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杭州 - 归来仍是少年

2017-09-29 15:41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蒋 勤 编辑: 苏晚 字号:【

今年六月底,我带着女儿嘉兴玩好前往杭州。当天下午在西湖边游完了花港观鱼,出来走过一片大草坪时,一对大学生情侣叫住了我,女孩甜甜地问我:“姐姐,请问你知道林徽音吗?”

unnamed

在西湖畔那么诗情画意的地方,我这个中年大妈,居然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称为姐姐,话题还是不沾染人间烟火气的林徽音。恍然间,我如在梦中,又好像自己穿越时光隧道,不知今夕何夕。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尤其杭州的美更是被太多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所赞颂。我印象最深的描述却来自于金庸所写的《书剑恩仇录》,里面有一回写道:陈家洛也带了心砚到湖上散心,在苏堤白堤漫步一会,独坐第一桥上,望湖山深处,但见竹木阴森,苍翠重叠,不雨而润,不烟而晕,山峰秀丽,挺拔云表,心想:“袁中郎初见西湖,比作是曹植初会洛神,说道:‘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才一举头,已不觉目酣神醉。’不错,果然是令人目酣神醉!”

《书剑恩仇录》是我中学时读的第一部金庸武侠,那时我还从未去过杭州,但那段描写却从此深刻心底再也无法忘怀。后来得益于大学室友金同学就是杭州人,有一年我住在她家,好好畅游了西湖十景、灵隐寺庙、玉皇山乃至九溪十八涧。之后即使出国,2001年冬天、2004年初夏、2012年暑假回国时我都曾短暂访问杭州。每每看到西湖山清水秀的刹那,书中描写的目酣神醉感觉就会浮上心头。

这次再去杭州,金同学早已是杭州一所知名高校的著名教授了。她博士毕业于日本一所名校,又曾来美国访学,但最后还是决定海归家乡,可见杭州的魅力无与伦比。此番重逢,她接送火车招待食宿,把我和女儿照顾得妥妥贴贴,同窗深情,温馨感人。

和上海乃至全国各地一样,这些年杭州城变化也不小,建了很多崭新的开发区。但让我心头安慰的是,西湖仍然美得一如往昔。我带着女儿在靠近白堤的湖岸上船,到了湖心的小瀛洲环游一遍,岛上的“我心相印”亭、岛南的三潭印月,完完全全和二十多年前初游时所见一模一样。我们接着坐船到曲院风荷附近上了岸,那边的荷花尚未盛开,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景色就如同诗中名句化为眼前现实。再去岳庙表达崇敬之情之后,我俩就顺着苏堤往南走。没错,仍然要过六座桥,桥名都还是原来的曼妙名字,一路的杨柳依依湖光山色都和记忆里的没半点分别。到了花港观鱼,卖鱼食的小摊仍在原处,水里的红鲤鱼花鲤鱼仍和当年一样争先恐后地扑腾着相拥前来争食。。。真是不由自主地感慨啊,世界变得让人眼花撩乱,可西湖却静静的在那里一成不变,任何时候回去,都仿佛时光倒流,真的应了那句“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因为我的外公外婆是在浙大求学时相识相恋,杭州予我的意义更是不同寻常。漫步在湖边清风里,我忍不住会想他们当年在西湖边携手相游,看到的景致一定也是如此。推广开去,陈家洛也好、袁中郎也好,西湖曾带给他们多少美的感受,现在也同样带给了我和女儿。这些年世界发展如此迅猛,我也顺着时代潮流横跨了整整一个太平洋。可是,重回西湖,青山含黛碧波盈盈,一切都是那么温柔沉静,放佛那些年让我大悲大喜的事都从未发生过,心中不由大慰。

相比童年时的懵懂无知,少年时光承载了我更多美好的回忆,真的感觉那时的世界是温柔等待自己成熟的果园。可惜时间就是跑得快,一眨眼,自己好像都熟得不能再熟了。因为父母都不在了,童年的很多事都无法考证,幼时的同学玩伴更是全部失去了联系。幸好12岁之后结识的中学同学大学同学一直相伴,回首往事,那些记忆深处熠熠生辉的金芝麻玉谷子,常常让我觉得在千变万化的世界里,有一些情谊永远在那,这份感觉让人心安不已。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夸我灵活机变,学习能力一流又乐于尝试各种新鲜事。感谢他们的褒奖,我希望自己跟上时代步伐的同时,也愿自己永远心中有杭州、心中常少年。

(编辑:苏晚)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97)

人气

(71030)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