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婚恋网上的江湖:骗子、浪子和痴心人应有尽有

2017-09-22 00:06 来源: 侨报 编辑: 高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虽然不少婚恋网存在虚假注册、婚托多等问题,但这依然难挡男男女女上网寻爱。在2016年,平均每月,中国有1659万人会登录婚恋网站。他们的年龄主要在26到34岁之间。通常是在晚上,他们会打开手机或者电脑,寻觅那个久等不来的人。这些怀抱期待的男女,为婚恋网站贡献了超过2亿的App装机量,每月超过2.7亿的点击量、1018万小时的浏览时间。这是第三方调查机构艾瑞咨询提供的统计数据。

A07092402

2016年合肥市金荷社区举行“牵手定情缘”相亲会活动,辖区适龄未婚青年通过参与游戏,互相交流,期待邂逅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中新社

一些人在此追求爱情,它是对抗平凡日子的良药,提供安慰,击碎孤独。但现实总是宽广得多,这里还有被骗入传销仍不死心的痴心人、流连风月的浪子……

聊50个女孩  遇到骗子一堆

如今,在各大婚恋网站上,各种骗术可谓五花八门。对此,“码农”(电脑程序员的一种自嘲称呼)林博然(化名)是受害者之一。

北京《新京报》报道,林博然今年32岁,毕业于中国某知名大学,后进入体制,成为一名“码农”。

他相貌清秀,笑起来有酒窝,对自己的定义却是“资深单身狗”。从本科到研究生,学的都是计算机,男女比例七比一。一不小心,就单到了27岁。

爸妈急了,催他赶紧找对象。他才于2012年在某婚恋网站注册。5年里,他深聊过的女孩超过50人,在线下见过的则超过20人。爱情没找着,骗子,却遇到了一大堆。

为了防止别人重蹈自己的覆辙,林博然做了一个检举婚恋网站骗子的网站。它叫“照妖镜”。上面挂着的28条信息,基本囊括了婚恋网站上所有的骗术——茶托、酒托、业务推销、网店微商、借钱、甚至传销。每条都有这些疑似骗子的QQ、电话、照片、微信等信息。

最容易遇到的是酒托。她们一般说是北京高校的学生,或刚参加工作。聊着聊着,就会突然说,最近工作压力大,很累,很郁闷,想出去喝喝酒。

还有的,明明约的是出来吃饭,到了约定地点,她们却说自己吃过了,临时要去KTV唱歌。林博然提出自己嗓子不好,唱不了,她们便借故消失,或转头就走。

还有一些推销石油或白银现货交易平台。她们从不和人见面,只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转账、收益的截图,塑造自己的工作十分挣钱的假象,拉拢男性投资。如果遭拒,会情绪大变,“你连这个都不敢干,还敢干什么?!”

还有一个女子,说自己是中国音乐学院毕业。她会抓热点,2015年6月电影《夏洛特烦恼》上映,她写信给电影主演,发在朋友圈,称两人相熟;歌手乔任梁逝世,她说两人录节目时认识,很伤心。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合影。

林博然提出和她微信语音,却被拒,她拒绝的理由是自己结巴——她可是音乐学院的毕业生。

这些事让林博然很沮丧,觉得生气又失望。遇到的多了,他对网上的人戒心变得非常重。跟一个人聊,会首先想,她是不是骗子。

2015年十一假期,他闭门不出,敲出了网站的代码,试图揪出更多动机不纯的人,让其他人不再上当。

其实,林博然的遭遇,并非孤例。事实上,目前各婚恋网站上,都有关于婚恋诈骗的提醒。世纪佳缘官网上有一个“安全中心”,列出了酒吧托、饭托、借贷诈骗、投资理财等诈骗方式的操作细节。

近日,百合网的一位红娘透露,“线上用户好多都是假的,天天都有投诉被骗的,太多了,没办法。你能把上亿注册用户都约谈一遍吗?不现实。”

正是因为网站的不确定性更多,一些更诚心、也更富有的用户,往往会购买这些婚恋网站提供的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随着世纪佳缘用户越来越多,用户也难以判断聊天对象提供的资料一定是100%真实,所以红娘服务首先就是替用户节省了在网站上甄别和挑选对象的时间成本。”一名世纪佳缘的红娘表示。“我们是根据客户的择偶要求和综合条件来收费,当客户希望找到的对象和你实际情况差距越大,收费就会越高。毕竟难度越大,成功概率就越低,我们付出的人力、时间等成本就会越多。”

“红娘服务的价格为数万元(人民币,下同)至十几万元都有可能,上不封顶。我们会在约定的时间内,为客户提供一定数量的见面机会。”上述红娘透露,“去年世纪佳缘红娘一对一服务最高的一笔收费为500万元,但因为平台与客户签有保密协议,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服务内容。”

此外,还有红娘透露,红娘可提供基本的一对一服务和猎头式的服务,“如,根据你的特殊要求,针对特定的企业、医院去猎取一些社会资源。比如有的客户要校花猎取,或者一定要找家族联姻等,但是这样的话费用也会更高。”

误上传销女贼船

“但是有些人,信息都是真实的,你以为感情也是真实的,又能怎么防备呢?”今年8月19日深夜,身在广东的姚阳(化名),在电话那头发问。

北京《新京报》报道,故事已经过去一年了。婚恋网站里,曾有他生活中最甜蜜的念想,现在这一点念想死了。他经历渴慕、愤怒、仇恨,最终归于平静。

2015年,姚阳36岁,在小城佛山开一家中医馆。生活安静,只是年纪渐长,缺个爱人。

那年冬天,他在世纪佳缘上认识了一个叫倪好(化名)的东北姑娘,她在广州工作,有自己的化妆工作室。

这是一个知冷知热的姑娘,每晚说晚安。姚阳母亲过生日,她会叮嘱他煮碗长寿面。他说自己没有房子,她说没关系,可以租。姚阳一颗心,顿时熨熨帖帖。

他们甚至规划了未来,姚阳卖掉了自己的中医馆,要追随倪好去广州,两人一起打拼,建立小家庭。

很快,问题出现了。倪好邀请姚阳去广西北海旅游,到了当地,却告诉他,她想在这里投资项目。她的原话是:“你帮我参考一下,如果可以就做,如果不行,我就和你回广州。”

姚阳很快发现——那压根不是什么项目,而是1040传销。“面对那些狂热的人,我莫名感到恐惧,就像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精神病院。”所谓的“1040工程”,宣传的是,投资7.03万元,然后拉三个下线,下线再拉下线。到一定级别,会每个月分红10万元到99万元的保底工资,直到拿够1040万元。

种种迹象表明,倪好已是资深传销组织成员,她的目的,是为了发展他为下线。“我深爱她,怎么分析,也不觉得她是在骗我。”姚阳当时幻想,倪好清醒后,会因为感动而和他在一起。

两人在北海僵持了20多天,不欢而散。回了广州,姚阳实在想不通,昨天还亲亲热热要结婚的人,怎么突然就性情大变。他请人帮忙进行了暗中调查。

恍如晴天霹雳。真相是在他俩认识前,倪好就已入了传销组织。认识他前,她已有同居男友,还以同样的手段在认识别的男性。“这对我打击太大了。”

失去理智时,姚阳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她弄死”。紧要关头,是易铁阻止了他。

易铁(化名)是一位民间反传销人士。易铁说,据他所知,传销组织在婚恋网站上拉下线的现象,由来已久。他们广撒网,同时联系几十个人,谁看似“傻白甜”,就多聊,套路丰富。

他们对成员“撩妹”、“撩汉”的培训已炉火纯青。按此前媒体报道,类似的团伙,内部都有一套信息系统和“学习手册”,有“教科书般”培养感情的节奏。比如一个二十出头、从没谈过恋爱的男生,约见女孩时,女生说不喝冷水,他会立刻给她冲一杯红糖水。

根据易铁的观察,这些受害者共同的特征是,年龄较大,恋爱经验较少,比较着急成家。

有一个42岁的广州女性,曾谈过三个男友,都是世纪佳缘上认识的,也都是做传销的。到了第三次,她仍然不肯放弃,还想救男友出来。“她就是觉得这个人对她好,就像中邪了一样。”

有人形容这种心理,“就像把一颗糖放进孩子嘴里,又活生生抠出来,孩子不哭死才怪。”

钻石会员也不靠谱

常有女孩子会在网上提问:在相亲网站认识的男生,怎么判断他是想真心找伴侣,还是只想有短期关系?知情者透露,想找短期关系的男生,其实不在少数。

北京《新京报》报道,尹琪(化名)近期在知乎上一个帖子上称,“自从不搞一夜情以后,就不买世纪佳缘的钻石会员了。”这位山东汉子自称“大龄产品经理”,今年37岁了,是一个出行社交App的创始人,也是一位准爸爸。

他说,“我认为想找男女朋友,想结婚,想一夜情,这些需求很难说是独立的。如果让我排的话,一夜情在这几个需求里是最重要的,因为单身嘛。而这种婚恋网站,在‘给个理由’这件事上,是起了作用的。”

尹琪对自己过往的经历毫不讳言,还会加上作为产品经理的独到分析。在当下的话语体系里,绝对可以被称作一个“老司机”——从2000年上大学至今,他先后通过校园论坛BBS、QQ、QQ邮箱漂流瓶、人人网、世纪佳缘,以及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陌陌等应用,成功约到女孩子。

2010年,世纪佳缘借助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空前火爆,风头一时无两。尹琪在那段时间成了它的会员。是朋友告诉他,这个东西“能约到”。

当时的世纪佳缘,用户之间收发信件,至少有一方要有邮票才能打开。邮票两元一张。他很快跳过这个阶段,在淘宝上买了钻石会员,收发信件无限制。

他自认是一个把话说得很明白的人。“我通常会跟对方说,我个人的习惯是,男女朋友交往前,肯定是要先接触,包括这方面的(性)。如果大家在这方面不合适,那肯定也是不合适的。我说如果你觉得能接受,那咱们继续来往,不能接受,那就算了。”

有过一些经历后,他在2013年停止使用世纪佳缘。因为移动互联网逐渐普及,手机变得更便利。更重要的原因是,之后没多久,他结婚了。

但到如今,他仍觉得婚恋网站是不那么纯粹的。他知道的,现在世纪佳缘上还挂着不少已婚的男士。“如果一个人连续几年在上面买会员,那可以想象,他很可能不是在这儿找对象的,而是像我当年一样,在这儿搞一夜情的。”他说。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