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站着赚钱不易 做实业才骄傲

2017-09-29 21:19 来源: 侨报 编辑: 高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虽然很多煤老板以前日进斗金,但在他们看来,受困于煤炭行业的野蛮生态和复杂的政商关系,自己是在“跪”着赚钱。所以,离开煤炭行业后,他们想“站”着赚钱,不少人开始转型做新事业,但这远非他们想象中那般容易。

试水“互联网+”铩羽而归

在北京立稳脚跟后,黄治华将目光投向了互联网外卖,结果铩羽而归。无奈之下,他又回到了原点,重新在临汾做起了煤炭生意。

北京《GQ智族》杂志旗下微信公号“GQ中国 ”报道,到北京发展后,黄治华将住处选在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清华大学科技园的对面,想在这里多学习现代商业知识,跟上时代的步伐。回头望去,煤炭在他眼中变成了一门太依赖人情的简单生意,论起商业逻辑,粗糙到几乎不存在。在清华附近住久了,他觉得这里规则简单透明,富有秩序,只要有才识,人人都有机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与之相比,在山西做煤炭,是生活在一个血腥复杂的丛林社会里。

他想跟上时代的风潮,做一些“更高级的生意”。一次在五道口电影院旁边的饭馆和一些煤老板喝酒时,他一开口,大家纷纷表示早有这个念头。煤老板们对于投资方向只有一个要求,能很快赚钱。黄治华起初打算开几家烤鱼店,但总觉得有些无趣,缺乏兴奋感。但就在启动前,他在五道口的酒吧里听说王兴(美团网创始人兼CEO)要再次创业做一个团购网站,顿时来了兴趣。黄治华打听了一下团购的业务模式,坚信这个项目能激发股东们的热情——每成交一单,就收一单钱,简单直接,跟卖煤很像。

然而煤老板们听不懂他的讲解,互联网离他们过去的生活太远了。黄治华连讲了三天,他们还是将信将疑,便请在北京参加国学培训班的县官员帮忙拿主意。这是煤老板做事的典型心态:只要官员点头,事情就能做,哪怕事情跟官员没关系。

某个周日上午,在中国人民大学校内的一间酒店客房里,某官员坐在床头,黄治华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床尾,四个煤老板站在一旁。黄治华讲了一个多小时,该位官员说,这事能行,弄吧,赔了就当玩了。

四个煤老板来自同一家族,年龄最大的名叫唐虎。官员一发话,唐虎带头表态,其他人跟着附和,事情就这样定了。黄治华成立了阿丫团。

起步顺风顺水。很快,阿丫团将办公地点从华清嘉园搬到了北三环华龙大厦,整个团队沉浸在乐观的情绪里。聚美优品当时也在这座写字楼里,只有两三间办公室。而阿丫团占了整整一层楼,因为唐虎把这层楼买了下来。

上线半年后,有家传媒公司想以300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价格将阿丫团整体收购。黄治华问唐虎的意见。唐虎的反应是:我们难道缺这点钱吗?

新玩家纷至沓来,媒体上开始频繁出现“百团大战”的字眼。黄治华起初很是兴奋,感受到与煤炭风口来临时类似的快感。但后来,他意识到自己当时不懂互联网竞争的逻辑:煤炭的竞争只是赚多赚少的区别,而互联网却是非生即死。玩家越多,竞争越惨烈。

没过多久,价格战来了。黄治华以为这是抢占市场份额的短期行为,不会太持久。但对手们的攻势比他想象的要凶狠得多。黄治华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跟进。

但黄治华还是抑制不住地心慌。无论是速度还是规模,战争升级的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想,对手的口袋里像是有着花不完的钱。过了一阵子他才了解到,他为手握煤老板的资本而高兴的时候,对手已经开始吸揽风险投资的支持。

他开始为有人出3000万收购没有及时出手感到后悔,和煤炭生意比起来,这种竞争实在太血腥。“简直是吃屎般的感觉”,“你有多少钱可烧?煤老板再有钱,能比华尔街更有钱吗?”

2011年7月,他去参加一场互联网论坛。看着团购分会场里密密麻麻的三四百号人,有点透不过气。不一会儿,王兴走上台,高声宣布其创立的美团新拿了5000万美元投资,还打开笔记本电脑现场展示公司银行账户,现金储备超过6000万美元。

黄治华蒙了。在从会场回公司的路上,他心里不停默念:这游戏玩不起,不玩了。他随即着手为关停阿丫团做铺垫,停止招聘、裁员、解散地方分站。有一天唐虎过来“视察战况”,却发现办公室变得空空荡荡,人数不足原来的1/3。唐虎急了,一脚踢飞了脚边的垃圾桶。“人呢?我的人呢!”黄治华说:不敢再烧了,烧不起。唐虎说:有什么不敢的?我再给你备一亿元,够不够?黄治华苦笑着,不说话了。事到如今,黄治华觉得当初成立投资公司是正确的,但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会拿那笔钱老老实实去做餐饮生意,开几家烤鱼店,绝不会再打互联网的主意。“有些生意,真不是你有钱想做,就能做得了的。说白了,没那个基因。”

阿丫团运营了14个月,人去楼空,共计消耗了2500万元。黄治华为此消沉了将近一年。他提不起精神再启动需要很多心力的营生,正好朋友找他做几笔煤炭运销的买卖,他觉得轻车熟路,便上手做了。起初,他每月只需花一周在临汾处理生意,其余时间都在北京。后来订单越来越多,到了近一两年,每月在北京只有两三天。一步步地,他从北京又退回了山西,重新成了煤炭商人。

做旅游业被视为精神病

同黄治华一样,来北京后朱新宁也尝试做过一些投资,但多以失败告终。

来北京后的第二年,朱新宁和各个行业的人接触多了,他开始尝试投资一些生意。起初没有明确的目标,大江南北各行各业地看,差旅费就花了几百万元。在北京的富人圈子里混久了,他觉得鱼龙混杂,并不全是他预想的“高层次”:有人真心实意地经营企业创造价值,有人炒概念混圈子虚有其表,有人属于高端精致的江湖骗子。“有人说北京集合了全世界最密集的骗子,这话是有道理的。后来我就总结出一个规律,越是办公室富丽堂皇,开好车,戴好表的,这种人越不可信。”

考察过的项目里面,有些他一看就觉得荒谬,例如一个连锁餐饮项目,骑着独轮车表演削刀削面。有些他觉得前景诱人,但又担心受骗,想努力摸清门道,但总觉得只能了解个皮毛。他觉得归根结底是因为煤炭行业的门道太简单传统,过去十几年的经验都局限在里面,对新事物心里没底。

他尝试过与人合作在天津开发房地产项目,去俄罗斯开采金矿,但都不顺利,或是因为理念不合,或是觉得对方不可靠。后来他决定不再与人合伙投资。“好几次差点掉进他们设给我的陷阱。说真的,这个社会不能轻易去相信别人,一些东西要掌握在自己手里面。”

摸索了四五年,各种开拓新事业的尝试都没能赚到钱。反倒是刚来北京时买下的房产一直在不停增值,“也不太多,现在市值大概四五亿元。”两相对比,他有些无奈:“这种钱赚起来,脸上实在没有骄傲的资本。你做一个实际的生意,就算只赚1000万,也是个有意思的事。买房就算赚几亿元,又有什么意思?”

煤老板远离山西创业不易,但即使在山西,想要顺利转型新的事业,也并非易事。

A06100101

已转型做旅游业的煤老板冯学光。图片来源:GQ中国

在北京学习回到大同后,煤老板冯学光尝试把在“国学班”上学到的“高层次思想”传播给周围的人,但收效甚微。“很失望,别人都理解不了,以为我神经病。”他强调自己不同于其他煤老板,要做一个有文化的企业家。“煤老板除了挖煤和请客吃饭,还会干什么?人得做点高档的生意。”

煤改后第二年,冯学光偶然发现了距离大同市区70公里的乌龙峡景区。在旁人眼中,这里不过是乱石丛生的荒谷,但他却兴奋不已。建设景区的过程并不顺利,仅清理山谷中堆积的巨石就花了2000万元。为了阻止他,妻子先后两次把他送进精神病院,但他依然照旧。

为此他在景区门口立起几十块印满名言警句的展板,还花费近百万元建起两座模仿上海世博会中国樽样式的雕塑,上面刻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诗句,中间夹着一个大字,“干”。

“价值观不一样的人,多说无益。你得靠思想潜移默化地去影响他们。”冯学光说。

A06100102

距离大同市区70公里的乌龙峡风景区门口,冯学光立起几十块印满名言警句的展板,还花费近百万元人民币建起两座模仿上海世博会中国樽样式的雕塑,上面刻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诗句,中间夹着一个大字,“干”。图片来源:GQ中国

“外面世界已不属于我”

在北京待习惯了,黄治华回到临汾总是感到孤独。虽然成天跟人吃饭喝酒,但能在精神上碰撞沟通的没有几个。少数能和他意气相投的人里,有一位名叫郑强,比他小10岁,父亲在太原做工程生意,郑强16岁时便去了英国留学。

2008年大学毕业回国时,郑强本有机会和同学们一样,在北京或上海的跨国企业工作。但现在的他在离临汾市区60公里的山上经营着一家洗煤厂,皮肤晒得黝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郑强在英国读的是信息工程专业,2008年回中国时他本想发挥所学,去深圳开一家生产车载导航仪的工厂。他不想向父亲讨要启动资金,便跟朋友借了几百万元建起了洗煤厂。但他没料到,刚一入行便赶上煤炭市场萧条,直到2016年底才刚刚回本。

黄治华说:“郑强和我状况有点像,都不甘心蹲着赚钱,总想着有朝一日还是得站起来。”

对黄治华的这一评价,“对”,郑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本来以为蹲一两年就行,没想到一直蹲到了现在。”

回国六七年,功能丰富的智能车载导航成了出厂标配,郑强昔日的梦想已经跟不上科技升级的脚步。对于当年的目标,他已不再抱有期待。“煤炭这行业,挖出来洗洗就卖了,每天都在重复,人没什么长进。不像在北上广这种大地方,只要自己肯努力,人可以不停地学习新东西。”

在被问及“将来赚够了钱,还想去深圳吗?”“不去,肯定不去。”郑强不停摇头。“为什么?你说过,那边的机会多。”“外面的世界是很精彩,但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现在没那么多野心,多挣点钱,生活好点就行。”

对黄治华而言,人至中年,曾经反复念想的“做更高级的生意”的心愿,也已经很难实现。一天晚上,他在KTV一瓶接一瓶地喝着啤酒,点了一首《追梦赤子心》,嘶吼着唱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沉默地坐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拿着一酒瓶半醉着地说道:“你说我现在这么活着有意思吗?蹲着赚钱肯定不如站着舒服,但你不这样怎么办?你不蹲着,那就得跪着了。”

今年7月末的北京,黄治华约朱新宁一起吃饭。朱新宁感叹道,煤炭看似成就了山西,但也制约了山西。“成于此,但也败于此。靠煤赚钱太容易了,长期处在顺境里面很容易忽略掉其他的问题。可是煤迟早会挖完,将来的路该怎么走?”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人生也是一样。”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