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专栏 > 勤乐园 > 正文

由休斯敦全城欢庆聊起

2017-11-03 22:04 来源: 侨报网 作者: 蒋 勤 编辑: 苏晚 字号:【

这两天,休斯敦人民可谓喜气洋洋,一扫哈维飓风带来的晦气,因为休斯敦太空人棒球队夺得史上首次世界冠军,全城欢天喜地一片沸腾。市中心的棒球场商店外排起了一千多人买纪念品的长队,校园里我的学生也都穿上队服戴上队帽个个笑逐颜开。11月3日周五下午,市中心举行浩浩荡荡的庆祝游行,休斯敦独立学区的所有中小学索性放假一天来欢庆胜利。

image

这副全市狂欢的景象不由让我想起不少往事。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堪称一个不折不扣的体育迷,但关注的都是中国队在国际赛场的表现,很多同学也和我一样。相形之下,我们很少关心上海队的比赛,去赛场为我们学校校队加油呐喊的记忆更是为零。来到美国后,我却发现周围的老美关心奥运会、世界杯、各类世界锦标赛的不多,反而全部热情都花在支持自己的母校校队和家乡球队上了。

我留学的地方是一个中西部城市,虽然是那个州的州府,人口却只有几十万。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大学的橄榄球校队得了两三次全美大学生联赛冠军,全城人民乃至全州人民都无比激动自豪。每次我们大学橄榄球主场比赛,赛场都坐满了穿着或红或白队服的球迷,很多人都从别的城市远道赶来,一起呐喊助威,声势惊天动地。我也曾凑热闹去看过球,不过那时一点都看不懂,觉得橄榄球闹哄哄的,一拨上一拨下阵容换来换去,然后动不动就大堆人马全撞倒在一起,活像叠罗汉,真搞不懂有什么好看的。我两年硕士毕业后出去工作一年多,想着在职读个博士,就又回到大学工作,不久就怀孕生子,更是忙得再没现场看过球。但作为大学教职员工,我没放弃每年赛季买球票的福利,买来自然就交给老公随他处置。结果年年赛季还没开始,就有老美黄牛联系他出双倍的钱买下整套票。有一年老公表示舍不得卖票要留着自己看,结果第一场比赛那天,我亲眼看着他离开家,却过没多久就回来了。原来赛场门口碰到有人在那当场等票,追着他愿意出三倍的价钱买他的票,这个没出息的穷学生就肯了,自我安慰回家看电视转播也是一样的,就揣着钱高高兴兴回来了。看来金钱面前,真能考验真球迷还是假球迷,那些出高价也要看球的民众对母校球队的热爱可见一斑了。

搬到休斯顿以后,我们去看过几次火箭队的篮球比赛,当然是冲着姚明。我还曾有机会客串过一次记者,为新浪网去采访一次火箭队的训练。可惜没碰到姚明,看见麦蒂了。那几年姚明因不断受伤,出场已经不多了。但现场感受丰田中心观众们的山呼海啸仍然是很过瘾的体验,进场时都可以领取众多助威的东西,整场比赛间主持人不断鼓动大家加油喝彩,真的是群情激奋,看场球下来耳朵快聋了,嗓子也都喊哑了。

我真正去看棒球比赛,还要多多感谢休斯敦马拉松比赛的组委。我2015年1月写过一篇专栏文章《头回参与马拉松》,我自己没跑,去当送水义工了。结果作为对义工的奖励,我和老公都收到了春季一场棒球赛的赠票,是休斯敦太空人队主场比赛。之前我接触到棒球,还是留学时候美国同学带我和系里其他同学一起玩,我装模作样抡起棒子,压根离投来的球老远,反而还打到自己身上,规则啥的更是一窍不通,因此我想像不出棒球有什么好玩的。但4张免费票浪费也有点舍不得,于是到处打听有谁愿和我们同去,正中一个同事的下怀。那人是我们学校教社会学的教授,他那年和他太太都是马拉松的参跑者。可问下来才知道他们每人花了一百多块报名费去参加比赛,跑不到前几名的话是拿不到一分钱奖金的,只有一块完赛的纪念奖牌记载荣耀。他得知我们义工反而有免费棒球赛票,羡慕得不行。那么正好一拍即合,我请他夫妻俩和我们一起看球。

那个春天的傍晚是我头一回踏进职业棒球的比赛场,一切都那么新鲜有趣。同事的太太拥有音乐硕士学位,在一所小学里当音乐老师,也非常随和健谈。她说美国的小学老师都必须拥有本科以上学位,在她那个学区里,硕士学位也就比本科年薪高一千多块。她先在我们当地教了几年,然后去匈牙利国际学校教了9年,再回来现在的小学也教了12年音乐了。感觉当老师的人有个共性是热情开朗乐于分享,教人更是深入浅出恨不得包教包会。那场球他俩轮流讲解棒球比赛规则,我居然就看懂不少。到第7局的时候全场观众站起来唱一首耳熟能详的歌"Take me to the ball game",我这才知道原来那歌就是唱棒球的,也终于知道“Spike 123, you are out”什么意思。头回觉得棒球赛挺好看的,妙就妙在可以聊天看球啥都不耽误,不像看足球必须目不转睛地盯着球不得歇息,棒球的节奏就是慢慢的有一搭没一搭。当然前提是必须有好的聊伴。反正ball, strike的次数挺多,OUT三次就攻防互换,尽管放心走神开小差,东聊西聊也不会拉下啥,吃吃喝喝就更觉悠闲享受了。

前年第一次的经历很美妙,去年我们就又去当马拉松义工又得棒球票,自然再一次请我同事夫妻同看棒球。今年马拉松我们也故技重施,偏巧四月上旬我中学许同学从加州洛杉矶带儿子来休斯敦过春假,我们就带她母子俩去开开棒球眼界,那场比赛是和西雅图打,休斯敦队和前两年比的确进步很大,赢得很轻松,后来就索性一路开挂直至走上总冠军宝座,真是有史以来第一回。我当然兴奋地电话许同学报告好消息,她居然把功劳揽在她头上,说她从来没看过棒球,头一回来休斯敦玩顺便看个球,就把好运气带给我们休斯敦队了。我想想我们决赛偏巧赢的她所在的洛杉矶队,也就赞扬了一下她大义灭自家城市队的精神。

年纪越长,越觉得人生不易,能有场庆祝大家都高高兴兴的真是难得呢。电视上直播游行现场,人山人海,德州州长休斯敦市长国会议员们都悉数到场,队员们当仁不让成了人民英雄,太空人队的胜利已然成了全休斯敦乃至全德州的骄傲。

(编辑:苏晚)

相关文章

分享此页面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

作者

蒋 勤

文章

(98)

人气

(71274)

侨报特约记者蒋勤,留学美国获理工科博士学位,目前是德州某社区大学工程系的全职教授,育有一儿一女。兴趣爱好广泛,在大学教书及为侨报写稿之余还持有德州房地产经纪执照、任中文学校中文和国际象棋老师,并应国内导师之邀出任中国液化天然气杂志的海外编辑。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愿和朋友们一起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