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首页 > 华府风云 > 正文

得罪了特朗普 如今班农将何去何从?

2018-01-11 15:52 来源: 侨报网综合 编辑: 耐克 字号:【

侨报网综合报道】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决裂一周后,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周二宣布辞去布莱巴特(Breitbart)新闻网执行主席一职。班农的辞职,让一本新书引发的论战持续发酵,也引发了更多谜团。

路透社图片

路透社图片

和总统彻底闹翻

此前班农因为在新书《火与怒》中批评特朗普的家庭成员而遭到特朗普的公开怒斥。特朗普发表推文彻底否认班农为他胜选所做出的贡献,还对班农隔空喊话,让他“走着瞧”。

在遭到白宫两位发言人、特朗普本人和多位共和党金主抨击,以及特朗普的律师提出班农“违反了竞选时期签订的保密协议”因此应该“立即停止不当言论”后,班农于上周末发表道歉声明,表示他“对总统及其议程的支持是坚定不移的”。班农还在布莱巴特电台回应一位观众提出的问题时称赞特朗普总统“是个了不起的人”,而且自己“日日夜夜都在支持他”。

然而,白宫对此的回应是,特朗普总统已经看到了班农的道歉声明,但是“两人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班农在2016年8月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当时担任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在特朗普赢得大选后,班农被任命为白宫首席策略师。在担任这个职位一年后,班农于2017年8月离开白宫回到此前他担任执行主席的布莱巴特新闻网站。

在刚刚离开白宫的那段时间,班农一直表示他的工作就是继续在外围发起民粹运动,继续帮助特朗普。就在上个月亚拉巴马州的联邦参议员选举中,特朗普还一直同班农联系讨论他们共同支持的候选人摩尔。然而,在班农关于《火与怒》的评论被披露后,白宫要求共和党和保守派马上做出表态:是和特朗普站一起,还是和班农站在一起?

班农众叛亲离

能够影响特朗普,不管这有几分真假,是班农的核心政治资产。但近日,一本有关特朗普政府内幕的新书援引了班农对特朗普及其家人的批评言论,引得特朗普发表声明“怒撕”班农。

此后,班农陷入全面孤立。他准备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中重点“栽培”的右翼竞选人纷纷公开与他切割,他背后的大金主也公开断绝与他的关系,声明支持特朗普。

更意味深长的是,美国国内的“另类右翼”运动——一个集结了白人民粹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女性歧视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的大杂烩,没有如班农所指望的那样簇拥在他身后,而是同样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他。新书摘要披露后,在布赖特巴特新闻网上,众多“另类右翼”网民发帖声讨班农“背叛”特朗普。

“另类右翼”智库国家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埃文·麦克拉伦撰文说:“对我们来说,班农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力量早就完蛋了……班农对我们的事业和候选人,仅仅在带来多少现金流上有意义。”

此外,最早提出“另类右翼”并将这一运动定义为“白人身份政治”的理查德·斯潘塞也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班农“要么生活在某些动画片里,做着狂热的冷战梦;要么在制造替罪羊来掩盖自己的失败”。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另类右翼”的真正选择是白宫里的特朗普。失去与特朗普的“特殊交情”,失去帮助“另类右翼”参与主流政治的金主、人脉和媒体资源,班农的价值便所剩无几。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巴鲁学院教授托马斯·梅因即将出版一本研究“另类右翼”的专著。他认为,“另类右翼”和班农的政治婚姻与其说是基于志同道合,毋宁说是权宜之计。对“另类右翼”来说,班农只是他们通往主流政治乃至白宫的工具。所以毫不奇怪,一旦特朗普抛弃班农,他们就会立刻“止损”,弃班农如敝履。

班农想自己入主白宫?

一年前的今天,班农有着同现在截然不同的状态:风头无人能及的他刚刚帮助特朗普取得大选的胜利,并正准备以“白宫首席策略师”的身份同特朗普一起进入白宫。当时,他还曾登上《时代》杂志的封面,被称为“世界上权力第二大的人”。

一年后,再次失去工作的班农再也不是那个乘坐私人飞机出行、身边围绕着白宫特勤团队的唯一一个可以在白宫不穿西装的男人。事实上,此前一直默许班农“不修边幅”出席内阁会议的特朗普,最近已经将班农称为“邋遢的斯蒂夫”。

班农周二辞职的消息,毫无疑问让国会的共和党建制派松了一口气。此前,班农曾多次表示,他要让国会的共和党“大换血”,换掉所有共和党建制派,让民粹主义者占领华盛顿。

“我不认为他会沉默太久。”布莱巴特新闻网站前发言人巴德拉(Kurt Bardella)表示,“接受命运和接受被打败不是他的DNA。一个以竞选总统为乐的人不会突然默默无闻地隐退,他会把自己重新包装后再次推出,他将从被推倒的地方爬起来。”

巴德拉所指的是《名利场》杂志在去年1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记者舍曼(Bagriel Sherman)透露班农曾想过自己要参加总统竞选。文章指出,在去年10月,班农曾给一位顾问打电话表示,他会考虑参加下届大选——如果特朗普不在2020年寻求连任的话。自离开白宫后,班农曾表示,特朗普只有三成做满第一任期的可能,因为他可能面临被弹劾,或者内阁成员通过宪法第25修订案,以他“丧失治国能力”为由要求他下台。

那么,班农会不会在离开布莱巴特新闻网站后成立“自媒体”?有美国媒体报道称,福克斯新闻的前主席罗格·艾尔斯因为性丑闻离开福克斯新闻后曾经找到班农,希望能同班农合作打造一家保守派的新闻网络,主推同是因为性丑闻而从福克斯新闻离开的知名主播比尔·奥雷利。当时班农给艾尔斯的答复是,他想留在白宫工作。4个月后,班农离开白宫,但是艾尔斯当时突然因病去世。

《火与怒》是二人分道扬镳的导火索

其实,特朗普一直对班农印象不坏,而且颇为信任。不仅听从班农的建议,在竞选时期大肆攻击自由贸易和中国,据称还在8月新任幕僚长凯利上任后,偷偷用私人手机打给已离职的班农。

但共和党人在去年12月痛失了宝贵的阿拉巴马州参议员席位,以及揭秘“白宫秘闻”的新书《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的出版,令班农彻底失去了特朗普的喜爱,被称为一个“自私又具破坏力的人”,恰好是特朗普最不喜欢的两大性格特征。

班农曾对新书作者沃尔夫称,特朗普大儿子、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和“第一女婿”在2016年6月与俄罗斯律师会面“是叛国”,认为“第一女儿”伊万卡“跟砖头一样笨”,认为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会像捏生鸡蛋一样把特朗普大儿子捏碎”。

为了挽回损失,班农在上周日辩白称,自己的言论被媒体和该书作者恶意曲解,本来想说“马纳福特是叛国”。结果马上被作者沃尔夫打脸称,保留与所有受访对象的录音。

(编辑:耐克)

分享此页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评论列表查看所有0条评论