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华尔街 > 正文

美国退出后TPP变身CPTTP,变化在哪儿?

2017-11-12 00:18 来源: 侨报网综合 字号:【

发布会 (中时电子报)

11月11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右)与越南工贸部长陈俊英在越南岘港举行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侨报网综合讯】因为美国的退出一度陷入窘迫境地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前终于有了归处,除美国外的其他国家就推进TPP达成一致,并且将TPP升级为CPTPP。

综合上海澎湃新闻、中国广播网、北京《环球时报》等报道,11月11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与越南工贸部长陈俊英在越南岘港举行新闻发布会,两人共同宣布除美国外的11国就继续推进TPP正式达成一致,11国将签署新的自由贸易协定,新名称为“全面且先进的TPP”(CPTTP,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茂木敏充在发言中将新定名的“全面且先进的TPP”简称为“TPP11”。 茂木敏充还表示,新架构下的CPTPP不再仅限于市场、交易等,而会包含投资等更注重全面平衡和完整性,同时确保所有参与者的商业利益和其他利益,并保留固有的管理权,包括缔约方灵活制定立法和监管重点。

据介绍,新版本CPTTP的生效条件是11国中有6国完成国内批准手续即可。此前包含美国的12国TPP的生效条件是批准协定的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应占全体签约国GDP之和的85%以上,而在原12个签约国GDP总和里,美国GDP就占了60%,美国退出就等于TPP实际作废。而“全面且先进的TPP”的生效条件是任意6国批准即可。

11国还一致同意,新版本CPTTP冻结原协定中有关知识产权和其他内容的20项内容。

TPP原本由由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等12国于2016年共同签署,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美国退出了TPP。

分析指出,名字中增加了“全面和先进”(也就是C和P),这样的变化提升了TPP的可行性。

“首先‘C’是全面,增加了TPP的内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所所长陈凤英表示,”过去TPP签订主要在贸易,但这次所谓的‘C’包括了投资,现在贸易投资是21世纪大家都在签订的更高级的一种自贸区,他们把‘投资’放在里面可行性增加,这11国都是APEC成员,都有一个相互之间发展的愿望,这就是‘C’。”

对于这份新协定,陈凤英认为应该客观理性去看待。“11个国家应该说是经过努力才初步达成了这样一个协议,还是有成果的,值得祝贺。我们应该客观、理性地去看它。”

而另一方面,尽管11个参加国在APEC会议之际磋商,但过程中也反复出现转折,显示一些国家对现有TPP条文仍存有意见。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11个参加国原计划在10日召开首脑会议,正式确认此前一天的商讨结果,但加拿大在最后关头提出异议。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本应出席TPP首脑会议,但迟迟未到会场。其他国家领袖等待多时,直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门宣布会议取消,因为特鲁多无法出席。对此,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表示,加拿大仍愿意参与TPP,只是不想急着完成这项复杂的协议。

11个参加国的首脑因加拿大提出异议而未达成框架协议,10日晚又紧急召开部长会议,在部长级再次确认了协议内容。日本共同社评论说,由于没能达成首脑级别的共识,TPP11国的团结被打乱,迈向新协定生效的前景难以预测。不过,在陈凤英看来,新协定的前景未必会变得那么坏,“虽然还不是领袖阶段,但应该看到这个协议只要部长一级签订就可以走法律程序,法律程序原则上问题不大。现在来看,他们相对理性了,针对性减弱,经过努力之后应该可以。谈判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尤其是应该看到一个现实问题,它是一个高级全面的TPP,把贸易投资全纳在里面。虽然问题还会出现,还会有新的协商,但应该看到他们走出了这一步不易。”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特朗普在此前访问东京期间再次拒绝了重返TPP的建议,但茂木敏充还是再次表明“日本会坚持不懈地向美国解释它重返协定的重要意义”,“(部长级框架协议)成为了向美国和其他亚太各国各地区发出的积极信息。”

在11日下午举行的中方APEC代表团吹风会上,有记者问及,中方是否担心各国就TPP达成框架协议会对中方一贯持支持态度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造成影响?

对此,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回应称,中方并没有对TPP的成果给予太多关注,也不认为RCEP会受到TPP的影响。

张军对媒体表示,《岘港宣言》没有任何提及TPP的地方,“我们注意到了在这次会议期间,TPP各参加国在APEC会议之外有了内部磋商。坦率地说,中方没有给予太多关注。不仅是中方,其他APEC各方的重点都聚焦在这次会议本身的议程之上。”

张军称,亚太地区确实存在不同的区域贸易安排。中方认为,这些贸易安排在推进过程中需要把握好几点,即要坚持开放包容,让各方都有机会参与,“而不是搞俱乐部,搞排他性的小圈子”。第二就是应当有利于维护多边贸易体制,“防止碎片化的安排”。第三则应谋求合作共赢,也就是使各方都能从中受益。第四就是要注重效果,“应发挥大市场的优势和带动作用,形成互补效应”。“关于RCEP,我不认为RCEP会受到TPP的影响。事实上,RCEP的谈判尽管也面临很多挑战,但仍在稳步向前推进。我们对RCEP的前景充满信心,也认为RCEP将有利于推动亚太一体化的进程。”

(编辑:张晓)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