茸茸婆家为了她生二胎考虑坚持顺产要求,真相到底是什么?

 

争论一:是下跪还是疼得站不住?

综合北京《新京报》、《北京青年报》报道,医院出示了产妇夫妇在产前签署《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产妇“下跪”求进行剖腹产手术监控画面等内容作为“证据”。但是视频中马茸茸跪倒在地是不是“下跪”,家属有不同意见。

延壮壮表示,“她是疼得受不了才向下跪,我扶都扶不住。”

6日上午,延壮壮的堂哥,对于榆林一院的二次声明,他表示家属不认可。延壮壮的堂哥说,监控视频中马茸茸不是下跪要求剖腹产,而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但蹲不下去,最终跪在地下。

延壮壮的堂哥称,马茸茸两次出产房时,都说的是“我疼得撑不住了,跟医生说一下”,她要往地下蹲,延壮壮就去扶她,但当时旁边的其他待产妇家属提醒说,让马茸茸在地上先缓一缓再起身。“我堂弟当时就跟医院说了,不行咱就剖腹产。”延壮壮的堂哥说,“但两个医生检查后都说不用剖腹产,马上就生了,还拿走了小孩的被褥用品。”

北京妇产医院一位主任医师表示,待产期间,产妇一般是怎么舒服就怎么待着,没有什么要求。但有些产妇待产的时候,可能会出现身体支撑不住,蹲着或类似“下跪”的情况。

 

争论二:是谁拒绝剖宫产?

就院方声明中“家属两次提到能顺产就顺产”这一细节,延壮壮的堂哥称,8月30日住院签“顺产协议”前,延壮壮询问过:“如果生产过程中出现状况时,还可以再剖腹产吗?”医生回答说可以。延壮壮之后才签的字、按了手印。

而医院就“为何剖宫产手术必须家属签字”一事,出示了一份授权委托书,称:“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

对此,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晨光认为,家属是受托人,产妇是委托人,产妇作为权力所有者,对剖宫产具有决定权,而如果产妇和家属意见不统一,决定权仍在产妇。

 

争论三:为了要二胎?

马茸茸坠亡事件存在诸多疑问,9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马茸茸的婆家认为(剖宫产)手术要加钱,并考虑生二胎,所以坚持让产妇顺产。马茸茸的婆婆王梅说,儿媳是头胎,全家人的精力都集中在儿媳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身上,一点儿都没有考虑以后生二胎的问题。“眼前的这个孩子还顾不过来呢,怎么会一下子考虑到二胎?如果儿媳身体不好了,那还考虑二胎、三胎有什么用呢?”

对于网上质疑产妇夫家不舍得掏钱的说法,马茸茸的母亲郝阿姨说她很不能理解,她再次强调:“我们一致同意剖腹产,和有没有钱没关系。再说现在谁到医院不会准备好几千呢?”“这个娃娃头围偏大,我们之前就知道。但医生从一开始就说头围大一点正常,可以顺产。现在谁到医院看病不听医生的?”

郝阿姨说:“我怎么能让女儿痛到寻死?!”

关注焦点

医院是否存在监管不力?

曾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有过多年临床经验的妇产科大夫田吉顺说,这次事件中,关注的焦点被带偏了,真正应该注意的是医院是否在产程中尽职。

《沈阳晚报》报道,事发后,不少网民也询问:产妇坠亡,医院是否存在监管不力的问题?

根据医院披露的外科护理记录单,8月31日17时50分马茸茸的宫口近全开,“根据监控录像,产妇在宫口近全开之后,还到处走动,在我看来是有疑点的。”田吉顺说,临床认为,如果顺产,产妇宫口近全开意味着快要生了,距离生产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一般来说,若超过1个小时还未生,医生要考虑是否难产。因此,在宫口近全开之后,医生护士应该随时关注产妇的情况,并且隔一段时间记录产妇的生产指征。

北京《新京报》报道,6日,医院在最新回应中称,产妇系成年人且无精神病史,具备完全行为能力,即使在待产室内医院也无权限制其人身自由;事发时待产室内共有5名产妇。“该产妇曾多次走出分娩中心与家属沟通,因此其最后一次走出待产室时,助产士未料到该产妇进入待产室对面的备用手术室跳楼身亡。”对于院方的解释,王晨光教授表示,医院称医生和助产士要看管多名待产妇,从情理上来说,的确不能做到看护住每一名产妇,但医院负有监护、防范的责任,患者若做出其他非正常的举动,医院需要承担部分责任。

同时,王晨光补充道,医院对患者,需要起到一定的监护责任,而具体担负多少责任,需要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来判定。“患者在待产室内,这处于医院的监护范围,患者的死亡不能说跟医院毫无关系。”

欧美经验

患者本人有权决定如何治疗

据新华网报道,美国打医疗纠纷官司的律师表示,当患者面对医生时,他本人有责任提供自己的健康资料,也有权利决定接受什么样的治疗。手术由患者本人签字,同意进行方才实施。没有规定医院非要征得家属的同意,这一点在其他西方国家也适用。一位英国医生接受采访时说:“对于18岁以上的成年人,除了患者本人事先声明委托他人决定,治疗方案均由患者决定。”美国《医生-患者关系条例》规定,患者当需要家属代为决定时患者本人须写书面委托书。

此外,美国《医疗法:紧急施救手术法规》规定:“医生有权在病人面临生命威胁,或有导致身体残疾的危险时,在未得到病人同意以及未得到任何其他人准许的情况下,对病人实施救治。”

(编辑:胡雨桐)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