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我的子宫,谁做主?

2017-09-15 01:18 来源: 侨报 编辑: 高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对榆林产妇马芳坠楼这一悲剧事件而言,除了疼痛本身,还有人无法决定自己的身体和命运的那种无助感。即使现代医学如此发达,生孩子对于产妇依旧是高风险事件。在生死攸关时刻,产妇到底有没权利选择自己的生育方式?

A06091702

2016 年2 月24 日,中国国家卫计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中国新生儿死亡率5.9‰,婴儿死亡率8.9‰,5 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为11.7‰,儿童健康指标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图为当日山西省太原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医生在病房为保温箱内的婴儿检查身体。中新社

备受诟病的家属签字制度

榆林产妇马芳坠楼揭开了产妇手术签字的冰山一角。生孩子的虽然是产妇,但“怎么生”的决定权似乎不在她们手里,医院必须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剖宫产。

综合香港凤凰网、上海澎湃新闻报道,目前,在中国包括产妇剖宫产在内的所有手术均需患者家属签字后方可进行。医院这样做确实有其依据,也就是所谓的家属签字制度。

根据中国国务院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 条:“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 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手术家属签字规定,曾反复引发争议。10 年前的2007 年,孕妇李丽云在北京朝阳医院建议剖宫产的情况下,因为男友肖志军一再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手术始终无法进行,最终胎儿和产妇死亡。此案在当时引发了民众关于家属签字制度的激烈讨论,李丽云父母也将肖志军和北京朝阳医院告上了法庭。

李丽云案和榆林产妇坠楼事件,人们能看到的只有:悲剧在不断重复,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家属签字制度的初衷,是为了兼顾患者家属的知情选择权和医疗机构的免责救治权。但现实中,家属签字制度并不能挽救患者于危难,只能让医院消极等待一纸签字。极端点说,很多时候,家属签字制度等于是在让患者做出“求生”或“求死”的抉择。

那么,产妇是否有权利自行选择自己剖宫产还是顺产呢?中国国内法律对此并无明确规定,但从法理上讲是可以的。手术签字前,如果产妇要求剖宫产而家属不同意,应以产妇意见为准,我的身体我做主,这是常识。

有人说,产床上剧痛难忍的孕妇处于极端状态,应以家属意见为主。具体来看,在不危及产妇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还是应以产妇意见为准,毕竟疼痛是如此真切,而产妇并未进入全身麻醉的无意识状态。

如果家属不愿签字,产妇或病人又面临生命危险,医院该怎么办?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侵权责任法》于2009 年12 月26 日通过,自2010 年7 月1 日起施行。

2012 年, 北京积水潭医院陈秀丽等人在《中国医院》杂志撰文指出,在患者生命垂危等紧急情况下,患者自身无法表达意见,如果患者近亲属不同意抢救,则不能强制实施抢救医疗行为,由此造成的不良后果,医院不构成侵权。其法律依据为《侵权责任法》第60 条规定,即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

专注于医疗领域的上海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晔表示,《侵权责任法》第55 条明确规定了患者的自决权,即患者本人有权知道病情和医疗措施,并有权自主作出决定。即使某些病人在入院时将此知情同意权委托给了家属行使,但家属代做决定的权利仍然来源于病人,二者矛盾时,医生应尊重病人自己的意愿。

刘晔表示,患者的自决权是极其重要的权利,表明毎个个体都是独立的、自主的,尤其在生病时,这一权利依旧属于自己,而不能被家属剥夺,由家属代为决定生死。作为医生,应当知晓并充分尊重患者的自决权。

刘晔表示,在美国等国家,医院都严格实施患者本人签字的制度。如果其他人代签,可能要坐牢。即使患者患的是癌症,医院也会将病情充分地告知患者本人,请其自主决定未来的治疗方案。

《侵权责任法》第七章是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的规定。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 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 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该法律第五十六条规定,“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剖宫产被滥用

产妇选择顺产还是剖宫产究竟由谁说了算屡曝争议的背后是近些年来剖宫产被滥用。

香港凤凰网报道,2016 年9 月,中国卫计委公布数据显示, 当年上半年的孕产妇死亡率同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0.6%。而此前十多年,这个指标是一路下降的, 出现这一变化的背景,便是“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实施,当年新生儿中二孩比例大幅增加。

2010 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在2007 年10 月至2008 年5 月间的剖宫产率高达46%,为世界第一。而这比世界卫生组织对剖宫产设置的警戒线15% 高出了2 倍多。

剖宫产被滥用之外,近年中国国内高龄产妇与超重婴儿比例不断攀升,也直接推高了剖宫产率。当下,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一些医院中,35 岁以上的高龄产妇比例普遍超过10%; 东部沿海地区四公斤以上的“巨大儿” 率在10% 以上。有妇产科医生直言:以前的初生儿多是五六斤, 现在的一般都是七八斤,中国孕妇太侧重于“补”。高龄产妇和超重婴儿难产的风险飙升,医院也倾向于剖宫产。

此外,中国顺产产妇的侧切率也明显过高。中国(不包括港澳台地区)2001 年产妇侧切率(包括初产及经产妇)是82%,相比之下美国2004 年产妇侧切率只有24.5%。

从生理上看,欧美国家孕妇普遍骨架较大、骨盆产道出口更宽; 相对而言,骨盆产道较小的中国妇女更易难产,加之超重儿多,头胎容易精神紧张,中国妇产科很多医生认为,如果不实施侧切,强行分娩,则可能会造成产妇会阴软组织的撕裂伤,如果伤及肛门括约肌甚至直肠等结构,可能会造成大便失禁等严重后果。

怕痛,是很多产妇要求剖宫产的一个重要原因。

20 世纪80、90 年代, 硬膜外镇痛(一种区域麻醉)形式的分娩镇痛开始大幅流行,根据当时的数据,1981 年至1997 年间, 在全美的各大医院,硬膜外镇痛分娩的比例有 2 / 3。

而在2004 年新华网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尽管相关技术 20 年前就已经成熟,但中国年均 2000 万名产妇中,迄今累计只有约 1 万名享受到了无痛分娩,比例不到 1%。”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麻醉科主任黄绍强表示:“现在的硬膜外麻醉所用的浓度只有手术麻醉时浓度的1/5 至1/10,到达胎儿的剂量微乎其微,其作用可以忽略不计。”

时至今日,仍有近半中国产妇选择剖宫产,剖宫产中使用大剂量麻醉药物,并非医学界所推崇的无痛分娩。而海内外诸多研究已经证明:相比自然分娩,剖宫产的产妇患产后严重并发症的风险增加了3 倍之多。

顺产or 剖宫产 在美国和澳洲谁说了算?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在中国,产妇若要做剖宫产,需家属签字同意,在美国和澳洲, 产妇顺产or 剖宫产,谁说了算?

美国:患者有意识能做决定只需征得患者的同意,家属意见仅做参考。

其实美国也存在孕妇、家属和医院三方意见不和的现象,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但关键是遇到矛盾了该怎么解决,最终应该是由谁来做决定。

美国有患者也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在面对类似陕西榆林产妇马芳的状况时,美国医院有明确规定:在患者有意识做出决定的时候,只需征得患者的同意,家属的意见仅仅只能做个参考。

若遭到家属反对,便由医院设立的“道德办公室”作出最后决定,一般办公室都会采纳医生的意见。

美国产妇妈妈们听说了这件事后都十分惊讶:“My family’s signature ? No!” (我家人的签字?不!)

美国产妇妈妈在医院生产时,她的家人无需签任何文件。“产妇的身体是她自己的,为什么要家人去做决定?” 美国妈妈对此表示非常不解。

的确,在美国这样一个崇尚自然权利的国家,这样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如果一个人连对自己身体做决定的权利都没有,何谈天赋人权?

美国妈妈对于中国医院要求家属签字的规定感到惊讶情有可原,在美国,患者的知情同意权明确规定在法律中。

1972 年的《患者权利宣言》列举的12 条权利中,9 条关乎知情同意权。在1990 年,美国国会又立法通过了《患者自我决定法》。

澳洲:剖宫还是顺产,完全靠医生判断和产妇自己的意愿决定。

在澳洲,每个产房都会配有MIDDLE WIFE(可以理解为妇产医生),是剖宫还是顺产,完全靠医生专业的决断,和产妇自己的意愿决定。

就在前几天,一位新西兰的妈妈在澳洲生产,结果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了罕见的疾病,必须立刻接受新的手术。

而这位妈妈当场就在产床上签了字,虽然最后医生没能保住她的生命,但三个孩子却顺利出生。

而她的老公,虽然心痛无比, 可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不仅没有医闹,还感谢了医生。

因为在澳洲人眼里,每个人的身体都是自己的,都拥有最高的决定权,这种对生命的决定权, 配偶不能剥夺,家人不能剥夺,更不用提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属” 了。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