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朋友圈的“开”与“关”

2017-09-07 22:08 来源: 侨报 作者: 陈穗桦 字号:【

【侨报特约记者陈穗桦北京报道】近日,搞笑博主“我的父母是个奇葩”发了“一条朋友圈引发的惨案”——一个“粉丝”投稿称,她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搞笑段子:“今天情人节有人想认识我的姐妹吗……合上吧,她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结果被父母微信“轮番轰炸”,“母上大人”专门打电话骂了女儿一顿:“你在微信里发的什么?乱七八糟,学会隐藏你自己,这只会显得你太傻,太傻。别人看到只会更恨你,你都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什么人……赶紧删了,别侮辱你姐妹了,你素质也不咋地,别忘了你还是个大学生,这样的玩笑怎么能随便开。”

这条微博引来上万网民留言,爆料自家父母如何“看不懂”自己的朋友圈,“有次我发了一句‘笑尿了’,我妈非要带我去男科”。诸多“苦主”得出结论:“所以朋友圈要屏蔽父母啊!”

如果说网络反映现实,那么两代人的交流问题,显然不是简单的“一键屏蔽”就能解决的。

向开放的父母开放朋友圈

25岁的陈灵近日在朋友圈发了一组图:第一张是她和爸爸的聊天记录截图;第二张是微胖的爸爸身披“袈裟”、盘腿合掌的全身照;第三张是把这张照片裁得只剩上半身,还加了一个暗化四周、突出人物的滤镜。

第一张截图中,父女的对话围绕这张恶搞照片展开。爸爸把两张P过的图发给陈灵——另一张还加了一圈“圣光”,更像“佛祖”了——他问女儿:“哪张好?”陈灵连声赞叹:“这个太厉害了,好‘病毒’,好朋克,好Social。”

A05091001

陈灵与爸爸的微信对话截图——爸爸拍了一张模仿“佛祖”的照片,P 成了两种效果,问女儿哪一张适合当微信头像。陈灵只顾得上夸:“太厉害了,好朋克。” 受访者提供

陈灵把对话和图分享在朋友圈,配了一段评论:“笑死我了,感受到我爸人到中年,职业危机加剧,想要融入‘00后’大学生群体、想要拥抱互联网和新时代、想要成为‘网红’的心。”

有朋友问:“你朋友圈屏蔽你爸了吗?”陈灵回答:“没有屏蔽,也没有分组可见。”她开玩笑补了一句:“我爸屏蔽了我,他不想让我看到他和他学生暧昧,因为我加了他几个漂亮女学生的微信。”

25岁的陈灵现在供职于北京某知名广告公司,53岁的陈爸爸在江西师范大学教市场营销,父女俩都擅长“头脑风暴”。至于在医院当药师的妈妈,在陈灵眼里就是一个“傻白甜的大龄少女”,“我妈几乎不管我,我做任何事情,她都觉得我好牛”。

再往上数,陈灵的外公外婆是医生,奶奶也是那个年代的大学生。80岁的奶奶现在爱好看韩剧、打游戏、追网文并“催更”(留言催促作者发新章节),还会骂脏话,“很朋克”,陈灵说。

两代长辈都是“学霸”,却都对陈灵的学习没有什么要求,家长们的严格体现在了别的地方——陈灵小学时“不允许有女性化特征”,初三之前不能留长发,不让唱歌跳舞……陈灵说,这不是防止早恋,而是“去性别化教育”。“他们不希望我太早建立‘我是女孩’这样的性别认知。我小时候和男孩子打架,他们就要我打回去,从来不帮我;我喜欢洋娃娃,他们偏要买水枪,不是说不能玩洋娃娃,而是要我平等地看待水枪……”

这样的亲子教育,现在来看都算是“非主流”。陈灵从小到大被同龄人羡慕,但她内心清楚这种教育方式并不完美,“他们也有很多对我造成伤害的地方”。

但是,她仍然庆幸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能被支持做自己想做的事,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成长。“很多家长对孩子有一个‘人设’,比如希望孩子乖。我爸妈和外公外婆奶奶不希望我是一个‘乖’的角色,他们希望我能独立思考,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是他们说的,也不要被动地接受。如果我人云亦云,就会被骂得很惨。”

“不要公开谈论性”

有“反家长制”的家长,陈灵可以毫无负担地自由表达观点。她的朋友圈里最常见的是对热门话题的看法、和朋友互相打趣和交心,还有自我反省的“成长笔记”。她偶尔晒她收养的两只猫“大力”和“软软”,晒猫的画风和一般萌宠博主不太一样,比如有一张“大力”从桌沿下探出头、望向镜头的照片,陈灵给它设计的台词是猫在藐视主人:“又在写什么狗X玩意儿?”

父母不介意陈灵偶尔蹦出来的粗口,对她的各种表达方式照单全收。但是,他们还是有不赞同女儿某些言论的时候,有时还会起争执,“但一般吵一架就算了,我也不会删”。容易引发争执的最大的“敏感词”是“性”,“他们觉得可以你说女权,但不要说性观念什么的,他们认为‘性’不是一件能在公开场合讨论的事情”。

不久前,陈爸爸对单身的陈灵说过一段“父爱感人”的话:“再不济也就是嫁不出去,独身至死,那你可以和家人住在一起啊,关上房门管别人说剩不剩女。我们死了,那些结了婚的人的老伴们也开始陆续死了,你也就是比别人多孤独个十几年而已……”

一个不逼婚的父亲已经打败了全中国95%的父母,但陈灵还是觉得他对“性”这件事太保守了,“我爸妈会对我进行性教育,但教育得特别不好,他们会说‘不是处女的话结了婚也会离’那种话”。

她努力说服长辈改变对“公开讨论性”的偏见,“我跟他们说,我不是以一个个体的身份讨论性,而是在群体的角度上说。我还跟他们说了很多我认知里的性观念”。

这些努力取得了明显的成效——陈灵的朋友圈还是偶尔会出现“性”这个字眼,8月她嘲讽一个“亲戚介绍的相亲男”:“一长辈把我朋友圈照片发给某‘优质男’,给我介绍对象。“优质男”说,希望能有露耳朵、露额头、最好身份证规格的全素颜照,因为他是外貌协会。我答好啊,可以,但他能不能先把他阴茎长度直径数据和未勃起照片也给我,因为我也是外貌协会。”

父母这次没有多说什么,以前激烈反对孙女“谈性”的奶奶也不再叹气“世风日下”。对于长辈们的变化,陈灵有些感动:“他们在和我、和这个时代一起成长,这是我觉得最感动的地方。”

“岁月静好”也“踩雷”

向父母完全开放朋友圈的人,一种是陈灵这样,另一种根本就不会在朋友圈里发“挑战长辈底线”的内容。实际上,很多人从来没想过主动去“挑战”什么,他们在朋友圈里“岁月静好”,却一不留神就踩了父母的“雷区”。

A05091003

▲在长沙担任IT 公司产品经理的米丘每次发和异性朋友的合影,妈妈就会打电话要求她删除。受访者供图

30岁的米丘是湖南长沙某物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她的朋友圈完全对父母开放,曾做过一阵财经媒体的米丘认为自己发的内容很“安全”,但每当她发和男性友人的合影时,妈妈就会打电话来,以“影响不好”为由让她马上删除。“我真的不能理解,”米丘哭笑不得,“删掉才更奇怪吧?”

显然,比起对好友解释“为何删照”,对妈妈解释“为何不删”的难度更大,所以米丘每次都“屈于淫威”,默默删除了照片。

35岁的香港某保险公司从业人员李婷婷(化名)觉得自己的妈妈更难对付,因为她每次在朋友圈发照片,妈妈都要发出质疑。

“这三张,你能看出什么问题?”李婷婷指着朋友圈里3张照片,第一张是5岁的大女儿在写作业;第二张是3岁的小女儿倒立在沙发上、一手抓着食物;第三张是她自己与同事在公司的合影——穿着保守,表情和动作都很正常。

“我妈都有意见:1、抓笔姿势错误,手太靠下了!2、倒立吃东西危险,噎到了救都救不回来!3、你是不是减肥了?你身体瘦了头太大不好看!”李婷婷无奈中透着一丝钦佩,“我真的佩服她看什么都能找到问题,什么都能讲几句。以前我发个女儿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照片,她就说该买个儿童专用写字台,习惯要早点培养。”

李婷婷自认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小时候经常跟过于强势的妈妈顶嘴,不惧反抗“母上”的权威。但现在她成了母亲,开始对依然强势但正在老去的妈妈变得更有耐心。“她说的没道理我肯定不会听进去,但也不会顶嘴了。”而有些意见她觉得有道理,比如拿笔的姿势,她会让大女儿抓高一点,“结果大女儿没听进去,老二听进去了,一边画画一边嘟囔‘笔要抓高一点’。”

不过,李婷婷觉得妈妈也没有以前那么强势了。“我发吃的照片,我妈都有话要说——碗里的东西不要轻易给人看。我说发这些可以促进和朋友们交流,她就说:也有道理,继续发。外加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这变得也太快了!我以为‘碗里的东西给人看’犯什么忌讳,她说出来我还有点害怕,结果一秒就没反对了……”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