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华尔街 > 正文

大陆代币投资圈地震

2017-09-07 00:52 来源: 侨报 编辑: 胡雨桐 字号:【

xw090705

【侨报综合讯】北京时间4日下午,大陆央行等七部门突然全面叫停ICO(首次代币发行),后续处置工作成为关注焦点:关停交易、退币、回购已上市代币目前都已在进行中。

6日,云币网、币久网、元宝网、比特儿4家交易平台宣布下架近期上线的ICO代币。此前,5日晚,聚币网宣布关闭旗下“创新实验区”,同时下架12种ICO代币。目前,部分币种陷入无处交易的尴尬境地。

代币投资圈“地震”

投资者吓蒙  “砸手里了”

退币将亏97%、损失50万元

在4日中国七部门叫停ICO公告中,监管部门要求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北京《新京报》报道,聚币网、云币网、币久网、元宝网、比特儿5家平台称,根据七部门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停止部分ICO代币交易,做出下线处理。聚币网CEO袁将军称:“我们是按照监管公告的要求,对近期上线的ICO代币做出下线处理。”

以聚币网为例,此次被下线的ICO代币均为近期上线的ICO项目代币。被下架的ICO代币包括量子链、玄链、基本币、B-token、ICO币、比原链、医疗链、投票链、UGtoken、钛币、Achain、知产币。

上述代币也是受监管冲击最重的一批,在监管传闻发酵的两周内,上述代币中的8种代币,累计下跌超过90%。云币网、币久网等平台下架的ICO代币与聚币网相同。

聚币网首先宣布下线ICO代币后,位于下线名单中的比原链、ICO币一度下跌超过20%。代币投资圈“地震”,在投资者微信群中,投资者称:“早上起来一看账户无法交易,都吓蒙了。”另一位投资者称:“如果其他交易平台跟进下线,我们去哪里炒作这些代币?无处交易的话,就要砸手里了。”

一位投资者称,他买入量子链时的价格为80元(人民币,下同),由于币价下跌,他已经亏损了15万元;量子链的众筹价大概在2元左右,如果按这个价格退币,他至少要亏损97%,也就是亏50万元。

6日,多家平台宣布跟进下线ICO代币后,投资者讨论的焦点转移至下线ICO币的范围。由于在七部门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并未圈定“代币”、“虚拟货币”的范围,此次5家平台下线ICO代币多为近期上线的“新代币”,从时间来看,均为ICO疯狂时期,即今年7月至8月上线的ICO项目代币。

仍有ICO项目持观望态度

“等风头一过,我们就可以上交易平台了”

对于炒币的投资者来说,无论退币与否,币价的大幅贬值让他们损失惨重。据了解,仍有投资者和项目团队希望能将被下线的币种,归入其他交易区,重新上线。一位投资者表示:“如果不能上线交易,只能退币的话,我们会亏损80%,如果能够上线交易,我们还有降低亏损的机会。”

北京《新京报》报道,聚币网CEO袁将军称,各项目均有停止交易的善后措施。参与ICO但未发生交易的用户,按照ICO比例进行退回;已发生交易及二级市场用户,需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沟通后另行公告。量子链、Achain、医疗链同样提出将向投资者退币。

在七部门出台文件后,多家平台都陆续开展了清退工作,不过,仍然有一些所谓的项目展现了“观望”的状态。在一个币缘币(BYC)官方二群里,仍然有名为“推广客服”的人声称,“最近监管严”、“等风头一过,我们就可以上交易平台了”。6日,该QQ群里共有1885人。

不过,多数所谓的投资人则表现了悲观的态度。“和2013年相比,这次更严重了。”一位自称炒币多年的玩家说,“赚的都吐出来啦。”不过,仍然有不少人自称在群里“收购”代币,并认为现在是“抄底”的好时机。

代币发行乱象

打着区块链应用幌子肆无忌惮“圈钱”

创业公司3小时吸金1.5亿美元

看似“高大上”的区块链峰会被叫停,部分代币从交易所下架,被监管部门定性为非法公开融资,地方已开展清理整顿……曾经风光无限、创造一系列“造富神话”的ICO,正在成为过街老鼠。而监管大棒背后,正是占比相当高的ICO项目打着区块链应用幌子,肆无忌惮疯狂“圈钱”的乱象。

北京《经济参考报》报道,最近,中国国内比特币价格一举刷新历史纪录,一度突破每枚3万元人民币大关。据中国三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之一的火币网数据显示,进入8月以来,比特币单月涨幅高达59%,莱特币涨幅达45.6%,以太坊涨幅达88.2%。

ICO究竟为什么能让人如此疯狂?其实,ICO是依托区块链项目募集资金的一种方式。只不过这些项目募集的不是人民币、美元等法定货币,而是比特币或以太坊。而它发行的代币被称为虚拟数字货币,可以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和流通。

“ICO其实打的就是IPO的擦边球。”黄金钱包首席研究员肖磊、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等业内人士指出,ICO以区块链世界的IPO自居,和普通IPO销售公司股份不同,ICO销售代币,形式上更类似众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公司向投资人讲解公司计划,通过兑换代币来筹集资金。

随着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计算平台出现,ICO的门槛进一步降低。通过该平台只需短短几分钟就能创建出一个新的代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项目井喷,让没有赶上比特币红利的投资者开始把目光转向ICO,进一步推动了ICO的疯狂。

据报道,一家ICO创业公司在短短3个小时内就吸引了超过1.5亿美元,迄今已募集了13亿多美元。不久前,前高盛高频交易员通过ICO项目,短短4天募到5.5万个比特币和31.6万个以太坊,价值2亿多美元,融资速度之快,金额之大轰动一时。

中国国内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海外,ICO一夜暴富的神话不断刺激着投资者涌入。

在中国国内,ICO项目量子链发行的代币,不但融资数额巨大,涨幅更是惊人。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云币网数据显示,5月23日量子币上市交易当天最高价格就达到了66.66元,比起3月份众筹的价格2元,一天涨幅达33倍,这也是任何投资项目难以比拟的。

中国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指出,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共计43家。2017年以来,通过上述平台完成的ICO项目累计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总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数达10.5万。而国际相关报告则认为,中国可能有超过两百万人参与过ICO。

ICO项目出逃海外?

全球监管趋严 海外代投或遭各国禁止

美国相关监管严格 投资者参与私人证券配售需经授权

部分在中国国内交易平台上市的代币也同时在全球多地交易所上市,例如俄罗斯、韩国等。甚至有部分投资者此前在“禁令”发布后仍持币观望,企图转战海外投资ICO。

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其实这种办法行不通了。海外平台ICO项目未来可能禁止中国公民参与。”某知情的位于上海的交易所人士表示。

在某个“代投群”中,不少中国“群友”开始另辟蹊径,对于那些不对中国人开放或较难投资的ICO业务,开始寻求符合投资要求的其他国家人士代投。

不过,这种手法将受到各国监管关注甚至禁止。其实,早前有很多ICO项目就不会接受或尽量避免新加坡和美国公民的参与。“我就是新加坡人啊,但我也没办法帮你们‘代投’。”有一被要求代投的“群友”称。

分析人士表示,就这一点而言,美国对投资的监管是相当严格的。只有经过授权的投资者才能参与私人证券配售。虽然有人会说,所有加密货币ICO出售的都是代币而不是证券,但监管部门对此却持完全不同的意见。此外,发起ICO的团队不能保证参与项目的美国人都是经过授权的投资者,因此他们会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大部分美国居民参与投资。

目前,每个ICO项目都会提前问投资者是不是美国或新加坡公民,但并不会去查证投资者是否在说真话。有些项目会通过网络定位来封锁美国居民,但也有投资者试图用代理或者VPN来解决。

美国行业自律组织金融委员会(The Financial Commission)已经成立了一个由金融技术专家组成的小组,旨在为ICO发行证书,并且评估未来ICO的优点。这个ICO认证委员会(ICC)将由独立的自治机构组成,并由金融委员会的纠纷调解委员会支持。ICC将会根据一系列尚未公开的条件来评估ICO。但整体而言,全球对于ICO的监管都在日趋严格。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近日表示:“ICO的迅速发展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是很正常的。用传统法律看,ICO具有众筹、募集资本的嫌疑,放任发展不予以监管是有很大风险的。大量的没有前途的项目甚至本身就是欺骗,不仅让投资者承担巨大风险,也让真正区块链创业的团队颇多抱怨,实际上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后果。”盛松成说,“大量散户甚至‘大妈’的入场正是一个风向标——ICO到了需要监管层介入的时候了。这一次整顿主要是为了风险警示和保护投资人利益。”

■焦点人物

中国“比特币首富”称配合清退工作

QQ图片20170907133140

被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图片来源:李笑来微博

据北京《新京报》报道,当ICO被监管紧急叫停后,被认为是“比特币首富”、参与多个ICO项目的李笑来也被推上风口浪尖。李笑来6日连发两条微博,称其本人、云币网(由李笑来管理的比特基金投资)将积极配合监管,完成ICO相关清退工作。

在一份《关于响应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监管及严格执行政策要求的声明》中,李笑来称将配合相关清退工作,并坦承:“区块链行业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市场上存在诸多劣币,需要大力净化,由此才能保证行业的良性向前。”此外,他还强调,其本人所在的平台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此外,云币网同期发布了相关公告,表示决定将下线所有使用ICO方式发行的区块链资产交易。据悉,当前已经下线交易的区块链资产包括QTUM、GXS、EOS等。此外,将恢复比特币在内的多个“大币”的交易。

李笑来曾是北京新东方学校知名讲师、词汇书作者,投资过烤猫矿机。2013年,《华尔街日报》发表过一篇关于中国比特币市场的报道,其中提到当时41岁的李笑来,称其为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

当时的报道说,李笑来手握6位数的比特币。按照目前一枚约2.6万元人民币/枚的价格,若李笑来仍保持这个规模,那么他的比特币资产很可能达到26亿元。这超过了“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在胡润百富榜上的财富排名,后者以25亿元的财富排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的1638位。

■链接

中国“比特币圈”乱象:有人靠“搬砖”赚2.3亿元

据上海《解放日报》公众号“上观新闻”报道,2017年过去的日子里,小黑和他的合伙人一共赚得了2.3亿元的净利润,而他们的公司只有14个人。他们只关注一种商品(如果可以叫商品的话),那就是——比特币。

第一步,买矿机。现在,小黑在内蒙古的某个城市,拥有3800台矿机,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这些矿机其实就是专门用来在网络上通过运算来获得比特币的电脑,一台价值一万元左右,加上各种费用,每个月要付出150万元的成本。但回报也是可观的,这些矿机每天能给他带来16至20个比特币,按照现在的市价,也就是五六十万元。

第二步,赚差价。小黑的策略一如既往,除了继续期现套利外,他还开始“搬砖”。他从小平台或国外平台低价买入比特币,再把比特币转入大平台或国内平台高价卖出,赚取价格差。这种把比特币从一个交易平台搬到另一个交易平台获利的行为,被形象地称为“搬砖”。

第三步,ICO。对于目前如火如荼的ICO,小黑还是保持谨慎的态度。这些发行山寨币的ICO的确有些危险,无人监管,鱼龙混杂,有些团队什么都没有,也敢出个白皮书来骗人。

(编辑:胡雨桐)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