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黑金”求重生 “控煤”or“去煤”争议仍存

2017-09-29 21:19 来源: 侨报 编辑: 高三 字号:【

【侨报综合讯】与煤老板起伏不定的命运一样,在煤炭(又被人们誉为“黑金”)去产能、“蓝天保卫战”的大背景下,中国煤炭企业的日子也举步维艰。一些矿井关闭了,但职工分流安置目前依然在进行中。此外,职工分流后,剩下的人怎么办,也是不少煤矿面临的问题。与此同时,究竟应该“控煤”or“去煤”的争议仍然存在。

A07100101

2016年10月22日,内蒙古呼和浩沙尔营煤炭物流交易中心的煤厂内正在生产。图片来源:中新社

矿井关闭  另寻生路

“这么大的一个矿,怎么说关就关了呢!”近日,在陕煤化集团铜川矿业公司王石凹煤矿,一位已退休的老职工在路过矿区闲置的火车轨道时,不解地说。

综合北京《工人日报》、《太原日报》报道,“前些年这里热闹得很,运煤的火车一天都来好几趟。”想起矿区当时热闹的情景,王石凹煤矿党委副书记张宏勋说。

王石凹煤矿是国家“一五”时期,前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1961年11月20日建成投产,年设计生产能力120万吨,是当时西北地区机械化程度最高的矿井。如今,保存完好的前苏联专家楼、苏式选煤楼讲述着矿区的历史;整齐排列的餐厅、工人俱乐部、医院展现了曾经的辉煌。然而这颗曾经闪耀在中国煤炭企业中的明珠,因井下煤炭资源接近枯竭,亏损严重,已于去年9月底永久关闭。

“几十吨混凝土封住井口,矿区内的火车轨道闲置,拉煤的火车不来了,整个矿区很快就清静下来。”张宏勋说。“2012年上半年,我们还盈利6亿元(人民币,下同),但是下半年就亏损12亿元。”王石凹煤矿党委书记王鹏说。

“资源枯竭,成本与价格倒挂,继续开采已不经济,这是王石凹矿关井的两大主因。”张宏勋说,“2014年,煤炭的平均售价还在每吨200元,2015年上半年平均售价跌到了每吨174元,5月份甚至跌到了每吨128元,而当时一吨煤的生产成本大概是300元,生产一吨煤亏损近200元。多出煤就意味着多亏损。此外,与陕北的现代化煤矿相比,我们的开采条件已相当落后了。”

王石凹煤矿关闭,员工何去何从成为了一道难题。“矿井关停后,2000多人去哪里找饭吃?这是我们急需解决的一大难题。可以说,矿井关停后,我们比生产期间还要忙。”王鹏说,“刚听到王石凹矿要关闭的消息,很多职工都不理解。相对其他矿井而言,我们这绝大多数职工年龄在40岁左右,上有老下有小,负担很重。如果矿井关闭,他们的生活将失去依托。”

今年47岁的矿工黄胜利表示,前几年煤炭形势好的时候,职工手里还有点钱,很多人都购置了矿上新盖的楼房。“现在每月有2000元的房贷要还,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钱恨不得掰成两半儿花。”

“我们这样的人,只会挖煤,又没有别的技术,干别的行业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只好接受分流安置。”黄胜利无奈地说。

“很多人不舍得离开这里,毕竟是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走的时候送行的家属个个泣不成声,不舍得走又不得不走。”张宏勋说。

剩下的待岗人员怎么办?矿厂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这成了摆在王鹏和张宏勋面前的现实难题。

“相对来说,矿工技能单一,走上社会,就业压力较大。我们想做的,就是给这些‘煤亮子’找一口饭吃。自去年下半年,我们就奔赴内蒙古、陕北榆林府谷、咸阳彬长地区寻找有用工意向的煤矿单位,但因很多单位不愿承担职工的养老保险,这条路很难走下去。”王鹏说。此后,王鹏开始转变思路,让矿工“走出去”承包工程,多方位寻找出路。2015年9月,第一批远赴千里之外的府谷新元洁能电厂承接皮带运输的62名职工走进了从未进入的领域——电厂。

与此同时,该矿还通过开展专题技能培训、转岗培训,举办专场招聘会等方式,争取早日让富余职工端上“新饭碗”。

王石凹煤矿也在谋求转型发展。“我们结合矿井自身独特的历史和文化资源优势,拟将文化旅游业作为公司转型发展的突破口,打造工业遗址公园。”张宏勋说。

据介绍,今年3月,铜川市政府已将煤炭工业遗址公园项目列为市政府“十三五”规划的一部分。目前,该项目已论证完成,进入到PPP项目的立项申报阶段。

坏日子还未结束

在煤炭去产能的大背景下,王石凹煤矿只是中国煤企经营举步维艰的一个缩影。

综合中新社、北京《证券日报》报道,煤炭行业是中国经济运行的重要基础性行业。近年来,受经济增速放缓、市场需求不足的影响,煤炭行业形成了大量的过剩产能。

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出部署,将“去产能”摆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位,提出煤炭等矿业产业要严格控制增量、防止新的产能过剩。由此,煤炭行业拉开了去产能的大幕。

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压减煤炭产量达1.43亿吨。尽管如此,形势仍不容乐观。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近日表示,自2012年开始的持续4年多的经济下行,煤炭企业经营困难的状况不断加剧,虽然2016年下半年煤价回升、企业效益增加,但回升的时间较短,大多数煤矿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弥补前几年的巨大亏损还需要时间。特别是企业资金链紧张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还有相当多的煤矿欠发职工工资、养老保险金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目前煤炭价格处于合理水平,但煤炭企业经营状况尚未得到根本好转,行业脱困发展仍需付出艰苦努力。”他强调。

虽然煤炭去产能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中国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

北京《中国科学报》报道,“中国的煤炭市场,占全世界煤炭消费市场的53%左右,巴黎气候谈判协议对中国的煤炭市场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在近期国际能源署(IEA)《煤炭市场中期报告2016》全球发布会上表示。

据《煤炭市场中期报告2016》分析,全球煤炭消费量在2015年首次下降,尤其是美国与中国的煤炭消费量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下降。

然而,IEA认为,中国将继续依赖煤炭。尽管钢铁和水泥产量的下降导致了煤炭需求下降,但煤化工却是唯一具有强劲增长势头的行业,预计展望期(2040年)内耗煤将超过1亿吨,中国仍将占全球煤炭需求份额近50%、煤炭生产份额45%以上,以及海运贸易份额10%以上。无论中国的煤炭消费是否已达峰值,中国仍将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

绿色低碳是关键

除了面临压缩产能的压力之外,煤炭行业还面临环保的压力。

综合中新社、北京《中国科学报》报道,北京和整个区域层面的主要污染源究竟是什么?“主要污染源来自燃煤”,北京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称,尤其是采暖季,京津冀地区主要污染体现出燃煤特性。“一到冬季,北方遭遇雾霾天气,煤炭行业往往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山西一位煤炭从业人员如是说。正因如此,淘汰煤炭产业的声音此起彼伏。

“目前来看,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要真正把煤去掉,在短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姜智敏认为,现阶段去煤化的提法不太适宜,不能一竿子把煤炭打倒。推动煤炭的科学利用和洁净化利用问题更应引起重点关注。

“中国目前年需求电量约5万亿度,将来若需要千万亿度,要靠核电很难满足这些需求。当下煤电占总发电量的比例约80%,水电约百分之十几,风电占百分之二三。水电是比例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但可开发资源在逐步减少。当下能替代煤炭的能源是有限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能源学会会长倪维斗强调,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仍然是中国的主力能源,关键是怎么用好,中国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不可能完全去除煤的使用。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戴彦德指出,去煤化是是先进国家的一个发展趋势,德国已经提出来,即脱碳化。在可再生能源成本相对较高,大规模技术没有突破的前提下,小国家可以做到脱碳化,全部采用可再生能源。

煤电属于集中使用煤炭,污染控制近几年取得不小的进展,散煤的治理是中国治理雾霾的关键点之一。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姚强指出,随着智能化的演进、材料技术的推动,关注洁净煤技术、其他能源技术的发展也将成为控煤的一项措施。

在倪维斗看来,煤炭的清洁利用就是针对大部分散煤进行整治,终极之道是“大力发展清洁煤发电,以电能来替代散煤燃烧”。

“中国用50%的煤发电,而美德等国这方面的比例比我们高得多,德国大约80%,美国约90%,它们的煤主要是用来发电,再把电高效利用到生活中,有效控制污染。我们将来要将煤高效低污染转化成电的比例提高,使电在各方面替代其他能源。”倪维斗强调,要实现这一目标,亟须技术进步。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煤的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是油气的时代,目前是低碳化、去碳的时代”,姜智敏认为,未来全球的能源需求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根本不可能,必须有赖于提高能源效率,所以第四次能源革命的核心是低碳化、高效率。

“中国进入新常态后,整个国家包括各个行业的发展都从以前的数量扩张型转向提质增效的新阶段,煤炭行业亦是如此,今后都将转向不断提高效率,不断低碳、绿色的发展趋势”,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第四研究室主任许召元对煤炭行业未来的发展形势给出这样的总结。

(编辑:高三)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