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无痛分娩”在中国:沦为“奢侈品” 普及率仅10%

2017-09-13 23:50 来源: 侨报网 字号:【

21

产房之痛,仍在蔓延。(网络图)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产房之痛,仍在蔓延。作为现代文明产科的标志,“无痛分娩”已诞生百年,进入中国也快半个世纪,但只有10%的中国孕妇享受到了这项技术。而在美国普及率则高达86%。如果不是陕西榆林的产妇那痛不欲生的一跳,很多中国人依然认为“生产之痛,理所应当” 。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悲剧事发地的绥德医院曾邀请西安某院具备“无痛分娩”经验的麻醉科医生到院为麻醉科和产科同仁授课。然而这家医院由于种种原因仍未开展“无痛分娩”业务。

“别说普通公众,就连很多医务人员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无痛分娩’技术,这也是我们一直在想改变的局面,”美国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麻醉学副教授、“无痛分娩中国行”发起人胡灵群对《侨报》记者说。

9年前,胡灵群带着这项名为“无痛分娩中国行”的公益性国际医疗活动登陆中国,与当地医院进行合作,旨在中国推行安全有效的“无痛分娩”技术。如今,他们的足迹遍布中国各地,但人们的观念、相关医疗管理制度的不健全仍在阻挡着这项技术的推广。

“无痛分娩”技术已成熟

“‘无痛分娩’真的不痛吗?”“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无痛分娩’”……在搜索引擎上输入“无痛分娩”四个字,可以看到这样的相关问询。时至今日,有的媒体仍然将“无痛分娩”称之为“美式分娩法。”

这让“无痛分娩中国行”的发起人胡灵群感到哭笑不得。据他介绍,世界上第一例分娩镇痛至今已有170多年,直到30多年前,无痛分娩成为一项成熟的医疗技术在欧美国家盛行。

“无痛分娩”在医学上称作“分娩镇痛”,其实就是在宫口开到两指左右介入,在腰椎棘突间隙进行穿刺,医生判断到达硬膜外腔后置入一根非常细的软管,通过软管连接止痛泵持续给药,作用于脊髓和神经根。

在药物作用下,通过抑制子宫收缩产生的疼痛信号向大脑传导,减少分娩疼痛和恐惧。

“在美国老百姓都把‘椎管内分娩镇痛’叫作Epidural(硬膜外),这个词如果谁不知道那就太out了,但在中国,这个词多次进行改名,现在广泛称为‘无痛分娩’,但依然有很多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胡灵群说。

给他印象最深的还有北京协和医院某医生在谈及“无痛分娩”时所表现出的不信任——“谁发明的‘无痛分娩’,真应该年年得诺贝尔奖。”

这样的技术在中国实际早已存在。尽管首例无痛分娩案例已不可考,早在1952年,山东省就成立了“无痛分娩法推行委员会”。此后几十年间,业界多有研究。而大量临床应用则始于1990年代后期。

1997年10月,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叶铁虎医师,帮助当时中美合资的和睦家医院开展了分娩镇痛。之后,南京、上海、广州等地陆续开展临床试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大多半途而废”。

2008年,一名叫陈燕红的产妇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通过“无痛分娩”技术顺利诞下一名男婴。这是胡灵群在中国推广“无痛分娩”的第一例,为接下来“无痛分娩”走遍中国开了一个好头。

两年后,该医院全面推行无痛分娩,并提出来一个宗旨——让女人生孩子不再痛。据官方数据统计,在推出仅一个多月时间里,已经有40%的准妈妈们选择了无痛分娩,使剖宫产率下降了5%。

截至2017年9月9日,“无痛分娩中国行”项目已在中国80家医院开展活动,但据2016年统计结果显示,在他们合作的医院中,还有23%的医院至今还没有达到50%的分娩镇痛率;尽管有的医院有很高的分娩镇痛率,而镇痛不全(分娩镇痛后没有达到无痛分娩的比率)的问题普遍存在。

胡灵群则向《侨报》记者表示:“这是建设现代产房的第一步。”

据他介绍,所谓的“现代产房”,即医院要为产妇提供“三产程一体、有单独卫生间淋浴设施、允许不超过3名陪客陪同的家庭化单间产房,给产妇人文关怀,保护隐私,避免交叉感染”。实际上,这些标准在美国早已普及。

“产痛”存争议

胡灵群的妻子本人就是“无痛分娩”的受益者,2005年,就在他们迎来第二个孩子,再次感叹“无痛分娩”的神奇时,在中国这尚属于一块空白之地。

当时《人民日报》发文指出,中国享受无痛分娩产妇比例不足1%。这一数据很久都未更新,直到2015年,中国卫计委在“快乐产房,舒适分娩”项目启动会上提到,中国无痛分娩率尚不足10%。

“生孩子到底有多疼呢?”一个简单的问题便引出了北京孕妇高雅的一段伤心往事。“我差点把我老公的手指头咬断,就这么疼,”她看似轻松地对记者说道。但只有她的亲友知道,当初为了争取“无痛分娩”,她差点在产床上和自己的母亲打了起来。

“女人嘛,生孩子哪有不疼的?再说,用麻醉药对孩子智商不好,”回忆起母亲的言语,高雅这样说道。无奈之下,她只有顺从接受了所谓的“普遍规律”——忍着痛。而她的美国丈夫则在一旁惊呼“这简直就是虐待!”

或者,把这样的疼痛化为数据更为直观。美国的一套疼痛指数将疼痛按程度划分为1-10级,用一把刀将中指从中间切开的疼痛指数是9.2,而自然分娩的指数则为9.7-9.8,意味着比刀割还疼。

疼痛是天经地义、药物分娩对孩子和产妇都不利——是很多中国孕妇以及其家人的普遍观念。

但实际,“无痛分娩”分为药物性和非药物性两种,即使是药物性,整个过程只是镇痛,不是麻醉,其药物浓度仅为手术的1/10,相对安全。

胡灵群发现,无痛分娩在欧美推广无阻的同时,中国产妇的分娩疼痛却直接加剧了她们提出剖宫产的诉求。根据国家卫计委统计,2013年中国剖宫产率为46%,2014年为34.9%,仍处于偏高水平,远超世卫组织推荐的15%。

“我们曾经调查了包括农村和城市的6万5000个实施分娩镇痛的中国产妇,结果显示,剖宫产率、侧切率、输血率、抗生素使用率、新生儿重症ICU入住率、婴儿死亡率等都大幅降低。”胡灵群说。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教授、上海春田医管公司创始人段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无痛分娩’不仅仅是一个镇痛的问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你如果有硬膜外麻醉的管子在的话,一旦发生母亲或胎儿的紧急状况,就为紧急做手术准备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调查还显示,实施“无痛分娩”有助于降低产后抑郁的发生率。2011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麻醉科对214个产妇的追踪研究表明:在107例自然分娩的产妇中,有“无痛分娩”干预的一组,产后抑郁发生几率是14%;而没有“无痛分娩”干预的,几率则高达34.6%。

医疗管理之痛

“在美国,产房里没有麻醉师是不可能的事情,”胡灵群对记者说,“但在中国,麻醉医生数量严重不足。”无疑,这已成为全面推广“无痛分娩”技术的拦路虎之一。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麻醉科医生周祥勇曾在接受央视《焦点访谈》采访时说:“按照欧美每万人需要2.4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应该配备30-35万名麻醉医生,而实际情况是,中国的麻醉医生只有8-9万。”缺口高达30余万。

如果想要无痛分娩,必须要有一两个麻醉医生24小时在产房,“但很多医院连完成正常的麻醉任务都很困难。”

另外,据和美医疗与“无痛分娩中国行”2017年联合发布的首部《中国无痛分娩白皮书》显示,没有医疗收费标准成为推广分娩镇痛这一新兴医疗服务的一大阻碍。

这让胡灵群感到很头疼。

据他回忆,他和他的团队刚到杭州时,麻醉医生几乎每天24小时驻扎在产房,但是后来他们不得不撤出产房,原因在于,当时杭州不能收取“无痛分娩”的费用,这直接导致医院处于做“公益”,不收费的状态。

由于没有经济收入,很快,医院就放弃了。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前院长、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段涛对媒体表示,目前中国大部分地方对“无痛分娩”仍没有额外的收费标准,只能按照硬膜外麻醉的标准来收费,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收费不能解决,入不敷出,医疗机构没有动力去做这个事情。”

这也直接影响到了麻醉医生的收入。

有麻醉医生算过一笔账,以生产时间用了4个小时的产妇为例,‘无痛分娩’费用加起来是2000多元,不在医保的报销范围内,对于麻醉医生而言,“一直守在那里,2000元医生大概可以分到60元,七八个小时收入60元合算吗?”

一些医院不得不自己想办法,北大一附院在接受采访时曾介绍到,为了推广无痛分娩,不但不按照惯例提取大部分技术收费,还倒贴给医务人员200元作为奖励。

在胡灵群看来,“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有政府部门和专业组织的参与,‘无痛分娩’、现代产房的全面铺开绝无悬念。”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