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新闻 > 正文

移民作家石黑一雄夺诺贝尔文学奖

2017-10-05 22:55 来源: 侨报 编辑: 胡雨桐 字号:【

LA100601

10月5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萨拉·达尼乌斯(左一)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图片来源:新华社

LA100604

石黑一雄。图片来源:美联社

LA100602

5日在斯德哥尔摩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现场拍摄的石黑一雄主要作品。图片来源:新华社

【侨报综合讯】当地时间5日下午1时,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被誉为“英国移民作家三雄”之一的英籍日裔畅销作家石黑一雄,(KazuoIshiguro)。

瑞典文学院赞扬石黑一雄的小说有伟大情感力量,“揭露了我们与世界联系虚幻感觉的深处。”

爆冷获奖?

30年8部作品将其送上巅峰

“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之一  自称“国际主义作家”

瑞典文学院5日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据诺贝尔奖官网报道,瑞典文学院在颁奖词中称,“通过富有伟大情感力量的小说,他揭示出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之下的一道深渊”。

综合中新社、中新网报道,石黑一雄于1954年出生于日本长崎,5岁时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主要作品有《远山淡影》《浮世画家》《长日将尽》和《上海孤儿》等。3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只出版过7本长篇小说和1本短篇集,但获奖无数,《长日将尽》(1989年)更曾拍成电影。

石黑一雄曾在1989年凭借《长日留痕》获得英语文学领域享有盛誉的“布克奖”,还曾获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项殊荣。他与鲁西迪、奈保尔被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他本人则以“国际主义作家”自称。其作品被翻译成近30种语言。

其实,早在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前,不少人就在猜测获奖作家会是谁。当得知石黑一雄获奖后,中国专栏作家李峥嵘表示“不意外”,“他早有盛名,又是重要奖项布克奖得主,且多部重要作品都获得过布克奖提名,这就证明了他的实力”。

但知名评论家白烨则认为,石黑一雄获奖很令人意外,“该作家是日裔英藉,在日本和英国之外,关注度并不高。他的主要作品在2011年前后就陆续译成中文在中国相继出版,但在文学圈和读者中都影响不大。他获奖可能也出乎日本文学同行的意料,他们更看好的村上春树没有获奖,而且从这个势头上,似乎也与诺奖渐行渐远。”白烨表示,如果说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游离了文学性,那么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又远离了权威性。在某种意义上,可能现在的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的光环正在褪却。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原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表示:“石黑一雄实际上是英国味道特别重的,也写过日本东西,但他更像英国人。他得奖有点出乎意料。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过他。他是英国籍的,所以出乎意料。因为英国籍的最近十几年得诺奖的偏多了。”

诺贝尔文学奖自1901年来已表彰过全球百余位杰出作家。中国作家莫言曾于2012年获得该殊荣,这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百年来首次颁给中国籍作家。2016年,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获得该奖项。

英籍日裔

旅居成久别“当我觉察到时,日本已经远去了”

作品常以日本主人公回忆为主题

1960年,石黑一雄父母带着他和姐姐移居英国,居住在伦敦附近的小镇吉尔福德。那时他们本以为这是一次短暂的旅居,出发的时候,石黑一雄还随身带着日语课本。当时,石黑一雄的父亲石黑镇男被供职的英国北海石油公司派往英国。没想到,此后近30年,石黑再没有回过日本。“当我没有觉察时,所有的事情都会被重新安排。而当我觉察到时,日本已经远去了”,很多年以后,石黑一雄如是感叹。

综合中新网、《北京晨报》报道,27岁那年,石黑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本长篇小说《群山淡影》,故事背景是长崎。曾有评论分析称,生活在中西方文化夹缝中的状况让石黑一雄陷入边缘化的文化身份状态,他既无法从日本找到文化落脚点,也不能在英国觅得自己的文化身份,他的作品不关注特定国家、民族的灾难,而试图探讨变革中人们的内心感受。

正如他所说,他的日语“很差劲”——虽然他有着一个日本名字。在一些采访中,石黑一雄不得不向读者澄清,他几乎从未用过日语写作,他的作品与日本小说大相径庭。在1990年的一次采访中,他说:“如果我写了一个假名,我相信没有人会说‘这家伙让我想起日本作家’。”

但是,日本寡妇、日本画家……62岁的石黑作品经常以日本主人公的回忆为线索,以记忆为主题,尤其零碎、扭曲以至被遗忘的记忆。他曾坦言对日本只剩残余印象,却成功借《浮世画家》(1986年)点破日本军国主义的虚无缥缈。

香港《大公报》报道,有趣的是,石黑最大的爱好是音乐。5岁弹琴,15岁弹吉他,从青年时期开始,直到26岁他都沉迷于音乐,并梦想自己会成为一名摇滚歌手。早在1973年,石黑高中毕业,游览纽约,还做过巴尔莫勒尔的QueenMother乐队的打击乐手。而他的音乐偶像恰是鲍勃·迪伦。石黑一雄称,自己的作品可以看做是“长版歌曲”。有网民因此笑称,本届文学奖原来“又颁给了摇滚歌手”。2009年,石黑一雄出版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其中五个故事都以音乐勾连。

毁誉参半

石黑:日本“选择遗忘”曾是侵略者

颁奖给石黑或带政治意义 反驳欧洲极右势力

即使多个国际奖项加身,对于石黑一雄的作品,评论界向来毁誉参半。石黑一雄2015年最新出版的小说《被埋葬的巨人》未能得到评论家们的认可,《纽约时报》甚至批评它是一部笨拙怪异的童话,并称,“许多人都记不起生活中的细节,这一类的对话很快就变得令人厌烦,而石黑一雄的新书中偏偏充满这样的对话”,及“这本书只有模糊的语言,并没有反映出石黑一雄丰富而微妙的天赋。”

香港《大公报》报道,然而,瑞典文学院秘书萨拉·达尼乌斯形容石黑一雄的作品是简·奥斯汀和弗朗茨·卡夫卡的混合体,“但是你还得加进去一点马塞尔·普鲁斯特,然后稍稍搅拌一下,这才能得到他的风格。”她还指其最负盛名的小说《长日将尽》是一部“以沃德豪斯的小说开场、又以卡夫卡的方式结尾的杰作”。“他对于了解过去有浓厚兴趣,但他不仅仅是一个普鲁斯特式的作家。他不光在重述过去,他也在探索你为了作为个人或社会而活下去所不得不遗忘的一切”。

想起去年颁奖给鲍勃·迪伦所引发的喧嚣,萨拉·达尼乌斯补充道,她希望这个决定可以“让全世界都满意”。

对于石黑此次获奖原因,台湾雅言出版社发行人颜择雅认为,瑞典将文学奖颁给石黑带政治意义。近两年极右派认同运动在欧洲风起云涌,支持者多为文青,不只反移民也反多元文化,像石黑一雄这种既是移民、又能代表多元文化的作者,正是反驳认同运动最好的例证。

作家吴明益表示,石黑一雄认为在全球化时代,每个作家都应进入国际脉络,石黑一雄对自己的期许是“国际作家”,“诺贝尔奖证明他达到自己的期许。”

评论界对石黑的争议还在于他对历史的看法。香港《文汇报》指出,石黑一雄承认对长崎原爆印象模糊,直至阅读英国教科书才知悉。他前年接受访问时,指英国对帝国历史采取选择性记忆,同样情况也适用于日本身上,“日本决定忘记他们曾是侵略者,以及在中国和南亚的所作所为。”

不少评论家认为,石黑一雄的文字透露悲天悯人的胸怀。他的小说《浮世画家》《被掩埋的巨人》都透露出了对二战的反思。他说自己的小说是一种隐喻,反映的是我们的集体记忆是通过媒体、大众娱乐、历史书籍和博物馆来控制的,其中课本就是人们企图控制社会记忆的一个关键。他还提及,日本的对二战的“选择遗忘”,等于为日本下一代“降下迷雾”,“你可以争辩说,降下迷雾的人心怀一个相对良善的动机:阻止这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在我的故事中,脆弱的和平就是通过这片迷雾来维持的。”

诺奖效应

作品从“不温不火”变网购一空

诺奖公布15分钟,有读者走进书店买石黑整套书

相较于村上春树、东野圭吾等日本作家,石黑一雄在中国的知名度并不算特别高。大家相对熟悉的是他在1989年荣获布克奖的小说《长日将尽》,曾在1993年被改编为电影《告别有情天》,并获得电影奥斯卡金像奖8项提名。

杭州《钱江晚报》报道,诺贝尔文学奖的效应不可小觑,当年莫言获奖后引发了全球“莫言热”。此番石黑获奖,相信其作品也将大火。目前,石黑一雄8部作品的中文版权都在上海译文出版社手中。北京时间5日晚,媒体向各家书店打听了一圈,石黑一雄作品的销售情况,一直以来算是“不温不火”。

不过也是在5日当晚,诺奖刚刚公布15分钟,仅以杭州为例,当地媒体就发现就有人走进书屋买走了石黑一雄所有的书。“每部作品一本,带走了一套。”该书屋老板姜爱军说。

“我自己比较喜欢石黑一雄的书,是我们店里的常备书之一,每部作品都备了几十本。”姜爱军说,“刚才还有几个老读者打电话来说帮忙留一下,所以剩下零售的库存已经不多了。”

当晚7时多,新华书店杭州解放路店的工作人员查了下库存,石黑一雄的书大部分都卖光了,只有新作《被掩埋的巨人》仓库里还剩10本。工作人员表示,石黑一雄的书以前并不热门,虽然译著不少,但销售一直平淡。接下来,书店会及时做好备货。

当晚7时30分,网购平台京东自营的图书中,《被掩埋的巨人》已经售完。不过很快,一些在京东的第三方店铺很快跟上了销售节奏,立刻推出了《远山淡影》和《无可慰藉》等书,不过所存也不多了,《无可慰藉》还剩4本。网购平台当当上也有售《被掩埋的巨人》和《无可慰藉》,但已经限购,每个用户只能购买一部。

·花絮·

石黑:是个被吓到的惊喜

据香港《大公报》、台北《中国时报》报道,诺奖委员会还没来得及打电话给石黑一雄,BBC就抢先了一步,石黑在电话里表示“这是个被吓到的惊喜”。他称,诺奖委员会还没有联系他,若真的获奖,“那将是荣幸,这意味着我走在之前伟大的作家身后,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肯定”。

获奖后,他在采访中表示,“我获得这个至高的荣誉,若能成为世界和平的鼓舞就好了”,“接到得奖通知时,我正在厨房写电子邮件。

村上与石黑惺惺相惜

据杭州《钱江晚报》报道,在中国,村上春树的声名要远远超过石黑一雄,因此,大批读者再度为村上鸣不平,而其实,这两位作家却是互相欣赏有加,彼此惺惺相惜。此前,曾有文章指出,石黑一雄欣赏的日本作家只有村上春树一位,因为他的国际化。而村上春树则曾高度评价石黑一雄在2005年出版的《别让我走》,称这本小说是近半世纪的书里,他最喜欢的一本。

村上春树曾被问到在世作家中喜欢谁时,提到了石黑一雄和科马克·麦卡锡、达格·索尔斯塔。他说过:“我阅读石黑作品从来不曾失望,也从未感到不以为然。”5日深夜,石黑一雄在英国自家庭院接受了日媒采访时表达了对文豪村上春树得奖的期待。“我经常在想村上先生会获奖。     

村上八度“陪跑”“粉丝”大度道贺石黑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路透社报道称,近几年来被外界视为“得奖大热门”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八度陪跑又未获奖,不过村上春树的“粉丝”仍鼓掌、拉礼炮,为石黑祝贺。

由于村上春树成为小说家前,曾在日本东京都涩谷区千駄谷的鸠森八幡神社附近,经营一间爵士咖啡厅,近几年每到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日,村上春树的“粉丝”便会自发性地聚集到鸠森八幡神社,为村上春树祈祷、打气,也连带吸引大批媒体采访。今年一如既往,约有200名的村上春树“粉丝”在5日晚聚集鸠森八幡神社,一同等待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不过村上春树再度陪榜,现场传出阵阵惋惜,但“粉丝”仍为得奖的石黑祝贺,展现风度。

但也有日本网民因村上连年与诺奖擦肩而过而深感心灰意冷。早前有日媒在推特向网民发问:“如果村上再次落选,大家认为需要再报道吗?”228票中,88%认为不需要,只有12%认为需要。  

(编辑:胡雨桐)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首页顶部华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